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158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为众口难调,这世界上没有哪个执政团体能够满足国内所有民众的要求,反对的人总是存在的。
  换句话说,这里真正渴望统一的人,或许就只有你阿公那一代,剩下的大部分人漠不关心,一小撮人还总想着卖祖求荣往东北的方向靠。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武力解决,可想而知,岛国人、山姆大叔、那些失去权力的人,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以及下面那些百分百会被拿来当枪使的蠢猪们都肯定不答应。
  他们会潜伏起来,时不时的刷一下存在感,给我们制造恐慌和麻烦,到那时,这里绝对会变成一个恐怖袭击频发的火狱之地。
  所以,和平统一是最优选择,而这个选择的前提有两种,一个是温水煮青蛙,在经济层面打压夷州,让年青一代只有去内地上学或工作才能过上好日子,慢慢的消除两岸的隔阂感。
  第二种则是拼命发展国力,让自己登上如今山姆大叔所站的位置,到时候别说夷州了,岛国都会乖乖的再次变成我们的属国。
  但是,这两种情况都需要很长的时间,如果不发生世界大战那样全面洗牌的机遇的话,三十年、五十年都不一定够的。”
  张安衾闻言低头沉默,嘴巴不自觉的撅起,浑身上下都缭绕着郁闷的气息。萧晋看的好笑,就拍拍她的头,说:“张小姐,虽然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但你我并不是那些有能力和职责去决定国家走向的人,很多事情关心一下就好,为之发愁就大可不必了吧?!”
  女孩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的也是,当下我还只是一个学生,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够了,如果将来从政的话,再去忧国忧民也不迟。”
  “哦?没想到张小姐还有这样的雄心,那我就先在这里祝你一帆风顺,大展宏图了!”
  “谢谢大叔!”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演唱会准时举行,体育馆内数万个位置座无虚席,灯光暗下来时,便成了荧光棒组成的星海。
  音乐是没有界限的,只有最无知的脑残才会把政治强加在它的身上。
  一袭白裙的秋语儿坐着一个鲜花围绕的花篮从天而降,场馆内顿时沸腾起来,但她仅仅只是抬手向下微微一压,世界瞬间就安静下来。
  她面色恬淡,轻启朱唇,毫无征兆的,空灵的嗓音便犹如山间小溪般缓缓流淌而出,天高地阔,瞬间就将所有人带到了仙境一般的世外桃源。
  后台的一个小房间内,陆熙柔侧耳听了半首歌,便对身旁躺着的萧晋说:“这些天只觉得她是只离了男人豢养就不会活的可怜小狗,现在才发现,她其实就是脑子坏掉了,或者你当初的伪调教方式到底还是起了作用。”
  萧晋斜眼瞥瞥她,“瞧你那嫉妒的样子,家臣不是奴仆,我不准你打她的主意,那就是个想找依靠的可怜女人罢了,留在身边没事儿听听歌休息休息脑子就挺好,我身边有你一个变态就足够了。”
  “可怜女人?”陆熙柔满脸鄙夷,“当初没事儿就恶趣味的不让人家穿衣服的家伙是谁?这会儿倒装起好人了,还没放下屠刀呢,就想立地成佛?”

  萧晋苦笑:“随便你怎么说,语儿既然相信我能给她安全,那我就绝不会把她往火坑里推。”
  “你是不是有病啊?人家往身边搜罗人才都是为了物尽其用,你倒好,不管有用没用,全都当废物一样搁家里好吃好喝的供着,玩收藏也不带你这么败家的吧?!”
  “小爷儿有钱,败得起,你管得着么?”
  “那我呢?为什么你从来都没想过把我也精心的保护起来?”
  “说话要讲良心,你现在干的事情是你想干的,我要是真把你供在家里,估计你早就忍不住想弄死我了吧?!”
  “那你怎么知道秋语儿就一定不想被物尽其用呢?”
  萧晋皱起眉,问:“她在你面前一直都小心翼翼的,没得罪你吧?!你干嘛总盯着她不放呢?”
  “姑奶奶还不是为了你?”陆熙柔不满的踢了他一脚,说,“她现在火遍了大江南北,职业性质能让她轻易接触到各个阶层形形色色的人,迎来送往之类的技能她也算精通,简直就是最完美的间谍胚子,你却只想把她养在家里当歌姬,暴殄天物是会遭雷劈的!”
  萧晋用力翻了个白眼:“我会不会遭雷劈不一定,但我知道你肯定会,以后出门离我远点。”
  陆熙柔柳眉一竖,正要给那货一个飞扑大咬,忽听手里的平板中传出一句非常蹩脚的华语。

  “我喜欢这个女人。”
  “支那猪也就这一点好处了。”另外一个夷州腔调的声音笑着说,“她们看不起自己本族的男性,只要是外国人,哪怕是非洲穷乡僻壤出来的黑鬼,在内地也能轻轻松松百人斩、千人斩。
  更可笑的是,明明是因为虚荣,可她们却口口声声为了爱情,而且连她们自己都信。相对于棒子国或者东南亚那些赤果果的金钱交易来讲,在床上总是别有一番滋味儿的。”
  之前那个蹩脚华语的声音对于这些似乎并不感兴趣,只是生硬的问道:“今晚的事情安排好了吗?”

  “菊田君请放心,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演唱会成功举办之后的庆功宴是惯例,她没有理由拒绝。”夷州腔调恭敬地回答道,“另外,鄙人的岛国话虽然不精,但普通交流还是没问题的,菊田君您完全不用迁就我,使用母语就好。”
  平板上是一个包厢的监控画面,里面坐了两个人,一个相貌堂堂,但脸上写满了令人不齿的谄媚,正是天理盟的少东家陈汉飞;而另外那位则身材矮壮,嘴角下耷,一脸的凶相,却是他这两天正在接待的山口组高层菊田慎悟之子,菊田雄斗。
  只见这位菊田雄斗很是鄙夷的瞥了陈汉飞一眼,依然用蹩脚的华语说道:“华夏兵圣有言: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虽然如今的他们已经不配做我大和民族的敌人,但庞大的人口基数依然是个不小的威胁,如果连他们的语言都不会说,又怎么能把他们死死的关在笼子里呢?”
  “是是是,菊田君此言真是……真是振聋发聩,令汉飞汗颜啊!”
  陈汉飞哈哈干笑,正要再拍几句马屁,却不料此时新的音乐响起,菊田雄斗抬手制止了他,闭上眼专心聆听起来。
  “这个陈汉飞真的很该死啊!”见两人都不再说话,陆熙柔就丢开平板,咬着牙气愤道,“王八蛋竟敢看不起华夏女人,姑奶奶要是不让他见识见识什么叫‘别有一番滋味儿’的话,还有什么脸面回内地?”
  萧晋拿起平板,眯眼看着上面的菊田雄斗说:“你想做什么都随你,但陈汉飞还不能出事,至少在我抓到劳新畴之前不行,明白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