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62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行人来到中会议室,参会人员包括罗世宽、方晟、纪晓丹以及三位副市长,此外还有两名正府副秘书长,管委会方面则是鲁荣等三位副主任;隔了会儿陈景荣在张秘书长的陪同下黑着脸进来。其它官员自知级别不够,知趣地站在走廊间等候。
  罗世宽与许玉贤通完电话,环顾众人,脸色沉重道:“刚刚许书记已向省领导通报了这起影响极其恶劣的**……”
  “影响极其恶劣”六个字一说,参会人员心里均紧了紧,清楚这是省领导对此次事件的定性,意味着要严肃处理一批人,采取一系列动作!陈景荣更是脸挂得老长,腹诽省市两级领导借机发题给自己穿小鞋。
  罗世宽接着说:“为什么说影响极其恶劣?就在今天上午两百名下岗工人堵在省正府大院门口,导致两拨外宾的车队临时从后门进入;另据消息明天上午还有一批退休工人因为养老金问题将到省正府闹事。前后联系起来,省领导觉得红河在这个档儿出事一方面不排除有人煸风点火,故意把事态扩大化,另一方面认为个别领导缺乏政治敏感性,出台政策粗暴鲁莽,随意性强,导致矛盾激化……”

  “等等,罗市长,”陈景荣突然插话,“请问罗市长还有诸位,禁摩令到底错在哪里?管委会推行禁摩令哪儿不对?我身为红河管委会主任,又怎么知道上午有人在省正府上丨访丨?”
  会场气氛顿时一僵。
  须知领导发言时插话也是一门学问,该插话时不插话不对,不该插话时插话也不对。譬如市长发言时书记插话,那是身份的象征,书记有权随时插话强调或突出自己的观点;书记发言时市长插话,只能起辅佐作用,或者诠释书记的意思,或者画龙点睛。
  今天这样的紧急会议,说白了是总结教训,部署落实下一步举措,罗世宽是绝对的主角,其他人包括大功臣方晟在内只有听的份儿,更何况罪臣……

  陈景荣诘问语气带着明显的不服气,按说这时作为身份排名第二的方晟应该出面缓颊,可方晟埋头在笔记本上写字,存心让两人正面碰一下。
  罗世宽道:“陈主任,今天会议不是落实责任,而是研究如何解决问题,有关这次事件的来龙去脉,陈主任为首的管委会要向市委做专题回报,还要写详细的书面说明,那是后面的工作!”
  “可今天必须把问题弄清楚,不能平白无故扣着大帽子干活……”陈景荣强辩道。
  张秘书长沉着脸打断他的话:“陈主任有话等罗市长发言后再说,这么多人在听罗市长指示呢。”
  张秘书长虽然跟陈景荣一样都是正处级,但身为市正府大管家,权势和威望非地方党政一把手可比,可以出言喝叱。
  陈景荣哪受得了这口鸟气当时准备暴起,被身边鲁荣扯了下袖子,又瞧在座市领导们脸色不善,方晟又一付置之度外的样子,估计寡不敌众,遂打消公然翻脸的念头。
  一段小插曲后,罗世宽道:“根据许书记指示,当前有三项需要立即行动的工作,一是方部长与工人代表沟通时两位老总表态不辞退一名工人,不搞经济处罚,我们要及时跟进,会后张秘书长牵头、鲁主任具体负责逐个联系开发区所有企业老总,确保对工人们的承诺到位;二是立即摸清冲突中有无丨警丨察、管委会员工受伤,办公楼里有无财产损失等等,逐级上报并给予补贴补助,这方面由管委会吴主任牵头负责,与傅市长对接;三是麻烦纪市长牵头协调交管、路政等部门,会商禁摩令的缓冲期,还有禁摩令正式生效后,对于违规驾驶摩托车的到底应该怎么处罚,能否暂扣车辆,根据有关规定到底罚多少等等,都要有据可依,经得起群众质问,不能被一问就哑口无言,我们党、我们正府是讲道理的,要依法办事对不对?”

  程振高道:“向罗市长汇报,当初制定禁摩令时我们参照了潇南市的相关法令,大方向肯定没问题,不过……可能在执行期限和罚款方面欠考虑……”
  “不能叫欠考虑,”陈景荣立即反驳,“红河情况特殊,需要采取强有力的手段,何况这是管委会党组共同研究决定!”
  程振高撇撇嘴没吱声,暗想什么共同研究,还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
  “以上三项工作必须今晚八点前向我报告,还有从今晚起所有参会人员必须24小时开机,无特殊情况不得离开银山地界,防止再度发生突发情况!”罗世宽严肃地说,“马上我和方部长、纪市长赶回市里开常委会,其他同志都留下协助处理相关事务,等常委会结束后进一步通知。散会!”

  陈景荣本来回省城放松一下,见副市长们都留下指挥,只得强打精神参与善后。
  罗世宽起身叫方晟和纪晓丹坐车一块儿走,想着途中合议在常委会上的回报内容,如何追究责任等问题。这样纪晓丹坐在副驾驶位置,罗世宽和方晟坐在后排,原本贴身保卫方晟的特警不便上车,只得跟在后面。
  方晟也大意了,满脑子想着尽快平息此次事端,还有利用这个机会把陈景荣赶出银山,因此上车前往后面瞟了一眼,见特警紧随其后便作罢。
  车子快速驶离管委会办公楼,纪晓丹愤愤不平道:“陈景荣太过分了,明明他惹的祸,反而若无其事的样子,还理直气壮得很。今天要不是方部长熟悉红河情况,又深得工人们拥戴,不知糟成怎样!”
  方晟笑笑道:“二位知道陈景荣为什么急于推禁摩令?”

  “神经病呗,把大家都拖下水!”纪晓丹骂道。
  罗世宽到底深沉些,想了会儿道:“想从中获得什么?”
  “通过罚款增加财政收入,下一步就是敲打开发区企业,”方晟道,“为了他规划中的管委会大楼!”
  罗世宽和纪晓丹都醒悟过来,异口同声道:“太疯狂了!”
  纪晓丹道:“靠那点小钱什么时候才能攒足基建基金?何况市里压根不同意规划,他连立项的机会都没有!”
  “今天出这么大事,主任的位置能不能保住都难说,更别提大楼了。”罗世宽道。
  方晟看着罗世宽叹了口气:“可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这回宓林的事儿恐怕又……”
  罗世宽也叹气:“是啊,宓林的官运不是一般的差,简直差到极点!不管怎么说还要麻烦方部长报上去,碰碰运气吧。”
  “当然,总得努力一下。”方晟应道。
  两人同时陷入沉默。

  隔了会儿纪晓丹道:“如果许书记问处理意见咋办?”
  “管委会党组要负领导责任,但责任有轻重,”方晟斟字酌句道,“刚才开会期间有人悄悄提供了党组会议记录复印件,我看了一下,发现三位副主任都持反对态度,最终陈景荣强行拍板通过的……”
  “交警那边反映最初在路口拦车发生冲突时,专门向管委会请示,鲁荣接电话后立即向陈景荣报告,陈景荣表示不准息事宁人,还要求警方加派人手,继而导致形势进一步恶化!”纪晓丹道。
  “嗯,”罗世宽疲倦地闭眼想了想,“陈景荣要负主要责任……”
  日期:2018-06-18 09:1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