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224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家七手八脚将所有行李都搬上车,然后陈虎开车,苏红和陈静两个座在后面,汽车驶出停车场,汇入一片车流之中。自改革开放以来,上海便步入了高速发展的轨道,凭着自己得天独厚的优势,在招商引资、对外交流、进出口贸易等各方面都占尽优势,整座城市几乎是一天一个样,高楼大厦像雨后春笋一样疯长,宽阔平坦的公里和优美的绿化带像一轴轴画卷在城市中铺展开来,一条条车流流水似的在公路上流淌着,现代都市的繁华扑面而来。苏红笑说:“陈静,我们只是在国外呆了一个多月吧?回到上海就有一点不大认识路的感觉了,上海发展得也太快了!”

  陈静说:“是啊,简直就是一日千里。”她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陈虎:“爸,这段时间有没有人给我写信?”
  陈虎说:“有啊,一大堆。”
  陈静问:“都是些什么人写的啊?”
  陈虎得意地笑:“当然是你的仰慕者写的啦……看写信地址,都是你的同学。”

  陈静哦了一声,失望之色溢于言表。她说:“先送我去学校,我得回宿舍一趟。”
  陈虎有点意外:“这么急?有什么事吗?”
  陈静吱吱吾吾的说不出来,苏红眼珠子一转,说:“我们去之前很多同学都拜托我们帮他们带点东西回来,我们总不能失信于人吧?”
  陈虎咕哝:“那也不用这么急吧?”话虽如此,他还是把车开往复旦大学。没办法,就这么一个女儿,捧在手里怕融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这点小小的要求自然是要满足的啦。
  汽车开进了校门,还没停稳陈静便推开车门跳下去,跑向宿舍楼,苏红也是一样。
  陈虎叫:“不是要拿东西给同学们吗?回来拿东西去啊!”

  陈静头也不回:“回头再拿!”也就一句话的功夫,她便跑到学生公寓去了,真是够快的。
  陈虎看着女儿的背影直摇头。
  陈静一口气冲上三楼,直奔信箱。苏红动作比她还快,明明下车比她晚却抢先一步跑到信箱前,就这么大咧咧的翻箱倒柜。她从里面取出一大撂信,一封封的看,发现不是就扔回去,转眼之间她手里就只有几封信了。
  “校花,你的!”她将四封信递给陈静,而她手里还有三封,那是她自己的。

  然后这两位各自转过身去,一封封的看信封上的寄信人地址和名字……
  三十秒钟之后……
  陈静叹了一口气,将信叠好,走向宿舍。
  苏红追上来,小声问:“他没有给你写信吗?”

  陈静摇头,失望之色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
  “有没有他给你的信?”她问。
  苏红耸拉着脑袋:“也没有……”打开宿舍大门,随手将那一撂信扔进抽递里,再一甩将背包扔到床上,往床上一瘫,发狠的捶着床板哇哇大叫:“该死的,快五十天,快五十天了,居然一封信都没给我写!气死我了,气死我了,啊————”
  陈静默不信声,将信扔进抽屉里。这些信都是她的追求者写的,其中不乏阳光帅气风趣幽默的校草,但是很遗憾,并没有她最在意的人的信,所以她都提不起劲来像以前那样将每封信都认真看上一遍,然后再简短而不失礼貌地给对方回一封信以表示对对方的尊重了,她只能坐在床上自己生闷气。

  太过份了,在飞机上她还跟苏红打赌说自己回去能收到多少封萧剑扬的来信来着,结果倒好,零蛋!近两个月的时间,居然一封信都没给她写?我的老天爷,你有这么忙吗?
  气,真的很气,好想砸东西!
  苏红捶着床板发狠:“我发誓,再理睬那个家伙我就是小狗,而且是最丑最丑的癞皮狗!!!”
  都咬牙切齿了……

