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958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只是提到九宫,我脑中忽然想起当初在流波山之时,我们曾在那密林之中陷入了九宫移位的阵法之中。这昊天塔既然与八卦九宫有关,那当初的九宫移位之法,会不会与这昊天塔有所关联?
  这想法自然是我的异想天开,但此时眼下也没有其他方法,倒是不妨姑且一试。这么想着,我便开始在脑中回忆当初那九宫移位的轨迹,脚下自然踏着步伐。也不知过了多久,这昊天塔内突然卷起一阵狂风朝着往塔外刮去。
  见此,我心中大喜,看来这步法有所成效。数秒之后,那阵狂风归来,未带回一物,转瞬便归于平静。虽说如此,但我心中也有了些许想法。这步罡能够催动昊天塔不假,不过,只能够将塔外之物传送至塔内。想要出塔,用这步罡却是行不通。
  我倒也没有气馁,只要将那九宫移位的轨迹加以推敲,应该能够找到出塔的办法。想及此处,我不敢怠慢,脑中不停的闪过九宫移位的轨迹。不过,令我怎么改变这步罡,都没能再次催动昊天塔。
  思索中,我心生一念,万物皆有阴阳,事情也有正反。如若将之反向推演,兴许会有所收获。这么想着,我脚下便开始移动。没曾想,我刚踏出一步,这昊天塔内果真有了回应。只听周围响起了呼啸之声,换做平常,这声响听起来令人颇有些烦躁,但此时却是格外的悦耳。

  眼下突生异象,我不禁加快了些脚下的动作。足足过了五六分钟,终于将步罡全部踏出。步子落定,周围卷起了昏暗的烟雾,将我的身子包裹在其中。只是数秒那些烟雾便四散而去,眼前的景象令我有些欣喜。
  此时我站立的位置正是昊天塔外的地洞之中,此处还是先前来时那般平静。我也不想在此逗留,抬步就往石梯上走去。
  我原本打算将这昊天塔带走,毕竟此物乃是上古十大神器之一。这东西的威能巨大,应该还会有他用。可是转念一想,这昊天塔实在太过高大,根本无法携带。更何况此物现在归玉佛寺所有,擅自将它拿走,倒是有些不合规矩。若是以后能有用得着它的的地方,再来讨要便是。
  一刻钟之后,我便回到了先前进来时的那个位置。我也没有多想,将体内的巫炁调动至双手之上,然后朝着墙壁探去。没曾想,手掌果真从墙壁之中穿了过去。我也没再耽搁,调动巫炁将全身包裹在其中,一步便跨了过去。自此,我便走出了地洞。
  只是站定之后才发现,此时周围的荒草已经尽数枯萎。先前那湿龙婆说他会在此处等我,但我四下扫了一眼,却并未发现他的身影。

  想来应该是我进去的时间太久,那湿龙婆又是玉佛寺主持,自然要处理寺院之中的杂务,所以便离开了。我心里倒也没在意,抬脚便往玉佛殿行去,准备向湿龙婆辞行。
  路上回想着先前之事,催动昊天塔的步伐,与流波山之中九宫移位的轨迹先关,这不免让我将两者联系到一起。
  那九宫移位的阵法,相当于护山大阵一般的存在,而且又是用东皇钟作为阵眼。而东皇钟和昊天塔皆是十大神器,两者都具有巨大的威能。上次在蓬莱仙境的时候,我冥冥之中也察觉到那处和流波山有些许相似之处。
  昊天塔,流波山,蓬莱仙境,三者之间显然存在着某种潜在的联系,只是远古之事,我只知晓那场人族和妖族之间的大战。而在那之前,究竟发生过什么,我却是从未听闻。想知晓其中因果,恐怕还得询问祭祀恶灵。
  思忖间,忽然前方传来一阵呼喊之声,我抬眼一看,却是一个穿着大红僧袍的僧人正匆匆朝我行来,刚到我面前,便扑通一下跪伏在地,叩拜几下之后,口中乌拉乌拉的,大声说着些什么。
  先前湿龙婆带我去那块荒地之时,路过一处别院,我与此人曾有过照面。他对我这般恭敬,我倒也没有觉得意外。只是此时他不知何故面色惊慌,一边说着,还一边伸手指向玉佛殿的方向。
  虽说听不懂他的话,但看他这般模样,我也能够猜出个大概,定然是玉佛殿那边生了变故。结合先前之事,我估摸着多半是金山寺的人找上了门。
  金山寺和玉佛寺本就关系紧张,再加上我先前惹下的事,他们肯定会趁机寻衅,打上门来。
  此时本就因我而起,却是也不好逃避,只是这样一来,暂时无法离开泰国,又得耽搁些时间了。

  我点头示意那僧人起身,随即朝着玉佛殿快步走去。还未走到,我便听到玉佛殿中传来一阵嘈杂声响,只是我听不懂他们的言语,无法知晓他们在争论些什么。
  很快我便行至玉佛殿中,此时才看到殿内已经围上了好些僧人,明显分成了两拨阵营,一拨是玉佛寺的僧人,湿龙婆和阿拉提皆在其中。而另一拨,大多都是生面孔,端坐着的皆是些上了年岁的僧侣。
  这些年长僧侣修为俱都不弱,最低的都有印章后期修为。此时他们正乌拉乌拉说着什么,先前我听到的噪音,大半都是从这些人口中传出。不过在这些人正中位置,却有一个白须老僧闭目养神,颇有些出尘的味道。
  我仔细看了他一眼,谁知竟无法看透他的修为,从这点上看,此人至少也有阳神中期境界!
  百尺竿头想更进一步,可谓是难上加难,所以到了阳神境界之后,修为每差一分,实力便是天差地别。所以,我虽然在印章境界时,便有与阳神天师初期一战的实力,但面对这个至少是阳神中期以上的老和尚,心里并不敢轻视。
  仔细看了他片刻之后,我又往他身后一扫,却是发现了一张熟面孔,正是先前在武隆碧曼宫后面的密林里,差点被我诛杀的龙婆奎。
  由此来看,先前我的猜想无误,这些僧人正是从金山寺而来。他们竟是派出了龙普,看来今日必不会善罢甘休。
  此时两边还在争吵,所以我也并没有着急现身,而是先站在一旁观察形势,若是他们今日是有其他目的,我倒也不必出去自找麻烦。

  心中有了决断,我便故意往人群之中靠了靠,这里有好些僧人并不认得我,倒也不用担心会暴露。
  片刻之后,那目闭养神的僧人突然睁开了眼睛,目露凶光,口中吐出一股阴邪之气朝着阿拉提奔袭而去。我心中一紧,莫非是自己暴露了,那龙普想要用此法逼我现身。虽然我和阿拉提之间并无深交,但他给我的印象还是不错。
  想及此处,我也不再过多思虑。纵身一跃,便到了阿拉提的面前,与此同时,体内的巫炁在眼前形成一道屏障,准备扛下这一击。那龙普兴许是顾及自己的颜面,这一招并未使出全力。飞奔而来的阴邪之气碰到屏障的一瞬间,便消散在空中。
  最先反应来过的自然是那龙普,他眯着眼睛,向我看来,说着一口流利的中文,“阁下看了这么久,总算是舍得出来了。”

  我听完此话,眉头微皱。这龙普实力不俗,心机更盛。这看似简单的一句话,实则想要挑拨我和玉佛寺之间的关系。若是换做旁人,兴许他的计谋还能够得逞,但他并不知晓,我的身份在湿龙婆眼中是何等的高贵。
  日期:2018-05-07 07: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