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443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辆从赤柱监狱外围疯狂逃窜的警车刚刚开出去不到一公里,从监狱这边的方向往外辐射十公里,所有警署值班的丨警丨察就全都出来了,一时间香港的大街上到处都是警笛声,没用二十分钟几个路口的监控就把这辆车给锁定上了,因为处于大年夜这个时间段,路上几乎都没有车辆了,一旦有一辆车速度极快的行驶,就摆明了这肯定是嫌疑车辆了。
  所以,逃狱之后的半个小时,越狱的逃犯还有那辆车的信息就被纰漏了出来。
  车是一辆黑色的尼桑轿车,逃犯是一个二十八岁朝鲜籍男子,身高一米六八,瘦削刀条脸,单眼皮,体重一百到一百一十五之间。

  午夜,十二点半左右,香港的各大电视台原本在播放着各种新年节目的时候,突然之间一条新闻就插播了进来。
  “现在播放一条紧急消息,香港赤柱监狱有一名极度危险的重刑犯在四十分钟前越狱逃脱,逃犯为朝鲜籍男子,二十八岁,逃犯乘坐的是一辆黑色的尼桑轿车,车牌号为·····”
  距离赤柱监狱十公里处,那辆目标车辆正在逃窜的途中,后方三辆警车风驰电掣的追击着。
  车里,除了开车的司机,坐在后面的两个男子都抿着嘴,神情淡薄的拿着枪,然后有条不紊的往弹匣里填充着子丨弹丨,尽管他们的脸上不时有红蓝色的警灯扫过,显示着警车距离他们已经不过十几米远了。

  “咔嚓”座位上散落着的最后一发子丨弹丨被压到了弹夹里,两人直接撸动枪栓,然后调转身子,又同时用枪托猛的把后挡风玻璃给砸碎了。
  两把AK的枪管子伸了出来,架在车窗上,两人低头瞄准扣动扳机。
  “嗒嗒嗒,嗒嗒嗒·····”子丨弹丨倾泻而出,毫无征兆的扫向了跟在后面的第一辆警车上,警车的引擎盖崩出一串火花后,前挡风玻璃碎裂,开车的丨警丨察见状连忙一打方向盘,车身就歪向一旁,一头扎了过去。
  雨天,路滑,操控性太差,第一辆警车在一轮子丨弹丨的扫射下,撞向了路旁。
  警车报废了一辆,但这辆尼桑开的却是相当的稳健了,车身始终在路面上平缓的行驶着,并且速度根本就没有过一百码,也就是说这车里的三个人这时根本就没想着先逃出去再说,而是打算把后面这三台警车全都给放倒了。
  又是两声子丨弹丨上膛的动静传来,两个高丽棒子继续架着枪管子横扫后方的警车,AK的射击频率一直都保持着三到四发的点射状态,并且每次射击警车的车身差不多都有火星子崩出来,要不是离的有点远和雨天的能见度太低,可能开车的丨警丨察早就被当场击毙了。
  双方射击持续了大概十几分钟,前方开始出现了高楼和密集的建筑物,此时一追一逃之间已经进入香港的繁华地带了。但同时,城区的各警署也开始全员出动,奔着交火的地点赶来了。
  “嘎吱”急速行驶的尼桑在临近一个路口的时候,突然来了个急刹,车身九十度调转,瞬间漂移到路口的一侧,因为另外两条街道上都有警车在朝着这边赶来。
  尼桑漂移转完之后,司机迅速挂挡猛踩油门车身急速蹿了出去,车里的两人看见两条街道的警车即将要汇合之后,其中一人从座位底下的一个帆布包里单手抓出三枚手雷然后依次拉掉引线,稍微停顿了一下,等着警车全都行驶到这条街道上后,他猛的将手雷顺着破碎的车窗就给甩了出去。