  陈静也咬牙切齿:“对,以后再也不下那两个家伙了,太让人失望了!”
  苏红哼了一声,跳了起来,大咧咧的说:“奇怪了,我们干嘛要为没有收到某个根本就不把我们当回事的家伙的信而愤愤不平啊?他谁呀?”
  陈静说:“对,他谁呀?又不是没了他地球就不会转了。”
  苏红用力点头:“对!我们是何等人物,从小到大都只有我们放男生鸽子,还从来没有哪个臭男生敢这样对我们的……陈静,我们走,该吃吃该喝喝,实在无聊了就去吊凯子,用事实告诉那两个家伙,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生大把,想让我们在他们这一棵树上吊死,门都没有!”
  陈静深以为然:“对极了,想让我们在一棵树上吊死那是不可能的,把他们吊到一棵树上打还差不多。走,回家吃饭!”
  于是有说有笑的下楼上车回家,兴冲冲地跑回学校却一封信都没收到这种倒霉的事情,就当没发生过好了!
  但是,有些事情一旦发生了,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当没发生过……

  回到家里,吃了一顿丰盛的饭菜,又跟家里人说了许多在外国碰到的新鲜事,到晚上还跟几位同学一起出去逛了好几个钟头的街,时间排得满满的,一刻都停不下来。但是萧剑扬没有给自己写信这件“小事”却像跟扎在心口的刺,让陈静很落寞,城市的喧嚣也无法驱散这种落寞,尤其是夜深人静之后,它便无声无息的浮现在她的眼前,嘲弄她的自欺欺人。好吧,她确实是自欺欺人,她可以跟父母谈笑风生,跟同学们嬉笑玩闹疯狂购物,但是这终究是骗不过自己,不开心就是不开心。

  所以当天夜里她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脑海里全是他的影子,还有他没有给自己写信的事情。深夜两点,她终于忍无可忍了,坐了起来打开台灯,从抽屉里拿出相册,一张张的翻着看。
  照片里很多照片里都有他。最早的是黑白照片,那时的她小小的,由于是下乡知青的孩子,经常被人欺负,所以她总是怯生生的;而他则黑不溜丢,总是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那张脸总是青一块紫一块————跟人打架打的,绝大多数时候他打架都是因为她,那时他就是她的小保镖。
  翻到了一张小学时的照片,照片上的他额头上有一道很显眼的伤痕,又是因为她跟人家大打出手,被玻璃划的,缝了好几针,他还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她用手指轻轻触摸着他的额头,嘴角微微向上弯起。那时的他怎么那么野啊,屁大一点事都要用拳头解决,经常打得鼻青脸肿不说,回去还得挨揍,都说过他无数次了,就是不改。那时的他可真黑,瘦得跟只猴子似的,现在……
  她翻到最后一张,照片上的他穿着一身陆军迷彩服,脸上带着腼腆的笑容,就站在她的身边,一双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她嘴角的笑容一点点的绽放开来。一别十年,他长大了,虽说仍然显瘦,但整个人跟头小老虎一样精神,尤其是那双眼睛,就从森林中的泉眼一样清澈,她喜欢他的眼睛。在车站分别的时候,他抱紧了她,那一刻她整个人像是跌进了云堆里,全身暖洋洋、软绵绵的,脑海里一片空白,仿佛突然间没了脑子,这样的感觉不曾有过,她一辈子都忘不了……

  但是从甜蜜的回忆中苏醒过来之后就是气恼了。她怔怔的看着照片上的他,越看越气,忍不住指着他的鼻尖轻声骂:“你到底在忙什么啊,快两个月了,一封信都不给我写,你到底有没有拿我当一回事!亏我回国的时候还又兴奋又心急,连家都不回,第一时间回学校想看看有没有你给我的信,哼!再也不理你了,这辈子都不理你了!”
  “不过……你都把我气成这样了,我也不能轻易饶了你,得写封信过去把你狠狠地骂上一顿,否则我这肚子气消不了!”
  说干就干,她立即拿出纸和笔,伏在书桌前刷刷刷的写了起来。
  写完了,感觉有点口渴,她起身拿水杯去接点开水,却发现窗户对面苏红房间的灯还亮着。她走过去打开窗轻声叫:“苏红,苏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