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959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湿龙婆见我归来,面色欣喜,躬身就要朝我跪拜下来。眼下我的身份还不能让金山寺的僧人知晓,既然金山寺找是来找我的麻烦的,就没必要将玉佛寺牵扯进来。不然待我离开后之,玉佛寺恐无宁日。想及此处,我朝着湿龙婆递了一个眼神。他似乎也明白了我心中所想,连忙止住了身子。
  阿拉提似乎此时才反应过来,在我身边小声道了谢。我摆了摆手,示意不必拘礼。随即,我朝着那龙普走了过去,淡淡说道,“不知金山寺的高僧今日前来有何指教。”
  那龙普似乎并不喜欢仰着头说话,也站起身来,略带笑意,轻声回道,“阁下难道不知?”
  我见他这般表情,与当初的妙绝和尚并无二致,让我心生厌恶。我也不和他废话,直接开口询问今日前来到底想要如何了结我与金山寺的恩怨。
  那龙普听完我的话,点点头,说道,“阁下短短一月便到了阳神天师初期境界,天赋算的是上佳。你无故打伤我金山寺的龙婆,原本想废除你的修为便罢了。但我也知晓修行不易,你能有此等修为更是难得。所以,我今日且饶过你。不过你的罪责可免,玉佛寺包庇之罪却不可逃,我需要玉佛寺一物作为交换。”

  这话显然才是他的真实目的,距离我打伤那龙婆奎已经过去一月之久,金山寺都未曽上门,偏偏此时找来了,绝对是蓄谋已久。不过,我依旧有些疑惑,玉佛寺内没有龙普以上的高僧坐镇,但地位又很高,按理来说,早就该遭到他人觊觎,金山寺以前不发难,为何会选在此时忽然发难?
  若说是以前找不到理由,此时借用我的理由,似乎也不可能。要知道,恶狼捕食时候可不会讲道理,力量悬殊之下,甚至强词夺理都不需要,一定是近来发生过什么事,让金山寺彻底失去了顾忌。
  我侧过身子,小声询问湿龙婆这一月内究竟有何变故。那湿龙婆听我提到此事,面色有些凄苦,叹了口气之后,开口与我详细说明了情况。
  从他口中得知,泰国佛教并不像华夏那般与世无争。泰国佛教每三年都会举行一次大比,来重新划分各个寺庙的等级。由于玉佛寺的历史特殊性,历届大比皆不参与,大比的结果也不影响玉佛寺的地位。今年恰好到了大比的时候,湿龙婆像往年一样,打算前往皇宫与国王商议大比的流程。可没曾想国王却突然提出让玉佛寺也参加今年的大比。

  泰国国王虽不干俗世之政,但在这宗教事务之中,却有着一言九鼎的力量。
  湿龙婆心中疑惑,询问国王为何突然有此决定,但国王却闭口不答。此时玉佛寺实力低微,整座寺庙内有龙婆称号的只有他一人。而龙普都已经被送去伺奉九灵之力了,不能随意出入。
  但这事乃是玉佛寺的机密,根本不能对外宣扬,也不能让国王知晓。否则的话,形势只会更差。
  情急之下,湿龙婆只好以寺内众位高僧皆已年迈为由,试图让国王收回成命。不料,那国王听完他的话却勃然大怒,告知他若是不参加,玉佛寺即刻搬出大王宫。
  君无戏言,若玉佛寺真的搬离了大王宫,就意味着玉佛寺失去了官方支持。以他们的实力,在众多寺庙之中只能排在末流。无奈之下,他只好死中求活,应下此事。
  回到寺庙之后,湿龙婆依旧想不明白究竟为何会发生此事。以玉佛寺的地位特殊性,一直以来,都遭受其他寺院的嫉妒,其中尤以金山寺为甚。这些寺院为了竞争,动用什么手段也不奇怪,但问题是玉佛寺向来是皇家寺院,整个皇室也一直站在玉佛寺的立场上的,这次国王的态度转变,着实太过奇怪。
  思来想去也弄不清其中缘由,湿龙婆只好也不再纠结于此,既然国王已经下达了命令,玉佛寺只能遵守。
  最终大比的结果并没有出乎意料,玉佛寺排在倒数。按照规定,玉佛寺历来的泰国佛家首座的位置必须交出来。
  湿龙婆虽说心有不甘,但此事已成定局,自己无力回天,只能依律执行。但此时那金山寺的龙普庄却站了出来,向国王进言,既然玉佛寺已经失去了首座的位置,就应该搬出大王宫,让位新任首座。国王听到这话,倒是没有立即答应,只是说玉佛寺之事干系重大,需要皇族内部商议之后才能决定。
  就在这个关键当口,金山寺的人便迫不及待的找上了门。

  听完他的话语,我眉头微皱,心中有了思索。先前湿龙婆讲到这国王的态度发生转变,结合那金山寺龙普庄的进言,我便意识到了那国王和金山寺之间必定有所交易。也不知金山寺提出了何种诱人条件,才能让国王放弃一个对佛家意义重大的寺庙。
  我一时也无法猜出其中缘由,不过结合先前那金山寺龙普的话,不管背后有何阴谋,但今日他们的目的,显然是他口中提到的玉佛寺中一件东西,至于找我麻烦,自然只是一个由头。
  从这件东西入手,或许能弄明白他们背后的阴谋。
  想到此处,我立刻询问湿龙婆,这玉佛寺中到底有何宝物。不料他却摇摇头,告知我,玉佛寺内除了一些典籍之外,并无其他贵重之物。
  听完他的话,我心中更加狐疑。这佛家典籍对佛教中人固然有很大的吸引力,但金山寺既然能够与玉佛寺争斗多年,想必其底蕴也十分深厚,尤其是这龙普修为如此之高,肯定不会缺少这些佛家典籍,显然不可能图谋这些。
  莫非是湿龙婆没有如实相告?
  我再次询问之后,湿龙婆却苦笑着说,此时已经到了危急存亡之事,如果真有什么宝物,他宁可拿出来护佑全寺,自然不会故意隐瞒。
  他这话情真意切,显然不是说谎。只是金山寺既然已经找上门来,手中定然已经掌握确切消息,否则绝不会有这般贸然举动。兴许这宝物的确存在,只是湿龙婆并不知情罢了。亦或者,这交换宝物之事也是一个由头,而真正目的另有其他。
  如此看来,此事详情依然只有金山寺的人才知晓。
  不过这金山寺龙普实力不凡,想要从他口中套出东西,想必得耗费一番功夫。
  略一思索后,我心中也有了计较,抬脚走上前去,对那金山寺龙普开口道,“我们商议过了,不管你们想索求何物,只要你能将我击败,那件东西你便拿走,玉佛寺绝无二话。”
  听到我这么说,那龙普目光之中闪过一丝戏谑。显然认为我这阳神初期的境界,还不足以与他抗衡。不过我这番话,倒是正合他心意,于是他也没有废话,直接点头应了下来。

  待他答应之后,我又继续道,“你我皆有阳神修为,此处空间狭小,无法放手施为,不过玉佛寺后有一处荒地,那里空间颇为宽阔,不如我们到那里交手,你看如何?”
  听完我的话,那金山寺龙普还没回应,这边湿龙婆却是面色惊恐,连忙伸手拉了拉我的衣袖。
  我自然知道他是害怕金山寺龙普会发现那块荒地的秘密,不过我心中自有计较,只是朝他点了点头,示意他毋须担心。
  日期:2018-05-07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