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441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绑匪都逃了”
  “呵呵,香港警方的办案效率,确实让人不敢恭维”韩文夏摇头笑了笑。
  “这个上面,是我掌握的一些资料,也是目前为止最详细的资料了,你拿过去看一下”黄连青指着桌子上的那份文件说道:“我另外再给你一个方向,你去查”
  “行,您说”
  黄连青抿着嘴,顿了半晌后才眯着眼睛说道:“这伙绑匪,目前有可能在金三角和掸邦一带活动,并且已经具有一定的规模势力了,还有······绑匪可能会和掸邦当地的军阀有些关系,其中有一个人叫赵援朝,他曾经是香港大圈的人,后来因为犯了案子,逃出了香港”
  “唰”韩文夏听完,顿时大惊,额头上一道冷汗禁不住留了下来。
  足足愣了能有半分钟,韩文夏才苦笑着摇头说道:“黄小姐,您要查的这个案子,有点,有点,呵呵·····太棘手了,太,这个,我······”
  黄连青皱眉说道:“你刚才说过,你们是最有专业素养的是私人侦探所,对么?”
  韩文夏咬牙说道:“对,没错,您说的我明白是什么意思”
  黄连青掏出支票本,从上面撕下一张支票后递给了韩文夏:“预付款你自己填,但我要提醒你的是,说到什么就要做到什么,不管查到什么结果都不要走漏任何的风声,任何人你都不需要告诉,只对我一个人负责,明白么?”

  “呼!”韩文夏长吐了口气,慎重的点头说道:“理解,明白”
  “查完之后把结果亲口告诉我,不要留下任何的书面内容”黄连青眼神忽然飘向窗外,轻声的说道:“价格你们随便开,但内容必须要真实!”
  大年三十这一天,香港的一个资深私家侦探所,共有四个人悄然赶赴泰国然后过境进入掸邦,调查黄连青被绑架的案子。
  原本这个案子,已经是个彻底的死案了,一是年限有点长,两年的时间所有的痕迹和线索基本都已经消失了,再一个就是作案的这伙绑匪消失的非常透彻,两年中从来都没有露过面。
  但,无巧不巧的是,黄连青偶然之间看到一个让她疑惑的身影,心中埋藏了两年的念头又悄然升起了,并且冒起来就一发不可收拾。

  只是,如今的黄连青对抓获绑匪其实并没有多大的想法,她只是想知道,自己那宗绑架案的身后,到底有没有那个人的影子罢了!
  这个决定,黄连青是在挣扎了许久之后才做下的,在这之前的半个月里,她几乎每天都在思索这件事,到底是查还是不查。
  查了,不是自己所想的那个结果,提着的心也能放下了那是皆大欢喜。
  不查的话,这件事可能会成为自己心里的一个魔障,也许永远都不会放下,还会让她茶不思饭不想。
  最关键的是,也是黄连青最怕的一个结果,那就是真查出来绑架她的人就在掸邦的话,自己该怎么办?
  当天,黄连青心情烦躁的去了大屿山,去了宝莲寺上香,至于她上香后许的是什么愿,那就无人得知了!
  大年三十的这一天,香港的天气很阴沉,早上的时候就有点乌云压顶了,到了下午就开始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过年的气氛仿佛也被这场雨给冲刷的淡了一点。
  阴雨,湿冷的天气,总是让人比较躁动和情绪不稳的,特别是当一场大雨来临的时候,人会更加的感觉有些不安。
  晚上十一点左右,雨下的越来越大,整个香港城区一半沉浸在大雨中,一半沉浸在了过年的气氛中。

  赤柱监狱,四监区,第二十六号牢房。
  “噗通”临近午夜的时候,号子里的一个犯人突然从床上滚了下来,摔在了地上。
  睡在另外一边的林非被惊醒了,迷迷糊糊的从床上下来,就看见床头这边有个人在地上打着滚。
  “我,草”林非把对方搬过来之后,就看见对方的嘴里往外喷着白沫子,两个眼皮直往上翻,双手勾勾着:“这个朝鲜人他妈的怎么回事?怎么睡睡觉就抽了呢”
  “非哥,我看他好像要死呢?”号子里的犯人被惊醒之后,全都围了过来,此时嘴里喷着白沫的棒子明显状态不太对劲,身体已经开始出现剧烈抽搐的模样了。
  “草,要死也别死这啊,真他妈晦气,赶紧叫人,让管教过来弄出去”林非不耐烦的吩咐了一声。
  “管教,管教!”
  “铛,铛”号子里的犯人敲着铁栅栏门,抻着脖子冲着外面喊道。
  足足过了好一会,两个狱警才赶过来,边走边骂骂咧咧的说道:“过年了都不老实,你们是不是欠收拾·······唰”

  两个狱警来了之后就有点懵,地上一个人翻身打滚的来回闹腾着,旁边全都是白沫子。
  “二十六号房,开门,有犯人体征不正常”狱警冲着对讲机喊了一声后,牢房门“哗啦”一下操着一边打开了。
  “怎么回事啊,他这是?”
  林非无语的说道:“谁知道了,睡着睡着人就从床上滚下来了,等我看见的时候就这样了,管教快点把人弄出去吧,草了,今天是三十啊,这过年的要是有人死在牢房里,下一年我们得他妈的晦气死”

  “行了,闭嘴吧”狱警更不爽了,年三十值班的人本来心气就不太顺,如果一摊上什么麻烦事的话,那肯定就更不爽了。
  两分钟之后,医务室里的两个人抬着担架就过来了,然后把地上的犯人放在担架上就往医务室赶了过去。
  人走了之后,铁栏门被重新关上,林非随手从对方的床上抓下一条被子就扔在了地上,指着小弟说道:“给我擦干净了,这味太刺鼻了”
  小弟抓起被子半蹲在地上,擦着刚才那个朝鲜人嘴里吐出来的白沫子,刚擦了几下后他就狐疑的说道:“大非哥,这味道怎么有点不太对劲,这么熟悉呢?”
  “你也吐过啊,有经验呗?似曾相识呗?”
  “不是,是闻起来有点,有点像洗衣粉的感觉呢······”

  于此同时,距离午夜十二点还有七八分钟的时候,倾盆大雨下,一辆关着车灯的车子缓速朝着赤柱监狱外围,距离大概二十米左右远,停下车后两个人穿着雨衣就从车上下来。
  赤柱监狱的围墙,高达两米二,上面布满了高压铁丝网,每隔五十米围墙上都会建造一个岗楼,上面有探照灯照射着下方,还有巡逻的狱警监控。
  几分钟之后,两个穿着雨衣的人影从车上搬下一堆东西,猫着腰来到围墙下,然后蜷缩在一处探照灯扫不到的死角处。
  同时,赤柱监狱,医务室里。
  被担架抬过来的犯人被送了进来,值班的医生挺不高兴的嘟囔道:“人放床上,你们去外面等着”

  两个狱警把人抬到床上,给他铐上了手铐子,然后退出医务室,医生翻了翻病人的眼皮,瞳孔中一切正常,随即又给他把了下脉搏,依旧无恙。
  医生疑惑的皱了皱眉,拿出听诊器放在了对方的胸口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