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前男友纠缠闹进了派出所,做笔录的警察是我曾暗恋的男神》
第5节

作者: 一束红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生气了,指着我骂道:“陈言!你不要太过份了!为了你,我什么都没了,现在你就一脚踢开我,没那么容易!”
  我幸灾乐祸地笑笑,说:“一脚踏两船,这下翻船了,是你咎由自取,你活该!”
  说完就往路边走,拦了一辆的士,上了车,扬尘而去。
  到了红绿灯,司机停下车子等绿灯的时候,我转头看见旁边停着小李的车,他按下车窗,怒气腾腾地瞪着我。
  日期:2018-07-02 19:53:41
  我没当一回事,对于这样的无赖,跟他有理讲不清,索性不理他。
  上了高速后,一路畅通到了南区,到了下高速的收费站,我看见后面跟着小李的车子。不确定他是不是跟着我,我便叫司机将车子开到一边稍等,谁知道小李也把车子开到一边,很明显是故意跟着我的。

  我想起之前看过的新闻,一名男子向心仪的女子多次求爱不成,在又一次表白被拒绝后,竟拿着棍子当街殴打女子的头部、背部,致女子重伤入院。还有最近发生的一则新闻,一名男子不甘心被分手,带着水果刀去找前女友复合,被拒绝后,男子气急将其割喉,女子当场死亡。
  我立刻不淡定了,不小心摊上性格极端的人,就像拿着一颗丨炸丨弹,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爆炸。那种为你疯、为你狂的爱情是电视里虚构出来的,都是不理智的爱情,正确的爱情观是温暖的,是不爱时能好聚好散的,绝不是不爱了还弄得鸡犬不宁,勉强哪里有幸福?
  拿出手机赶紧打了寒飞的电话,响了许久他才接。
  “寒飞,你下班了吗?我刚才去了一趟总公司,回来的时候小李一直跟着我,我不知道怎么办,我可以报警吗?”我有些慌张地说。

  日期:2018-07-03 10:08:55
  “你在哪里?”他问。
  我把地点告诉了他,将大概情况说了。他叫我不要慌,让司机把车开到河边的路口,他正在体育馆打球,开车过来会经过那个路口,等我到了那里,他也就差不多到了。
  离河边的路口挺近的,我一会儿就到了,见后面小李的车停在后面。司机叫我付钱,我便付了车钱,但见到周围有几个人走来走去,就是不见寒飞。
  我犹豫着要不要下车,手机就响了,寒飞问我到了没有,到了就可以下车,我听他的话下了车。小李也跟着下了车,喊着我的名字,向我走过来。同时有一辆车子到了,穿着一身蓝色球衣的寒飞在车上下来。
  小李愣了一下,他看见寒飞很明显向这边走来,可能他认得寒飞是丨警丨察,便停住脚步,没有走到我旁边,离我隔着一米多的距离。
  “干嘛呢?”寒飞瞪着小李问道。
  小李很拽地甩甩头发,说:“没干嘛。”
  寒飞斥责道:“没干嘛你一路跟着她做什么?”
  小李哼了一声,不可一世地说:“我没对她做什么啊,这条路她能来,我就不能来?别以为你是丨警丨察我就怕你,有本事你打我啊,丨警丨察可以乱打人吗?”
  寒飞笑道:“谁说丨警丨察不能打人?你敢动她一根头发试试,看我打不打你!”
  小李撇着嘴不敢出声,也不敢动我,只扮酷地把头扭在一边,一副不怕死的样子。

  “以后不许再跟着她!”寒飞警告道,然后伸手揽住我的肩膀,带我走到他的车旁,打开副驾座的车门让我上车,带着我开车离开。
  日期:2018-07-03 10:12:25
  我隔着车窗看见小李咬牙切齿,又无计可施干生气的样子。车子启动了,我松了一口气,扭头望看开车的寒飞,感激地说:“谢谢你。”
  他当没听见似的,问:“吃饭了没有?”
  “没有。”我老实地回答。
  “一起吃饭吧。”
  “嗯。”
  他没再说话,也没问我要吃什么,或去哪里吃,径直把车子开到了广场的地下停车场。

  如果是别人用这副态度对我,恐怕我早就下车了,但他是我的男神,又刚刚对我英雄救美,我一点也不生气,哪怕他要带我去下地狱,我也会毫无二话就跟着他去吧。
  日期:2018-07-03 10:57:18
  到了二楼的火锅店,我跟着他走进去,才知道他不是跟我单独吃饭。
  里面一帮穿着球衣的帅哥,有七八个人围着一张大圆桌坐在那里,其中一个是我进派出所的那天晚上,见过的前台值班的丨警丨察,他一见我们就喊道:“呀!我说寒飞开车开到哪里去了呢,原来去接美女过来!”

  “在路上捡到的。”寒飞微笑说。
  有个玩着手机的帅哥最后才抬起头来,我看着也是有点脸熟,却觉得不是在派出所里见过,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他也愣愣地看着我,说:“寒飞你捡到我的同学了!”
  “同学?什么同学?”寒飞问道。
  我也想不起来他是我的什么同学,更想不起来他叫什么名字。
  “我是陈桂生啊,还记得吗?当年我们一起考驾照的,来,坐这儿。”他拉开身旁的一把椅子招呼我。

  我终于想起来了,读大一的时候,我回来过暑假,报名去了学车,跟陈桂生是同一个教练,经常一起练车,考完后大家都没有联系过,如今过了这么多年,我差点记不起来了。
  “干嘛要坐得离你那么近?你想图谋不轨?”寒飞冲陈桂生说道。
  “嘿,我先认识她的,四五年前我就认识她了。”陈桂生说着,又招手示意我过去坐。
  日期:2018-07-03 13:56:13
  寒飞噗哧一笑,拉开一张椅子,叫我过去坐那里,说:“你不问问她,在我家尿床的时候是多少年前?”
  陈桂生愣住,众人哄堂大笑。
  我坐在椅子上涨红了脸,等他们笑完,立刻解释说:“我是寒飞的姑姑。”
  “这么年轻的姑姑?是亲姑姑吗?”有个帅哥好奇地问。

  寒飞看我尴尬的样子,觉得玩笑开大了,便说:“当然是亲的,没见到我们长得很像吗?”
  此话一出,大家笑得更大声,连隔壁桌的人都纷纷望向我们这边,只有前台那个丨警丨察很天真,问:“哪里像了?”
  寒飞也笑,说:“哪里不像了?明明长得像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众人又是哄堂大笑,陈桂生取笑说:“一个像非洲黑人,一个像白雪公主,真的像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喔,印寒飞的时候不小心印歪了吧。”
  “去拿东西吃啦,光开玩笑能开得饱了?”寒飞喊道,又问我要吃什么,这是自助火锅,叫我自己过去拿食物和酱料。
  日期:2018-07-03 14:00:16

  在酱料桌前,我端着小碗,舀了一勺酱油,瞧了瞧辣椒酱。陈桂生走过来,望了我一眼问:“你能吃辣?”
  “能吃一点。”我说着放下了辣椒酱,以前从不吃辣,在北方上学的时候学会了,因为每一样菜几乎都带辣的,不会吃辣就得挨饿,回来老家后我妈不让我吃辣,说会上火,我又习惯不吃辣了。
  “辣椒湿气重,最好别吃,吃一点辣椒不知道要喝多少凉茶才能把湿气去掉,”寒飞走过来说道,“多吃芫茜,消食开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