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15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回到酒店,陆熙柔就扑上来抱住他的脖子,像只考拉一样。
  “我最最亲爱的大老板,想好要在哪里和我约会了吗?我警告你,不浪漫可不行!对了,这儿距离岛国的冲绳挺近的,咱们去那儿好不好?夏威夷也行,要不然就去北欧,或者去澳大利亚滑雪……”
  “总共就二十四个小时,还北欧澳大利亚,你就为了坐趟飞机跑个来回是吗?”
  萧晋架住她的双肋把她从身上拽下来,然后深深地看着她的眼睛问:“你做了什么?”
  女孩儿撇撇嘴,转身躺在了沙发上,晃荡着白净的小腿说:“反正我没有违背咱们昨天在车上说好的约定。”
  萧晋挑了挑眉,很快就猜到了什么,拍拍额头,郁闷道:“千防万防,没想到还是着了你道。我说你当时为什么总是在强调‘赌约达成之后’这个条件,原来是在那之前就已经告诉了张家和,对不对?”
  “嘿嘿!”陆熙柔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尖,“我在书房连接监控信号的时候,趁上官清心不注意给那死胖子留了张纸条,上面就四个字:手机能用。

  说起来,那死胖子还真是没用,第一次进书房的时候都下午快两点了,发现纸条之后更是用了将近一个小时才敢试一下是不是圈套,急的我都想隔着显示器掐死他!”
  叹息一声,萧晋坐到她的身旁,问:“这样真的好玩吗?你想要我陪你一天,直接提出来就好,从咱们认识到现在,我有几次没满足你的要求,何必非要皮这一下呢?”
  陆熙柔往上拱拱枕到他的腿上,回答说:“首先,我喜欢自己争取自己想要的东西;其次,你真以为我是为了要你陪我二十四个小时么?”
  萧晋一呆,接着就陷入了沉默。因为他想起了另外那个赌注:如果他赢了,陆熙柔就会无条件的永远忠诚于他。
  难道……这姑娘是打算创造出一个不得不妥协的机会逼她自己下决心跟随我?

  这个念头只在萧晋心里打了个转,便立刻消失无踪。
  怎么可能呢?陆熙柔可是一只猫呀!哪怕她已经深爱上自己,也不可能会甘心放弃自由的。
  自嘲一笑,他反问:“那还能是因为什么?”
  “当然没有啦!”陆熙柔双手举过头顶做欢呼状,声音中充满了恶作剧得逞后的愉悦。
  无奈的摇摇头,萧晋起身道:“别闹了,在房间里干坐了一天,一定很累吧?!赶紧去换身衣服,听张安衾说,这附近有一家味道非常不错的岛国式铁板烧,我请你和清酒。”

  “咦?你不是很讨厌岛国的吗?为什么会想吃那个国家的料理?”
  “谁说我讨厌岛国了?我只是不喜欢岛国男人罢了,对于那些德艺双馨的老师们,小爷儿还是非常尊敬的。”
  “我确定了,你就是一个该死的臭直男、大变态!”
  一夜无话,第二天就是演唱会举办的日子了。中午刚过,萧晋和秋语儿一行人便来到了体育馆后台做最后的准备,而此时体育馆的外面已经聚集了许多的粉丝,几乎人人手里都挥舞着印有顿号卡通形象的小旗子或者条幅。
  当然,不和谐的情况总是无法避免的,在马路的对面也站着一撮年轻人,他们脑袋上绑着布条,高举硕大的横幅,上面用血红色的颜料写着几个大字:支那豚滚出夷州!
  还有个人在用高音喇叭喊话,很是激动,估计要不是有丨警丨察拦着,早就冲进体育馆打砸了。
  “你们夷州是不是盛产蠢货?”站在体育馆二层的一扇窗前,萧晋阴着脸问身边的张安衾,“他们都不知道自己身体里流的是什么血统吗?”
  张安衾的表情有点尴尬,但为了维护家乡的形象,还是解释道:“拜托你不要以偏概全的地域攻击好不好?难道你们内地就没有败类的么?
  再说了,如果真较真他们的血统,告诉你,还真不好说。因为早在明代的时候,夷州就已经是许多岛国倭寇和浪人的据点,他们与本地土著杂交通婚,从那个时候起,夷州原住民的血统就开始了混乱。
  后来到了辫子狗朝,这里则成了贬官犯官的发配之地,都是混日子的,极少有人做教化归心一类的事情。那位赶走荷兰侵略者的国姓爷更是有一半的岛国血统,而岛国也一直都在把他当作是自己国家的英雄,从而借此佐证夷州是属于他们国家的谬论。
  到了岛国占领时期,夷州的爱国热血人士更是几乎被屠杀殆尽,剩下的都是苟延残喘之辈。

  历史遗留问题,再加上殖民者的洗脑,还有现在当局夷独势力的宣传,当年争天下失败的溃军可只统治了这里区区四十年,现在年轻一代对华夏没有归属感也并不奇怪吧?!
  所以,你的问题其实很愚蠢,因为他们真的认为自己体内流的不是华夏血统,而是岛国后裔。”
  萧晋被这一番话怼的哑口无言,消化了好一会儿才惊讶道:“不错嘛!我相信这些概念是夷州教材里绝对不会有的,你能保持清醒头脑,独立思考,从历史的字里行间里把它们找出来,可是相当的不简单啊!”
  女孩儿立刻就变得得意洋洋起来,傲然道:“我可跟下面那些没脑子的白痴不一样,我们张家的祖籍在内地吴苏,我所学习的历史也不是只来自书本。当年阿公的爸爸跟着溃军退到夷州的时候什么都没带,就带了三大箱子书,我从小就是在那些线装的书本中长大的。”
  闻言,萧晋就冲她竖了竖大拇指,由衷道:“你阿公的父亲能重书轻财,你的阿公又能坚持让你接触真正的华夏文化,抛开当年两军的立场不谈,单从这一点上来讲,他们就都是值得敬佩的人!”
  “那又怎么样呢?”张安衾的表情忽然又黯淡下来,望着窗外马路对面激愤的人群说,“阿公他们已经是当年溃军的第二代了,而这一代人正在老去,新一代的年轻人里像我这样接受传统教育的少之又少,用不了多久,这里唯一有可能剩下的归属感或许就只有国语了。”
  “你很希望统一么?”萧晋好奇的问。
  女孩儿摇摇头:“我不知道,但我知道阿公想落叶归根,我希望他能开心。”
  “据我所知,你爷爷在十几年前曾经在内地生活过一段时间,如果他百年后想归葬祖地的话,应该不难吧?!”
  “不一样的。”张安衾苦笑了下,“太阿公是典型的旧式文人,凡事都喜欢讲究一个规矩和正统,当年他老人家去世的时候,其实家里也是有办法将他葬回内地的,可他不同意,还讲什么‘名不正则为贼’,宁愿在夷州当一个孤魂野鬼,也不要名不正言不顺的归葬祖地。
  我阿公深受他的影响,所以,两边不统一的话,他也不会回去的。”
  萧晋叹息一声:“两位老人家的坚持,绝对称得上是‘义士之举’,只是可惜,这样的义士,不单单是夷州,内地也在渐渐消亡啊!”
  “短期内不可能吗?”女孩儿看着他问。

  “不可能的。”萧晋苦笑,指指那些抗议的人群说,“夷州当局虽然在渐渐失去人心,但这并不代表反对他们的人就一定心向内地,其中有很大一部分人可能仅仅只是为了反对而反对罢了。
  日期:2018-05-08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