《血未冷,大圈》
第454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何征提着一个袋子手插在口袋里,脚步轻松的来到重犯牢房外,拿出一条三五香烟扔给了两个看守,然后操着挺生涩的缅甸话,笑着说道:“过两天我就要出去了,今天能跟里面的那个老朋友多聊一会么?”
  看守眼睛直冒光的接过香烟,就打开了牢房:“二十分钟,不能再长了”
  “谢了”何征拱了拱手,拎着袋子和饭盒进入牢房深处,在察哈的监牢外他盘腿刚坐下来,下面的小门就伸出一只手,里面的人急不可耐的说道:“抽一根······”

  “啪”何征掉在嘴里两根烟,递给对方一根后自己裹着烟嘴说道:“我要走了”
  牢房里的察哈,刚抽了一大口烟,烟顺着嗓子眼进入到肺里后顿时半天没回过劲来。
  两年的相处,就是两个牲口在一起,也能产生出一点火花来,更何况人本来就属于感情上的生物,察哈之前虽然是金三角的大毒枭,杀人越货,贩毒坑害千万人,但说到底在情感上他至少还是个注重亲情的人。
  在他入狱的这段时间,何征得算是为他带来了一点沉沦下的光辉,如果没有何征的话,可能这七百多天他会难熬很多。
  “吧嗒,吧嗒”察哈大口的裹了几下烟后,就笑着说道:“你犯的又不是死罪,确实早晚都会出去的”
  何征嗯了一声,从袋子里拿出两条烟一个火机,然后放到小门外说道:“我走了之后,也不知道再给你送饭的人能不能让你有烟抽了,就给你带了两条过来,自己省着点吧也能熬一段时间,我会和看守说一声的,让他们睁只眼闭只眼,无非就是花点钱买通他们呗,等你抽完了我要是再有机会回仰光,我就过来再看看你”
  察哈伸手把门外的烟给拿了过来,难得的说了声谢谢。
  接下来两人又聊了大概十来分钟,何征就起身准备告辞了:“那个,你是不是还忘了点什么事啊?”
  “呵呵,小崽子,这两条烟不白给是吧?”
  何征挠了挠鼻子,说道:“啊,我都付出两年多的青春在你这里了,那不得捞点好处啊?介绍个发财的道呗?”

  “我的那对儿女,之前一直都在美国,自从我被抓了之后,他们就回来了,儿子叫察那瓦人在曼谷······至于我女儿,我现在也不知道她在哪里”
  “再见来不及握手吧”何征神色有点复杂的冲着牢门说道。
  “呵呵,走吧”察哈低声说道:“记住我一句话,人这一辈子要么别犯罪就老老实实的当一个普通人,如果犯了,那就干脆犯个死罪,被抓进来蹲一辈子,还不如死掉算了呢”
  何征无语的说道:“你这对我算是忠告么?怎么听着这么渗人呢”
  “我是告诉你,有机会还是做个好人吧!”
  何征嗯了一声,随即掉头走出牢房,当他临出去之时,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嘴中轻声说道:“有机会,我不一定选择会做个好人,但如果有机会,我肯定会选择和你做个朋友”
  两天之后,在仰光监狱蹲了两年的何征,出狱了。
  五天之后,何征在和赵援朝见过面,就马不停蹄的赶到了曼谷。
  天使之城,曼谷,以挽叻区,是隆路。
  何征背着一个简单的包袱,一路打听着找到了一家名为朱拉贡旺的商贸公司。
  进入公司,来到前台,何征双手合十笑着说道:“麻烦一下,我找察那瓦先生”
  二十分钟后,一间会客室里,何征的对面坐着个皮肤黝黑,短发,一脸精明的三十多岁男子。
  “你说······在仰光监狱,你是察哈先生的狱友?”
  何征笑道:“狱友谈不上,我就是个给他送饭给他烟抽的······朋友”

  魏丹青曾经这么评价过何征,他说待我百年后驾鹤西去,大圈军师一职非何征莫属,此子磨练三年五载就能终成大器。
  大圈,武有安邦,王莽定乾坤,文有何征安天下!
  何征,这个出自大西北苦寒地的二十几岁小青年,在从仰光监狱出来到了曼谷之后,就正式开始有了进入大圈核心阶层的资历和能力,当魏丹青亲手把何征接回来那时,大圈有两员军师大将坐镇,如虎添翼了!
  掸邦,坎巴镇。
  自从正月十五,韩文夏和军火贩子们做了第一笔交易后,过两个多月双方又进行了第二次交易,不过两次交易的金额都不算太大,但韩文夏这帮人都显得极其大气,爽快,从来都是直接带着现金来要货,然后还每次都拉着林文赫,胡胡他们几个喝酒。
  两次交易下来,时间跨度三个多月,韩文夏和林文赫就勾肩搭背的差点要磕头拜把子了。
  双方相交的这几个月以来韩文夏都没有主动探听过有关林文赫他们过去的过往,聊的一直都是金三角和掸邦这边的事,在这一点上韩文夏和何征都抱着同样的心态。
  你越是在意什么就越是不能在这方面下嘴,因为你稍微一个不注意,就会被这帮人精给摸出一点端倪来,想要捞出一点干货,就得旁敲侧击然后让对方主动漏出来才行。
  六月中旬,一辆风尘仆仆的商务车,从掸邦开进了坎巴镇,一直来到了林文赫他们的营地。
  “咣当”韩文夏带着一副宽大的墨镜,穿着沙滩裤和体恤从车上跳了下来,提前得到消息的孟葵葵和凌飞就走了过来。
  “砰”韩文夏抬腿踢了一脚身边的商务车,手扇着风挺叽歪的说道:“你们掸邦就不能弄几辆好车么,这是热死人的天气啊,车里连个空调都没有,我上车的时候膀胱里有尿憋着,刚才下车一点尿意都没有了,都他妈蒸发没了,来,你闻闻,我就问你我身上骚不骚?”
  孟葵葵搂着他的肩膀说道:“那还不赶紧进来啊,酒菜都备上了”
  “你要这么讲的话,那我还能凉快点了”韩文夏欣慰的点了点头,左顾右盼的问道:“老林和胡胡呢?”
  “金三角谈生意去了,他们说你来了就先呆两天,等过两天回来了再谈咱们的生意,不急”凌飞说道。
  几个人边说边往里面走,韩文夏回头跟手下吩咐道:“车里的钱先拿下来,你们找人点一下,这一笔可是大生意,别把钱数给我搞错了哈”
  韩文夏第三次来掸邦,还是抱着做生意的态度来的,但是这一次他是奔着捞点干货来的,差不多四五个月的时间,这个案子也是到时候该整出点眉目来了。
  一个半小时后,韩文夏,凌飞和孟葵葵都喝的有点五迷三倒了,明显眼睛都开始朦胧了。
  酒桌是个好地方,一堆男人在一起喝酒,完全可能由于几瓶酒下肚就变的相交莫逆了。
  酒桌也是个容易坏事的地方,也可能是因为几瓶酒下肚,就说了点不该说的东西。
  古往今来,有多少大事是在酒桌上发生的,可能谁也数不过来!
  何征用两年的时间,为察哈送饭递烟,最后掏出了察哈那对儿女的消息,由此来到泰国进入了察那瓦的视线。
  而韩文夏也因为四五个月的交往,喝了不知道多少次的酒,和林文赫他们已经到了熟识的地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