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453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也是在这一天,棒子朴正焕非常命大的醒了过来,脱离了生命危险。
  人的身体各方面的素质在某些程度上确实要比普通人承受力要大很多,当初安邦被人下了毒,换做是一般人的话可能早就被毒死连抢救都没有机会了,朴正焕也是如此,身体上的创伤加上烧伤达到了躯体面积的百分之六十五以上,但他仍旧醒了过来,从阎王爷那捡了一条命。
  王莽和魏丹青站在床边,低头看着床上的朴正焕,对方睁着虚弱的眼神打量着他俩。良久之后,三人瞪了半天,王莽在魏丹青耳边低声问道:“人怎么办啊,魏爷?”

  魏丹青面无表情的从桌子上拿起一面镜子递给了朴正焕,随即问道:“看看,还认识里面的人么?”
  “唰”朴正焕接过镜子以后,看清里面的人影,本来挺虚弱的眼神瞬间暴出一抹不可置信的神情。
  烧伤加上液化气爆炸的冲击力,让朴正焕的脸彻底变成了另外一副模样,脸上交错着四条伤口,从上到下交叉贯穿,半边鼻子被玻璃碴子给削没了,嘴唇下方全都被豁开了,两只全是单眼皮的眼睛,其中有一只很完美的进化出了双眼皮。
  简单点来说,就朴正焕的这幅德性,给他照张相片贴在门上,妥妥地是能辟邪的。

  片刻后,朴正焕面无表情心情没什么波动的放下了镜子,嘴里吭哧出两个字来:“谢谢”
  魏丹青说道:“先在这里呆着吧,等你养好伤了再说,你也不用谢我们了,我们也是没办法,把你交给丨警丨察你要是吐口了,安邦就能被连累,我们要是毁尸灭迹的话万一漏了,自己还得倒霉,幸好你现在这幅样子我估计你爹妈都不认识你了,你就算走在街上丨警丨察也不会知道你就是那个从赤柱监狱里跑出来的越狱犯,养伤吧,伤好了你自己走”
  魏丹青也是无奈,这个烫手的山芋让他非常难以处理,交出去不行,杀了还犯不上,那就只能等着对方伤好以后自行离去了。
  过了正月初十,年味基本就淡了。

  大圈回家探亲的人开始陆续返回,融创公司也开始要承接新的项目了,葡京酒店也是一副欣欣向荣的趋势,总的来说年前年后这段时间,大圈的日子过的还算是很平稳的,而再等四五个月的时间,安邦就要出狱了。
  同一时间,林文赫和胡胡他们也从云南过境回到了掸邦。
  韩文夏打听到这帮做军火的人回到掸邦之后,就开始马不停蹄的办起了案子,他的方式很简单,也是最有效的。
  就是直接找上门,跟对方商谈,我要买你们的军火,因为韩文夏觉得你要是拐弯抹角的寻找各种方式接近他们的话,搞不好对方察觉出一点端倪来就会起了疑心,这样反倒是适得其反了,还不如一上来就主动跟他们说,咱能不能做一笔生意?
  “买军火的话估计他们会卖,但咱们得找个接收方才行,因为就指望着一笔生意和他们建立起关系那是不太现实的,做一次能打下互相信任的基础,以后再接触下去,那就有机会从他们嘴里套出话来了”韩文夏跟四个办案的手下介绍了一遍情况后,说道:“台海那边的四海帮,幸好我有个不错的关系,我跟那边联系下,让他们把这批军火吃下去”
  “那咱们岂不是要自己贴一部分资金进来了?”
  韩文夏两手一摊,毫无压力的说道:“金主太有钱了,那就羊毛出在羊身上呗?”

  林文赫他们回来的两天后,韩文夏带着一个手下就去了坎巴镇,见到了林文赫。
  “呵呵,你好韩先生”军火贩子的营地里,林文赫主动伸手和对方握了一下,然后诧异的问道:“你们台海那边的帮派,怎么也会跑到掸邦这边来购买军火?”
  “哎呀,这还不是因为你们这里有名么,毕竟我们在金三角也是有朋友的,前段时间跟他们聊天的时候,我就说想要买一批枪械,他们就跟我介绍说,坎巴镇有一伙地道的生意人,做买卖讲究,货的成色还不错,我这不就慕名而来了么?”韩文夏十分轻松的撒着慌,随即让手下很痛快的把钱箱子就给拎了过来。
  林文赫看着钱箱子,愕然说道:“这么痛快?人来了,钱就带来了?”

  韩文夏拍了拍钱箱,说道:“生意又不是只做一次,你们难不成还能为这点钱就黑吃黑啊?这笔合作的开心了,下一次我们有需要那肯定还会再来啊,是不是?”
  “哈哈,畅快”林文赫笑着拍了下对方的肩膀说道:“走吧,我带你去看看货,你来的正是时候年前我们从内地边境过来一批军械品,都是六成新的枪支弹药,还没来得及出手呢,就被你们给碰上了”
  三天后,林文赫和韩文夏,开始了第一笔军火交易。
  进入六月份,东南亚的天气开启了火烤的模式,在这个空调还没有彻底普及的年代,不管人在哪都跟跳进了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里,热的直让人喘不过气来。
  闷热的天气容易让人产生烦躁的情绪,但有两个人却跟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

  赤柱监狱,安邦不住的掰着手指头念叨:“快了,快了,再有一个月哥们就逃出升天了,两年多,总算是他妈的熬出头了······”
  同样的,缅甸仰光的监狱,赵援朝特意赶来和何征见了一面。
  “我这边已经给你操作的差不多了,半个月内你铁定就出来”赵援朝隔着探监室里的玻璃镜子,忧心忡忡的问道:“十几天的时间,你能从他那把消息给摸出来么?你出来之前要是没把消息搞定,我们再想让人进来打探,他肯定就得堤防了,机会就这一次”
  何征轻声说道:“将近两年的时间,有关察哈家里所有的底细,我从来都没有主动问过他一个字,任何消息都是他一点一滴自己说出来的,之前这两年里我已经逐步走进了他的内心,知道他有一儿一女在外面,现在唯一差的就是察哈这对子女的确切信息了,只要我能出去,他肯定能给我介绍认识”

  赵援朝指着他笑道:“卧底的最高境界,就是卧的自己都他妈相信你已经融入进对方的怀抱了,小伙子,你很可以的”
  何征傲然说道:“毕竟是金子,到哪都能发个光的”
  两年,七百多天,何征借着给察哈送饭那点有限的时间,每次都跟对方想方设法的找出话题,然后趁机聊上一会。
  一千多次的交谈,何征非常聪明的,从来都没有主动打探过有关察哈那对儿女的任何消息,甚至有几次对方主动提起来,何征都装作是漠不关心的样子,还把话题给主动岔开了。
  正是靠着这份不急不缓,不骄不躁,滴水不漏的卧底方式,何征终于走进了察哈内心的深处,让对方不再对他产生任何的堤防了。
  在可以确定察哈会给他介绍这对儿女后,赵援朝在一年多前就买通了仰光监狱的负责人,在这几个月中,他一直用金钱渗透着对方,直到最近,何征觉得时机差多了的时候赵援朝就让监狱这边松口,可以让何征提前半年出狱了。

  十天后,临近晚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