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囚牢》
第167节

作者: 莱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炎崇轻笑了声,也压低了声音在我耳边说:“不疼,一点都不疼,哪怕是你把我两只脚全踩肿了也不疼。”
  “俗话说,打是亲骂是爱,我且就当做是你爱我吧。”
  他的手紧了紧,与我紧紧的贴在一起,他的呼吸喷在我的耳垂,又引起我的一阵发颤,让我更加的难以克制。
  一曲音乐刚刚结束,我立即松开了他的手,走到了一边去,没有给他任何挽留的机会。

  身为今天宴会的主人之一,同样是未婚的青年才俊,而赵炎崇也收不到了许多适婚年龄女人的觊觎。
  我刚一离开他,就有好几个女人把他团团围住,与他叙旧,希望可以和他跳下一支舞,所以他连追我都抽不出空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离开,看我的眼神儿又爱又恨的。
  我冲他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走到一个角落里。
  服务生端着饮料四处往来,我叫了一杯过来,从他托盘上拿了一杯酒。
  那是一杯火红色的饮料,液体上面是红色的,下面是透明的,点缀着一颗可爱的红色樱桃。
  我闻了一下,有一点酒味,但应该不严重,只是那种度数低的鸡尾酒而已。

  虽然我酒量低,但是长一点鸡味鸡尾酒应该没有问题吧,我便这样想着,便喝了一口酒。
  那种酸酸甜甜的味道带有酒类的辛辣感,在我的喉咙里花开,这酒有点好喝的,我又喝了一口,不知不觉就把一整杯都给喝完了。
  喝完这一杯,我就不敢再叫了,只是走到长桌旁取了一些点心,坐在角落里品尝着甜点。
  赵甜甜还在舞池里,死死地抓着齐桓不放。
  而齐桓眉头轻轻皱着,似乎有些不耐烦。
  我知道他那个这个人平常是喜怒不形于色的人,虽然现在只收起了一点霉头,可是他心里一定是不爽极了。
  但赵甜甜似乎毫无觉察似的,只是紧紧抓着他,利用他不敢在这时候翻脸,一个劲儿的纠缠他,让他与自己跳舞。
  间或赵甜甜冲我投来一个得意的眼神,我毫不在意,继续吃我的小点心。
  但是过了一会,我慢慢到察觉到了一点不对劲,我喝下去的酒在我的胃里开始灼烧发酵,那灼烧的感觉冲向我的四肢百骇,尤其是往我小腹底下钻,让我浑身都感觉到了一股麻痒感,似乎在渴望着什么。

  那鸡尾酒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居然会让人浑身发热。
  还是我昨天,不小心着凉了?
  我疑惑的想着,旁边一个人把我叫起来说:“哎呀,你的脸,发烫?这是怎么了?你没事吧?”
  我说:“我没事,可能是发了烧,我回去休息一下就好了。”
  我站了起来,但是但可能是站的猛了,你觉得一阵的头晕目眩,那种灼烧感烧得我意识都不清醒了,眼前也开始变得模糊,身上滚烫滚烫的,脑子里只想着一件事儿,可是我又不知道那具体是什么事情。

  我只好循着记忆中的方向,往我的房间处走,刚才身旁的那个人走过来拉着我说:“何小姐,你没事吧?我带你去休息。”
  他然后不由分说的抱着我,走进了一个寂静的走廊,我晕晕乎乎的靠在他怀里,临走之前不经意间瞥向一个方向,却看到赵甜甜一脸奸诈笑容看着我,仿佛奸计得逞。
  我看到他那个笑容,觉得有些不妙,而抱着我的这个人开始对我上下其手,在我的腰部和胸部摸来摸去。
  我生气极了,打了他一巴掌,大声说:“你这是干什么?你放开我,混蛋!你要对我做什么!”
  他色眯眯的说:“何小姐呀,你可真是个美人儿,要是能和你这么漂亮的女人睡一觉,我可真是死也愿意了。来,让我尝尝你的味道怎么样?”
  他说着,散发着臭味的嘴唇就往我脸上凑,我恶心的偏过头去,又拍了他一巴掌。
  这一巴掌我用了十足的力道,把贱男人打的歪过了头去,他气哼哼的说:“混蛋,贱女人,居然还敢打我?”
  “我听说你是个人尽可夫的东西,结了婚还和其他男人纠缠不清,你装什么贞洁烈妇呀,咱俩玩玩不行?”
  我一把推开他,靠在墙边,一边喘气,勉强维持着清醒,说:“你是听谁说的?我不是那种人,你离我远点,你找错人了。”
  他长得贼眉鼠眼的,眼里色眯眯的,全是淫欲,他笑嘻嘻的说:“不不,没有找错人,找的就是你,赵甜甜跟我说的一清二楚,她给你下药,让我和你睡一觉,完了他还能给我钱,这种好事哪里说去?”
  “你这种绝色美人,哪怕是一分钱都不给我,不给我让我白上,我也乐意呀。”
  “不不,让我给你钱都行!心肝宝贝,你就从了哥哥我吧,等你跟了我,你要什么我都给你,给你买栋别墅好不好?”

  说着向我扑来,我连忙向前跑去,可是我的身体里下了药,那个男人却是清醒的让我难以摆脱掉他。
  我跑了几十米远,但是别墅里往常都到处都是有人,可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什么人一个人影都没有瞧见,我心里更加绝望了,难道今天就要被这个这个男人给玷污掉了?
  赵甜甜那个女人,本以为他只是性格刁蛮,任性了一些,可是没想到居然做出来这种恶毒的事情,我以后一定饶不了他,!且等我脱了身再说。
  对了,对了,我还有手机,我顺利往前跑了一段路年,掏出我的手机,迷迷糊糊打开。

  我的头脑昏昏沉沉,也不知道按到了哪个号码,或许是110,或许是我通讯录里的某个人,接通了电话,便大声喊:“救命,快救救我!”
  电话另一头传来赵炎崇焦急的声音,“何秋你怎么了?你在哪里呢?发生什么事情能告诉我,快告诉我!”
  我吓得放声大哭,却想起来自己身在何处,我只知道这是赵家的别墅,却看不清具体是哪里,大概是某个地方的走廊吧?
  我哭着说:“赵炎崇,有个人在追我,他要欺负我,赶紧来救我啊!我好害怕!”
  我还没说完,就那个男人就从身后面追了上来,一把打掉我的手机,用脚把手机两个粉碎,狞笑着说:“小妞,你可别纠缠了,就随了大爷,我技术好着呢,一定让你*。”
  我再也挣扎不脱他,被他扛起来,拉开一个房间的门,把我丢在床上。
  我一边奋力挣扎一边大声哭喊:“你放开我!赵炎崇,你在哪里?你快来救我!救命啊!”
  他笑嘻嘻的说:“你倒是叫呀,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他一把撕开我的裙子,真想要压到我身上来。

  但是忽然门被重重地撞开了。
  我抬起朦胧的泪眼望去,却只见赵炎崇怒气冲冲的走进来,提起拳头就砸的那个人的脸上。
  那个人被打的痛呼了一声,倒在地上。
  赵炎崇不由分说的骑在他身上,就是一顿胖揍,那人从刚开始还想还回去,紧接着发现自己完全不是赵炎崇的对手,然后开始求饶。
  赵炎崇丝毫不理会他,只把他打晕了过去,才像丢死狗一样,拉开窗户的门直接把人丢在了窗户外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