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233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水过滤好了,倒进锅里加热一下,开始洗菜了。马铃薯还好对付,大白菜就难搞了,没解冻的时候比石头还硬,一棵抡过去能把人砸得头破血流,解冻后又变得比糖化玻璃还脆,一掰就碎,等洗完了,都变成一堆大大小小的碎块了。这活萧剑扬可干不来,他和曹小强两个用81式军刺飞快的削着土豆,这个不会碎。
  菜洗好了,老炊系着围裙闪亮登场,抡动锅铲施展浑身解数,为大家烹制美味佳肴。萧剑扬就在一边看着,神情纠结……不出他所料,几锅铲下去,大白菜和土豆都变成了一团浆糊,还是发黑的那种。当老炊用黄脸盆将几盆浆糊盛上来的时候,曹小强的脸苦得可以滴出汁来了,这叫他怎么吃啊!
  蝰蛇尝了一口,味道怪怪的,你可以说它是浆糊,也可以说它是魔芋胶,反正不能说它是菜肴!他问排长:“你们平时就吃这种菜啊?”
  排长耸耸肩,说:“没办法,除了这个就没别的了……同志们吃不惯是吧?不要紧,我们还有些好东西,小李,去,拿几个牛肉罐头过来!”
  小李又跑进仓库里,拿来一箱牛肉罐头分给大家。萧剑扬眼尖,瞅了一眼写在箱子上的生产日期,小声对曹小强说:“1975年生产的,快跟我同龄了!”
  曹小强翻了个白眼:“我还在他们的仓库里找到了1971年出厂的大米呢!小时候我的梦想就是顿顿吃这种大米做的饭,一顿吃三大碗,不要菜都可以,现在我的梦想真的实现了!”
  萧剑扬说:“你小时候做的一定是噩梦!”拿出一包榨菜撕开包装,倒进碗里推到那帮笑呵呵的猛扒饭却不去碰那几盆浆糊的边防军面前:“同志们,谢谢你们的盛情款待,我们也拿不出什么好东西,就一包下饭的榨菜,吃吧。”
  那帮兵瞅了瞅碗里那一小撮泛着辣椒油的榨菜,眼里露出惊喜的光芒,排长都还没来得及客气一句,榨菜就没了影,只剩下一个碗底残留着一点红红的辣椒油的碗在那里晃呀晃的。
  蝰蛇也拿出两包撕开包装倒进碗里,让边防军战士分享,结果都一样,一倒出来就没了。这顿饭,铁牙犬中队就着一盆盆味道怪异的浆糊跟嚼蜡似的嚼着,而边防军战士则就着榨菜吃得眉开眼笑……
  这顿晚饭萧剑扬吃得非常痛苦,他在野外生存训练中吃过无数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就连蚯蚓都生吃过,自认为已经拥有一个无比坚强的胃了,但是事实证明他还差得远,西藏边防军端出来的饭菜就让他泪流满面。
  他这辈子都忘不了凿菜的味道。
  吃完饭后,大家坐到一块聊天,天南地北的海侃,绝大多数时候都是他们在说,兵站里的士兵们在听,不管他们说什么这些士兵都觉得很有意思。或许他们觉得有意思的不是他们说的东西,而是他们所带来的新鲜感。就这么点人呆在这个鬼地方,整整一个冬天,极少跟外界沟通,大家都无聊得恨不得一头撞死在石头上,好不容易来了一群完全陌生的人,他们当然觉得很有意思。这些士兵最大的愿望就是信件能来得及时一点,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大雪封山,鸟兽绝迹,信件自然也上不来,这可苦了那些有恋人的战士,几个月不能通信,电话更是想都别想,真的能把他们给活活逼疯。

  “那你们想给家里或者女友写信怎么办?”蝙蝠好奇的问。
  排长说:“在入冬之前先写好十几封信交给山下的干部,让他们帮忙每隔一段时间寄一封信出去,这样通信就不会断绝了。”
  海狼哑然:“这样倒是通信不断绝了,可是牛头不搭马嘴怎么办?”
  牛头不搭马嘴那是肯定的,他们再大的本事也无法预知女孩子在接下来给他们写的每一封信的内容吧,所以寄出去的信全是不着边际,把女孩子气得够呛,往往是西藏的山还没有变绿,他们就先黄了。这种事情非常普遍,所以驻守在兵站里的士兵都当茶余饭后的谈资拿出来说笑,哪怕事情是发生在他们自己身上。只是铁牙犬中队的士兵们看着都觉得有点儿心酸,曹小强小声对萧剑扬说:“我突然发现我们部队每个月能给外面打两个电话真的是太好了。”

  萧剑扬深以为然!
  果然还是比烂最容易让人满足啊……
  在兵站里度过了一个难忘的夜晚,第二天,铁牙犬中队在兵站全体战士的欢送下上车,继续前进,驶向他们的目的地。
  他们的目的地是林芝。
  林芝地区地处藏东南雅鲁藏布江下游,平均海拔3000米左右,海拔最低的地方仅仅900米,气候湿润,景色宜人。其主要城镇和景区有错高湖景区、八一镇、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景区。其中首府八一镇位于尼洋河畔,是该地区政治经济及文化中心。这里风光瑰丽,物种众多,高原挺拔的西藏古柏、喜玛拉雅冷杉、植物活化石“树蕨”以及百余种杜鹃等等应有尽有,素有“天然的自然博物馆”、“自然的绿色基因库”之称。其中布裙湖一带还是传说中野人经常出没的地方。

  当然,这些美好的东西与绝大多数驻藏官兵无缘。对于驻藏官兵而言,在西藏服役意味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风吹沙打、紫外线的过分灼烧、以及那99.75%的高原病发病率、100%的肌体器官变形,以及冬季大雪封山时那种能把人活活逼疯的孤独与寂寞。高原面前人人平等,哪怕是在机关工作的军官也是一样,比如说眼前这位少校,一张脸被晒得红通通的,眉毛都脱落了很多,显得很稀疏,“浓眉大眼”这个赞美一个男人帅气的词语肯定没有他的份了。高原那干冷干冷的风在他手背上割出一道道小小的血口,也让他的嘴唇干裂,没有一点红润的色泽,跟松树皮似的。但他的腰杆挺得跟标枪一样直,宽阔的肩膀,高昂的头颅,支撑起一名军人独有的刚强与骄傲。铁牙犬中队向他立正,敬礼,他还礼,声音有些沙哑:“同志们好,我是西藏军分区情报部门的,姓李,欢迎来到林芝。”

  蝰蛇说:“我绰号蝰蛇,部队的番号不方便说,相信你也明白。”
  少校说:“我明白。上车吧,我带你们去边防军司令部。”
  铁牙犬中队将那两辆从成都一直开到林芝都快散架了的小卡车扔下,坐上少校开来的车,直奔林芝市区。
  卡车载着铁牙犬中队在城区公路间穿梭,而萧剑扬、曹小强这帮土包子则看什么都觉得新奇,好玩,啧啧称奇。曹小强说:“太漂亮了,等任务结束之后,我一定要弄几株格桑花回去种!”
  日期:2018-07-08 18:1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