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60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粗粗一估,停留在外围的工人们至少上千人,由于部分厂区下午六点下班,到时来的工人更多。方晟不禁暗暗心惊,这回陈景荣捅的漏子可不小啊!
  来到楼前角落的临时指挥部,罗世宽简单介绍了形势,建议多派几名特警携枪陪方晟进去。方晟摆摆手说这会儿工人们眼里见不得丨警丨察,特警就免了,真要是工人们红了眼数千人一起上,丨警丨察根本不起作用。
  这时徐靖遥等老总纷纷赶到,芮芸由于在省城筹建资产管理公司,委托副总周挺全权负责。
  方晟环视十多位企业老板,选中徐靖遥和速光电子的王总。速光电子主要生产显像管、二极管等家电核心管件,生产规模仅次于潇南德亚,且王总为人和善,一日三餐和工人们一起在食堂排队打饭,非常具有谦和力。徐靖遥也以善待员工著称,加之成天保持微笑,被戏称为“徐菩萨”。

  他们跟随方晟进去,可以从心理上安抚暴躁不安的工人们。
  目送三个人越过警戒线步入办公楼,罗世宽下令特警从办公楼背后攀援而上,占据有利位置重点保护方晟和陈景然。尽管乐见方晟以身犯险,但罗世宽心里明白,这两位当中有一位出了问题,自己和许玉贤都吃不了兜着走。他给特警下达的命令是,一旦工人的行动对两位造成生命危险,立即开枪阻止。
  开枪怎么阻止,击毙还是重伤,或者轻伤?罗世宽没明说,让特警自己把握分寸。
  方晟镇定自若步入熟悉的办公楼,徐靖遥多次参与他部署的行动,早就练出一身胆,王总却有些战战兢兢,小腿肚微微打颤,缩头缩脑拖在最后。
  迎面四五位凶神恶煞的工人们过来,方晟停下来等待,回头打量王总一眼,含笑轻声道:
  “你怕什么?他们再闹,月底不得等你发工资?”
  想想也是,王总不禁挺直腰杆与徐靖遥并肩而立。
  一名高高壮壮的工人迎上来,自我介绍道:“方主任您好,我姓杨,大家推举我来表达诉求。”

  他说得很简洁也很巧妙,不是“谈判”或“对话”,而是“诉求”,主动把工人方面放在较低的层面,争取获得方晟同情。毕竟事态发展到这一步,工人们也非常害怕,担心正府秋后算账,用法律手段予以严惩。
  方晟微微颌首:“到三楼小会议室细谈。”
  小会议室里,一方是方晟、徐靖遥、王总;另一方是老杨和三名工人代表。选择这个会议室,方晟有两方面考虑,一是这里远离办公区,即使争执吵架外面也听不到;二是会议室外有个小阳台,如果特警足够聪明,会从楼背后攀援下水道翻进来,继而采取预防措施。
  “方主任,很抱歉事态恶化到这一步,大家都不想这样的,可是没办法,”老杨开门见山道,“禁摩通知周三傍晚下发到各个厂区,很多工人昨天中午乃至下午才听说,然后下班就开始上路盘查。这也罢了,主要是至少一半工人平时住厂里宿舍,周五或周六才利用轮休回家,丨警丨察二话不说把车扣了,叫咱怎么回去?咱理解禁摩的重要性,可摩托车已经开到厂里了,能不能让咱开回家以后再也不骑?咱认罚行不行?丨警丨察这也不肯,那也不让,一点人情味都没有,难怪工人们上火啊,方主任!”

  方晟不置可否:“继续说。”
  老杨道:“不管当时谁先动手,也不管理由有多充分,咱冲进这幢大楼就是不对,这一点咱认,愿意负该负的责任,但在此之前有三点要求,方主任,我可以说吗?”
  “哪三条?”方晟问。
  “第一条,支持管委会禁摩决定,但要给至少一周缓冲时间,”老杨诚恳地说,“咱都是工人,成天在厂里忙前忙后连上厕所都是一路小跑,平时开惯摩托车上下班的吧,总得想办法换个交通工具,或者买电动车,或者买自行车对不对?每天开摩托车回家的,可能以后主要住厂里宿舍了,那得添置生活用品对不对?反正管委会不能这么着急!所以咱的要求是把扣押的车子还给咱,给个缓冲时间。方主任,您觉得呢?”

  方晟略作沉吟,道:“车子可以归还,缓冲问题我也可以代表市委现在就同意,具体一周还是五天,或者三天,要等交管部门评估后正式决定。”
  老杨与三名工人代表对视一眼,面露喜色:“好,好,好,我们就知道方主任通情达理,想我们老百姓所想,从来不摆官架子。您瞧那个姓陈的主任,算什么玩意儿……”
  “第二条要求呢?”方晟打断道。
  老杨道:“那得说说公交车的事了,记得方主任在红河的时候有个规划叫十条道路通省城,十条道路通银山,就是说计划开通20条公交线路。方主任调离红河时,差不多开了一半儿,很多工人住的地方没通公交,不得不开摩托车往返。要问我们为什么不骑电动车,因为距离远电力不足啊,摩托车马力大速度快又开得远,虽然烧油也心疼没办法呀,谁叫咱没钱买不起小汽车对不对?开辟公交线路的事儿本来归明局长管,她又调走了,之后这件事没人管。方主任,如果能坐公交车,咱何必风里来雨里去地开摩托车?每年多花上千块钱呢。”

  方晟深有同感。
  当初提出开通20条公交线路,旨在红河形成纵横交错、四通八达的公交网络,解决落户企业工人上下班问题。然而以罗世宽、纪晓丹为首的市正府跟他不对付,期间虽然较量了好几次,但他们很快变得狡猾起来,专门在不引人注目、提不上台面的领域设置障碍,让方晟有火没处出。增设公交线路就是一例,纪晓丹不拒绝也不同意,指示“综合考虑、慎重调研”,交管部门心领神会,之后一拖再拖直到方晟调离只推进了一半。之后明月虽频频到市里跑手续,但陈景荣自恃甚高,根本不屑与方方面面沟通关系,明月跑断腿也毫无进展。明月抽调到市委后,这块工作压根无人接手,等于主动放弃。

  “关于公交线路问题,我会向许书记专题回报,组织相关部门会商并尽快加以解决,”方晟道,“我不能承诺期限,但这件事我会放在心上,定期检查进度,对办事不力、效率低下的部门和领导予以问责!”
  老杨连连点头:“有方主任这句话,咱放心!最后一个条件……那个……”他朝三位工人代表看看,神情间有些紧张。
  方晟道:“有话直说呗,老杨。”
  “最后一个条件……咱都是大老粗,没什么文化,着急起来容易冲动,冲动之后就不顾后果地蛮干,所以……今天……”老杨骚骚后脑勺道,“咱承认错误,麻烦方主任看在大伙儿没乱砸乱抢,没打伤人的份上,帮咱说说情,一方面呢不要追究咱的法律责任,一方面别叫老板们开除工人等等,咱混口饭吃都不容易,不想丢掉这份工作。”
  方晟长长思考,老杨等几个工人瞪大眼睛紧张地看着他,会议室里一片寂静。

  良久,方晟缓缓道:“殴打交警、冲击管委会、限制公务人员人身自由,性质不仅仅是妨碍公务,而涉及暴力抗法的问题!虽说情有可缘,但违法就是违法,没理由可讲的,这一点你们明白吧?”
  日期:2018-06-16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