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囚牢》
第168节

作者: 莱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走到床边来抱住我,说:“何秋你没事吧?”

  他脸上又是一阵的惊魂不定。
  我死死抓着他的手,说:“你怎么才来呀?差一点就晚了,那个混蛋!”
  他死死地抱着我,抱得我都感觉到疼了,你他脸上是一阵一阵的后怕,说:“抱歉,是我来迟了,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你。”
  “我没有想到,在我自己的地盘也会有人敢欺负你,对不起,何秋,以后我一定不会再让你发生这种事情了。”
  我抱着他,躺在他的怀里,觉得他的怀抱温暖又安全,心头的委屈恐惧一下子释放出来,抱着他一阵的嚎啕大哭。
  而赵炎崇则是抱着我,拍着我的背,温声细语的安慰我。
  我什么也顾不得了,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这一刻我忘记了,其他的所有人忘记了我的处境,心里面满满的只有赵炎崇。
  我觉得特别的委屈,自己为什么要遇上这种事,可是更多的是那被宠爱的感觉,对赵炎崇的喜爱也在胸口悄悄的蔓延,以星火燎原之势占据了我的整个心房。
  哭了一阵过后,我感觉到身体里的那阵滚烫的麻痒感又冲了上来。
  我晃晃脑袋,觉得有些热,然后就把碎掉的衣领又拉开了一些。
  可是哪怕身体再热,也及不上赵炎崇的体温热,可我一点都不想放开他,反而往他怀里贴得更紧了一些,把嘴唇贴在他的脖子上轻轻的磨搓。
  赵炎崇愣住了,僵住身体说:“何秋,你这是在做什么?”
  我抬起朦胧的眼睛,嘤咛了一声,说:“我不知道,我好热,我不知道我怎么了,你抱紧我一点,我好难受。”
  然后把自己更加紧密的送进赵炎崇的怀里。
  赵炎崇干涩着声音说:“何秋,你知道你这是在做什么吗?你要是现在放开我的话,我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你在贴近我一点,我就忍不下去了。”
  我哼哼着,完全不去管他说的什么,而是自顾自的把嘴唇贴在他的嘴巴上。
  赵炎崇发出了一声嘶吼声,然后把我推倒在了床上。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我的意识才渐渐的清醒了过来,我浑身*的躺在赵炎崇的怀里,我们两个人做了什么一眼便知。
  我脸色白了一白,想要从赵炎崇怀里挣扎着坐起来。
  但是赵炎崇紧紧的抱住我,紧张的说:“你是不是要离开我?你别走。”
  他没有睡?我惊讶的抬起头,看到的是一张紧张惊慌到万分的赵炎崇的脸。
  他说:“对不起,是我不好,我没有把持住,明明知道你中了药,居然还做出这么趁人之危的事情,你打我骂我都可以,千万不要离开我好吗?是我错了。”
  我还没有说什么呢,他就这么干脆利落的认了错,这让我不知说什么才好。
  我轻声说:“我没有说要离开你,你不要胡思乱想了。”
  我捡起丢在床边的衣服,一件一件的套上。
  赵炎崇悄悄地看着我的神色,见我没有恼火的意思,才也才慢慢的穿上衣服。
  但是我们两个刚穿到一半的时候,忽然门外面传来一阵的喧哗声,其中一个叫得最大声的就是赵甜甜,我一眼就听出来他尖利的嗓音了。
  他大声说:“就是这个房间,我看到了那个女人不知羞耻的勾引了一个男人,齐哥哥,他真的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和他离婚好了,他就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不配做你的妻子。”
  然后是钥匙叮当响的声音,然后门被一把推开,好几个人冲过来,我和赵炎崇也毫无预兆的暴露在了这么些人面前。
  或许是赵甜甜顾及到齐桓的面子,带来的人并没有几个,有赵夫人和赵先生齐桓,还有他自己而已。
  他得意洋洋的说:“妈,你看吧,我就说赵甜甜那个女人不是什么好东西,明明有的是喜哥哥的妻子了,还要勾引我哥,今天又去勾引了另外的男人,他就是个出轨成性的坏女人,我们赶紧把他赶出去好了。”

  而赵夫人赵先生和齐桓早就铁青了脸色,赵甜甜一边在嘴里叽叽喳喳的说着,一边看过来,在看到我身边的男人是赵炎崇的时候,吓得愣住了,大声说:“怎么会是这样!哥你怎么在这里?我安排的明明不是你……”
  赵甜甜这个蠢货,我还没揭露他的阴谋,结果他自己就把事情和盘托出了。
  赵炎崇铁青的脸色,把一旁的被单拉过来,裹住我的身体。
  虽然我已经基本上穿好衣服了,但是这房间里的味道和床上那一片狼藉,都揭示着我们刚才做过什么,而我的裙子被撕掉了一半,这时候是肯定不好见人的。

  赵炎崇一片坦然,捡起落在地上的衬衫给自己穿上,那衬衫是直接被他扯开的,扣子几乎掉了一半,所以哪怕穿上了一路则大半的胸膛,可是赵炎崇毫不在意,眼中一片的自信。
  他坦然的对赵夫人说:“妈,事情到底怎么样。我想你心里自有判断,不用我说了,我可以明明白白的告诉你,我爱何秋,现在他已经成为我的女人了,我要娶他。”
  “你敢!”
  异口同声的声音,赵夫人,赵先生和齐桓,大声的说出了这句话。
  齐桓不由分说,冲上来就冲赵炎崇的脸上打,赵炎崇早有准备,连忙躲开了,提着拳头冲上去和齐桓打在了一起。
  赵夫人原本脸上其差无比,但是见到齐桓和赵炎崇打起来了,连忙大声说:“别打了,别打了,有话好好说,不要打我儿子。”
  我的是冷冷的看着赵甜甜,却也懒得和他说什么,裹着床单就走出了这个房间,回到我自己的房间里。
  事情都已经发生到这个地步了,我还能再说些什么,而且我对赵炎崇其实也不像我我想象中的那么生气,反而有种尘埃落定的感觉。
  那么事情就这样吧,我没有办法再欺骗自己我不喜欢他。
  从心理年龄上来说我只有十八岁,在我刚刚从一个陌生的地方醒来一开始,我就遇上了赵炎崇,他帮助我,给我一个工作,从始至终都真诚的对待我。

  而他又是一个那么优秀的男人,我沦陷得理所当然。
  既然两个人两情相悦了,而赵炎崇也向赵夫人承诺,他会娶我,那我想我是愿意嫁给他的。
  只是对不住熙熙,也违背了和齐桓的誓言。
  可如果没有今天这件意外发生的话,我或许还在纠结,遵循着和齐桓的诺言,哪怕心里再没有着落也坚持下去,哪怕再不喜欢齐桓,也不会和他解除这段婚姻关系。
  可是既然这件意外发生了,从法律上来说是我背叛了齐桓,我会净身出户,一丁点东西都不会带走。
  我会和他离婚的,我打定了主意,心里轻松了一些。
  我来到浴室,打开水龙头,往浴缸里放了水,然后泡了一个澡。

  我洗干净身体走出来,换上睡衣,躺在床上睡觉,不去管外面的纷纷扰扰。
  不管是齐桓怎么生气,且等我醒过来之后再和他解释吧。
  直到肚子饿得不行,再不吃点儿东西我就要饿死了。
  这一觉睡了不知道多少个小时,中间断断续续的醒过两次,但是又因为实在太困,不愿意睁眼,又迷迷糊糊间再次睡了过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