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963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佛家强调舍利和修行功德相关,一般来说只有悟得大道的高僧,坐化之后才会留下舍利,供世人供奉。
  佛陀舍利内不仅仅蕴含有高深佛法,还有强大的佛家威能。先前听南宫说起过,当初他便是找了一颗佛陀舍利,才将袁老爷子尸身化成了僧人模样。由此可见,这佛陀舍利也有扭转阴阳的手段。
  只是我怎么也没想到,释迦佛像体内,居然能生出佛陀舍利,结合前后情况来看,极有可能是那龙普的阳神,动用了某种手段,才弄出这么个东西。
  近段时间,我与佛家打了不少交道,对佛家之事也颇有了解。虽说这佛陀舍利色彩各异,威能也有强弱之分,但暗黑舍利却是为所未闻。

  看这舍利上的阴邪气息,哪里有一点佛家的慈悲气相。所以,这释迦佛像如初的佛陀舍利,也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邪物罢了。
  所谓邪不胜正,这暗黑舍利终究只是旁门左道,我心里也不怵,既然能对付这释迦佛像,再多个佛陀舍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此时那颗暗黑舍利正在空中急速旋转,片刻之后,便朝着我的太岁阳神飞去。我虽自信,却也不敢怠慢,双手不停掐诀,体内巫道二炁也疯狂运转,控制着阳神继续鼓动周身焰火,迎着那暗黑舍利,不退反进,轰击而去。
  这舍利既然也带着浓浓的阴邪气息,想必也会被太岁阳神的火焰所克制,所以我并未改变策略,但谁知结果却远没有我想的这般乐观。
  太岁阳神召出的赤色焰火,迎上舍利之后,却脆如泡沫,眨眼间便熄灭了大半。这时我才反应过来,这暗黑舍利,似乎真的不惧怕纯阳之力,就像刚才,吐出这佛陀舍利之后,释迦佛像也明显不再惧怕火焰了一般。这倒不是说这暗黑舍利对纯阳之力有什么克制,实际上,阴阳本就彼此克制,只是此消彼长,程度不同罢了。

  先前太岁阳神的纯阳之力更甚,释迦佛像便被克制,而此时,暗黑舍利中的阴邪气息更胜一筹,太岁阳神的纯阳之力自然也会被克制。
  心里弄明白了道理,但仓促之间,我也来不及再用手段。但就连我自己也没想到,此时太岁阳神却忽又生出变化,它额头印记之中,猛然自行射出一道金黄色光束,迎上了那暗黑舍利。
  只是眨眼功夫,两者便碰撞到一起,顿时,那舍利四周裹挟的阴邪气息,便被完全驱散开来,又过数秒之后,在那金光的照射下,佛陀舍利更是直接暴裂开来,散成阵阵黑烟,消散在气浪之中。
  随着暗黑舍利的爆炸,释迦佛像也倒飞出去,血红色的皮肤,逐渐恢复成了原本模样,凝实的身体也再次化成虚影。
  见此我心中也是颇为震惊,这佛陀舍利显然是龙普压箱底的手段,拿出来是要拼命的,我一开始也低估了他的力量,差点受到教训,却不曾想,在阳神头顶印记金光照射下,佛陀舍利就这么被毁了。
  如此一来,那金山寺龙普再无后手,我再次看向那释迦虚影,它明显比先前要淡了许多,显然很难再无还手之力了。
  我才刚松了口气,那释迦虚影之中,却是忽然升起一团黑雾,朝着天外飞去。金山寺龙普竟是要逃走了,此时我心中早有防备,怎容他轻易逃离?在它离开的一瞬间,我便纵身飞起,后发先至,冲到了它前面。那龙普倒是凶性不减,见我拦截,直接变冲我冲了上来。
  我手中的轩辕剑正候着它,眼见如此,剑身侧到一旁,狠狠将它拍向地面。此时那龙普阳神本就是强弩之末,受创之下,再无逃遁之力。我这才落到地下,伸手将这团黑雾抓在手中,也没有多加考虑,直接便动用搜魂之法,将他魂魄中的记忆尽数取了出来。
  以我此时修为,想搜魂一个阳神后期修为的龙普,还是很困难的,毕竟他的修为比我高。但经过先前一番恶战,此时他不光肉身损毁,连阳神也是强弩之末,面对我的搜魂之法,他却是根本没有抵抗之力,只能任我施为。

  很快我便搜魂完毕,接下来他的阳神也于我无用,于是便控制着轩辕剑气,直接将他的阳神彻底损毁。
  随着阳神消散,那召唤释迦佛像的佛牌也随之碎裂,散落在地上,与瓦砾无异。
  灭杀龙普之后,我又转头四下观察片刻,确定周围再无威胁之后,这才终于放松下来,仔细探查刚才从龙普的灵魂之中搜到的信息。
  这龙普名叫龙普庄,正是先前湿龙婆提起的,那个向国王建议让玉佛寺搬离大王宫的金山寺僧人。他之所以会那么做,全是因为金山寺和国王达成了一个协议。
  这协议乃是让金山寺替代玉佛寺成为泰国佛教的首座,而金山寺帮助国王拿到玉佛寺中的某种宝物,给国王延续寿命。
  泰国国王早已年过古稀,又体弱多病,他知晓自己时日无多,寻常医疗手段已无效果。只好终日跪经拜佛,祈求佛主能够为他增添寿元。可一连数载都不见成效,只能整日郁郁,坐等寿终之日。
  此时金山寺的龙普庄趁机告知国王,说玉佛寺中有一件法宝,有扭转阴阳的威能,能够祛病消痛,延长寿命。
  那国王本已心如死灰,听到这消息,像是找到救命稻草,哪有不欣喜之理?当然,兴奋之下,他也还保留着理智,暗中调查之后,发现真如龙普庄所说,玉佛寺的僧人一旦进阶到龙普,便会去往一个神秘的地方继续修行,接下来数百年来都不再露面,但经人确定,发现他们他们都还存活于世。
  国王得知此事,异常激动,但与此同时,他也清楚,既然这宝物如此贵重,玉佛寺定然不会轻易交出来。泰国乃是宗教色彩浓郁的国家,佛教徒占九成人口,而国王只是国家象征并无太多实权。而玉佛寺又是泰国佛教的首座,权利极大。若玉佛寺不交出法宝,国王也奈何不了它。
  但事关生死,这可能是他唯一续命之法,断然不会轻易放弃。国王思索再三,认为此事重大,自己并无能量参与其中,只能借用泰国佛教的力量。他知晓这金山寺提供此消息,定有所图。论实力,金山寺与玉佛寺平分秋色。用金山寺对抗玉佛寺,未尝不可。国王所想早就在龙普庄的意料之中,趁此机会便向国王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自此,便有了国王下令让玉佛寺参与佛教大比之事。然后龙普庄以玉佛寺在大比之中排名末流为由,向国王进言让玉佛寺搬离大王宫让位新任首座。金山寺底蕴深厚,这新任首座自然落在了它的头上。只要金山寺入住大王宫,那件法宝对国王来说便是唾手可得之物。
  但此事毕竟关系重大,国王也要装腔作势一番,不能让人察觉出异常。并没有着急答应,这才拖延至今。
  日期:2018-05-09 06: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