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前男友纠缠闹进了派出所,做笔录的警察是我曾暗恋的男神》
第8节

作者: 一束红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也不是故意的。”梅梅安慰道。
  “他就是故意的!我真是自取其辱,以后我再也不想理他。”
  我窝了一肚子气,怨念深重地回到家里,洗了个热水澡后,就马上原谅他了。他真的不是故意的,球场上拳脚无眼,我怎么能怪他?
  真心喜欢他,所以什么都介意,又可以说服自己什么都不介意。喜欢他,所以我即使24岁了也像幼稚的小学生一样,故意引起他的注意,期待他的搭话。因为心上放了他,所以不管是家财万贯的还是学习优越的人来到身边,总会坚定地拒绝别人,被同学们称为高冷女神。然而就是我那么高傲的一个人,和他在一起,却总觉得自己哪哪都不好,生怕自己配不上他。
  前一天委屈地说我再也不想理他,决定再也不喜欢他了,在第二天的中午,寒飞发徽信问我肩膀还痛不痛,问我要不要去爬山的时候,我又立即贱飕飕地答应了。
  日期:2018-07-05 13:56:05

  周日下午五点,太阳还高悬在西边,寒飞他们五个人,我们三个人,在森林公园的东面,沿着一条很小的山路往上爬。
  我搞不懂寒飞为什么会叫上我,我和梅梅、阿强三个人的体力跟他们一帮人完全没得比,虽然他们不全是丨警丨察,但看得出来都是经常运动的人。
  由于森林公园的山不高,我们一下子就爬到了山顶的凉亭里。一路上寒飞对我不怎么理睬,一直跟他的同伴们聊打球的事,或别的事。陈桂生却很体贴,帮我拎小背包,遇到难走的地方伸手搭我和梅梅一下,还替我们拧开矿泉水瓶盖。
  我不得不怀疑,这次叫我来爬山,有可能是陈桂生的主意,是他叫寒飞发徽信约我。因为陈桂生每次发徽信给我,我都爱理不理,他怕自己叫我的话,我会不来。想到有这种可能性,我又感觉很气馁。
  在凉亭里坐着看日落,有一只蜜蜂在我头顶上飞来飞去,我一动不敢动怕它蜇我。陈桂生指着我哈哈大笑,说我长得像花儿一样,蜜蜂来采我。他说着靠近我,想帮我驱赶蜜蜂,也想趁机亲近我,我及时躲开了。
  寒飞看见了,笑着说:“我姑姑不是尔等凡夫俗子能高攀的,你还是省点力气吧。”
  他这是赞我还是贬我?漫不经心的一句玩笑话,足以让我苦苦思忖半天,衍生出他爱我还是讨厌我的臆测,最终还是不敢确定话里有什么特别的含义。
  日期:2018-07-05 13:56:49
  我们在山顶看了日落,见太阳落下去了,才沿着台阶下山。
  一路上顺顺当当,直到快到山下的停车场时,有些人走得快,有些人走得慢,大伙儿各走各的。
  我和梅梅跑去一个有山泉水流下来的地方洗手,我看见有一颗番石榴树,一般是全年开花的,夏天结的果实比较酸涩,此时树上已有果子,我就爬上去摘。
  其实摘果子是其次,我只是喜欢番石榴叶子和果实的芬芳。小时候我家也种了一颗这样的树,像是重温童年的味道一样,我在树上吹着风,舍不得下来。

  “小排骨,你干嘛?”寒飞走过来,在树下仰头看我。没等我回答,他又说:“啧啧!这么小的一颗树也能承得起你,可想而知你多么瘦!”
  他说着抬手拽我脚下的树枝,弄得树上摇摇晃晃,我怕掉下去,于是赶紧自己跳了下去。我以为寒飞就在旁边,他会伸手接一下或扶住我。
  然而我太天真了,他眼睁睁地看我双脚落脚,重心不稳一屁股坐在地上,并没有接我或扶我,看我很狼狈的样子,他还恶作剧地笑起来。
  我脚落地时刚好踩着一颗石头,脚底滑了一下,左脚踝像是扭到了,感觉很痛。我握着脚踝坐在地上一下下倒吸着凉气,心也凉了半截,如果踢球那次不是他故意的,那么这次一定是故意的了,他还在笑我呢!
  日期:2018-07-05 13:57:27
  “你怎么样?”寒飞和梅梅同时围过来看我,并问道。
  “我没事,你不用理我。”我很生气地对寒飞说着,扶着梅梅的手站起来,脚上的地不平,我站立不稳又倒了下去。
  寒飞立即扶住我,说:“小心点,我看看是不是扭伤了。”

  “都说没事喽!”我挣脱他的手,跌坐在地上。我是有自尊的,看见他刚才恶作剧的笑容我就来气,哪怕我再想得到他的爱,也不要像乞丐一样乞求他。
  “我是想看看你伤得怎么样,不要乱动,不然会加重伤势的。”寒飞蹲下来检查我的脚。
  “你不要碰我,我能自己走。”我倔强地说着,挡住他伸过来的手,眼泪在我眼眶里打转。
  “叫你别乱动!现在你扭伤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骨折,如果你跛了嫁不出去怎么办?找个鬼要你啊?”寒飞凶巴巴地吼我。
  被他一吼,我的眼泪唰地流出来,哭喊道:“是呀!我找个鬼要我,也不用你要我!”
  日期:2018-07-05 20:29:43
  “你这是干嘛?先让我检查一下你的脚啊!”他的语气软下来,强势地抓住我的脚不让我动,握着我的脚踝检查了一会儿,说应该没有骨折,就是扭到了。

  我擦着眼泪,梅梅在一边数落他:“你真是的,刚才干嘛要去拽树技?天快黑了,快点带她去看医生吧。”
  寒飞解释说:“我不是故意的,以为她抓得稳嘛,谁知道她自己跳下来?”
  我恨恨地骂道:“我在树上好好的,你不拽树技我会跳下来?都是你害的!”
  他没再跟我斗气,说:“来,我抱你去车里,带你看医生。”

  “不要你抱!不用你带我去看医生!”我推开了他。
  “你怎么这样?”他生气地责怪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