  “当啷”手雷落地,弹跳了一下之后,“轰,轰,轰”,连续三声巨响爆出了一大团的火光。
  警车在距离手雷爆炸四五米远的地方,被开车的丨警丨察猛的一脚刹车给停住了,但是爆炸的余波仍旧带着极大的冲击力波及而来。
  车身一顿晃悠,车窗全部碎裂,里面的人被震的当场就懵了过去,车子横七竖八的歪倒在路旁,把后面的警车给堵的死死的,而那辆尼桑车则是快速加着油门渐行渐远了。
  冷雨夜,大年夜,香港的这个新年过的太不平常了。
  这一天晚上,大半个香港都处于让人紧张的嘈杂声中,警笛,开枪交火的声音在临近十二点半的时候才算结束。
  绝大部分的香港市民都知道,赤柱监狱的一个重刑犯越狱了,并且警方还没有抓住人。
  大半夜过后,天色逐渐微亮。
  昨夜的突发事件,成为了街头巷尾的谈资,几乎到处都是窃窃私语的议论声。
  电视,杂志,报纸上铺天盖地的都是通缉令,通缉令上只有一张画像,二十八岁的朝鲜籍男子,朴正焕。
  早上,魏丹青走出家门,买了一份报纸来到一个早点摊要了一份早茶。

  魏丹青正翻看着手中报纸,看着头条新闻的时候,身后有人就走了过来。
  范旺红着眼睛,疲倦的冲着老板说道:“来一份肠粉给我······”
  魏丹青一份早点没吃完,范旺已经扒拉没了两碗肠粉一杯奶茶,然后仍旧意犹未尽的招手还要再叫。
  “昨天晚上的案子,很难办?”魏丹青皱眉问道。
  范旺叹了口气,抽出烟点上,咬着烟嘴皱眉说道:“难办?我他妈要是抓住这个越狱的朝鲜人,我说什么也得给他鞭刑抽死了,草他ma的,过年啊都不让人老实的在家歇着”

  “人家没准就是挑着过年的时候才越狱的,毕竟这是人最松懈的点,丨警丨察也是人么,年这个情怀只要是华人谁都无法舍去,选择昨天晚上越狱,正常!”
  范旺说道:“香港历史上第一次有人从赤柱监狱的第四监区跑出去,这个逃犯也真是块难啃的骨头,他昨天晚上在牢房里装病被送进了医务室,然后趁机袭击了狱警换上他们的衣服后潜出去把监狱的电闸给断了,同时外面还有同伙接应把高压铁丝网给剪断了,警方和逃犯追逃途中也交了火,这伙人不简单啊,半个香港的丨警丨察都没堵住他们”
  魏丹青顿时一愣,说道:“这么彪?什么来头”
  范旺犹豫了下,抻了半天才说道:“这个事其实说起来还挺麻烦的,逃跑的人叫朴正焕,他与一年前被抓,这个朝鲜人来香港是奉命要谋杀一个脱北的高官,但动手的时候因为一点岔子失误了被香港警方给抓到了”
  “怎么还搞出特务事件了呢?”魏丹青愕然问道。
  范旺摆了摆手,说道:“别管他是特务还是什么了,我来找你就一个事,除了警方以外,警务处也下了命令,让香港的这帮社团大佬给手下的马仔吩咐一下,黑白两百封锁这伙朝鲜人,上面的意见是务必破案,一个月之内”
  “行啊,我尽力吧”魏丹青点头说道。
  “老魏,帮帮忙,尽心点哈······”
  警方这次办案的力度是绝无仅有的,今天早些的时候,他们顺着那辆尼桑车就查到了兰桂坊附近的那家朝鲜餐馆,这辆车在最近三个月内一直就停在餐馆外面,使用的是餐馆的两个老板,平时很少和人接触,也不与人交谈,就连生意好像都不太怎么用心做。
  通过这辆尼桑,警方最后锁定,昨晚参与越狱的人一共有三个人,但让警方比较奇怪的是,墙内墙外的三个人是怎么如此配合的天衣无缝的,这里面估计肯定还有别的隐情。
  只是,现在大圈和警方都没有想到,这个越狱犯的逃跑,背后的功臣居然是大圈安邦和王莽。
  大年初二,京城,老莫西餐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