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439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一出来,咱们家大哥就彻底形影孤单了,大圈也就差他这一个没有到位了”王莽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兄弟,你出来的正是时候,咱们已经今时不同往日了”
  冯智宁进去那时候,大圈正苦着呢,基本属于挣扎在贫困线上,如今他一出来确实赶上大圈崛起的好时候了,跟那些成型几十年的社团虽然没办法比,但至少底子已经厚起来了,而等到安邦再出来的时候,大圈必然又是另外一番景象了。
  众人给冯智宁接上车后,就开回市区,按照香港这边的习俗领着他去了一趟三温暖,然后在酒楼又摆上了几桌酒席,给冯智宁去一下晦气。
  到了晚间的时候,众人喝的都有点多了,在从酒店出来的时候,冯智宁就想起来高丽棒子交给他们的那张纸条了。
  “莽子,你跟我跑一趟呗?邦哥在监狱里欠了一个北朝鲜的人情,答应替人送点东西出来,刚才我给忘了,你现在正好跟我去一趟吧?”

  “这监狱,都让你们蹲出国际友人来了?”王莽诧异的问道。
  “哎呀,当初邦哥不是被人给算计了么,差点把命都给丢了,就是这个棒子给头风报信的,所以啊欠了这么大个人情那得还给人家啊”
  “那要这么说的话,确实得还上了,地址?”
  “兰桂坊那边有一家朝鲜菜馆”
  “行,走吧”王莽一转方向盘,车子拐了个弯之后上路,奔着兰桂坊那边就开了过去。
  一个多小时后,王莽和冯智宁开着车来到兰桂坊一带,两人捋着道一路往下找,足足找了半个多小时,才在一条胡同里面,看见一家挂着棒子文招牌的饭馆。
  “是这里吧?”冯智宁仰着脑袋皱眉说道:“找了这么长时间,就看见这一家,再找就他妈跑香港外面去了”
  “嘎吱”王莽踩了脚刹车说道:“是不是也不找了,我都快开吐了,这还没醒酒呢,就折腾了两个多小时,下车”
  “咣当”两人下车,走进餐馆。
  这家餐馆看着挺简陋的,里外全是油渍,灯光昏暗,屋里也没摆几张桌子,看起来非常的萧条。
  只有两个看不清容貌的男子趴在桌子上,似乎在打盹。
  王莽和冯智宁进来,刚推开门,趴在桌子上打盹的两个男子瞬间被惊醒,就好像他们本来就没睡眼睛一直盯在门口一样。
  这俩人都属于青壮年,三十岁左右颧骨比较高,脸上两边还有着明显的山炮红,单眼皮鼻梁高挺,身材不算太壮硕,确实是典型的棒子特征。
  “你们的,能不能的,听懂我的话·····”王莽憋了半天,才整出一句磕磕巴巴的话来。
  “棒子,又不是鬼子,你整错了”李奎捂着脸叹了口气。
  对面两人盯着他们打量了片刻,其中一人才操着半生不熟的普通话问道:“你们找谁?这里已经打烊了”
  “啊,能听懂国语啊?”王莽笑了笑,然后问道:“你们有没有认识的人在赤柱监狱?有人拖我们给你带个信”
  “唰”王莽说出赤柱监狱这四个字的时候,对方明显身子绷了一下,随即全都站起来,谨慎的问道:“你们怎么会知道的?”

  王莽懒得跟他们解释,交流不太通顺,再一个他就是递信的人,实在没心思跟他们再说下,就从身上拿出那张纸条递了过去:“我们也有朋友在那,他托的我,信在这你们自己看吧”
  王莽递过去的时候,对方伸手接了过来,当他手臂伸过来的时候,胳膊上的袖子就往上缩了一下,王莽隐约看见这人的手臂上部有一截纹身漏了出来。
  对方接过纸条后,打开低头扫了几眼,脸上顿时一片惊异,随即言语之间就客气了不少:“确实是我们的朋友,谢谢你了”
  “行,没找错就可以了,说谢就不用了,我们也是举手之劳”王莽说完转身就走。
  走出餐馆,回到车上,王莽又回头看了一眼,那两人则是打开门把卷帘放了下来,然后屋内灯光随即熄灭了。
  “这两个棒子,不太对劲啊·····”
  冯智宁愕然问道:“什么不对劲,啥意思?”
  王莽皱眉说道:“我刚才把那张纸递过去的时候,那人伸手过来我看见他胳膊上有个刺青,好像画的是白头山,我以前听援朝说过,北朝鲜那边有一支部队,专门服务于他们那位姓金的伟大领袖,人数比较少,但个个都是死士,跟我们这边中nan海保镖是一个道理,这个部队里的人当初被选上之后都会进行洗脑,只效忠领袖一个人,在胳膊上刺上白头山的画像作为象征,而北朝鲜的这个部队向来不在外面活动,所以我要是没看错的话,那这两人可有点奇怪了”

  北朝鲜那边叫白头山,但在国内却叫长白山,这座山之前是属于中国领土的,但五几年的时候臭不要脸的棒子好几次找到毛太祖,说白头山是他们的圣山,希望伟大的中国人民能赠与他们,棒子一直从五十年代哇啦到六十年代,最后太祖不知道为什么就把长白山南边一半给朝鲜划了过去。
  所以,北朝鲜国内把姓金的人都称之为是拥有白头山血统的人,那意思是高贵无比的,是很尊崇的。
  这只部队人数大概没过百,就是赵援朝之前所说的那个,训练的时候在三九天被踢到鸭绿江里的那个部队。
  赵援朝说的还是轻松了点,被踢到江里只是其中一方面,整个冬天他们在外训练的时候都是赤膊的,训练场就在白头山下,天天都光着膀子在外面跑,而受到极其严苛训练的背后,他们只有一个宗旨。
  保卫伟大领袖,哪怕是牺牲自己的性命。

  再说另外一头。
  王莽和冯智宁走了之后,餐馆里的两个人就把门给锁上了,然后关灯来到后面一间小屋,其中一人拿出一个蜡烛和一盆水,点上蜡烛之后用手在水上沾了一下,然后放到烛火上稍微的过了几次。
  渐渐的纸上原本的字迹消失了,变成了一副简陋的构造图,这是几十年前用来传递隐蔽消息的一种方式,用米汤加上碘酒在纸上写字,等干了之后写的东西也就隐去了,能保持四五天左右。
  纸上的图案虽然画的非常粗糙,但如果是吃住监狱的人看见后,却能一眼就看出来这是监狱内外的简单构造图。

  两个北朝鲜的棒子看见纸上的图案后都情不自禁的松了口气,随即两人打开灯,搬开身后的一张床,然后趴下身子用手扣开了床下的地砖。
  “咣当”一个铁箱子被两人抬了出来,打开箱子后,里面赫然露出一堆崭新的枪械和弹药。
  而之前那张纸上写的几行朝鲜文,则是对赤柱监狱的构造介绍。
  两相一结合,被港人视作固若金汤的赤柱监狱,就彻底的展现在了这两人的眼前。
  一晃几天过去了,此时临近年关,还有几天就要过年了,大圈在香港的人陆续回返内地准备过年。
  而香港这个时候也开始热闹了起来,论年的氛围这里比内地还要重,港人重视的程度更是多种多样,整座城市几乎都融入进了喜悦的氛围中。
  这一年大圈过的还算不错,除了安邦尚在监狱里没有出来,其他一切的发展都是欣欣向荣的趋势,所以大部分人都回去了,只有连城和魏丹青留在香港没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