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222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民航客机腾空而起,伊朗的国境线转眼之间被抛到了身后,萧剑扬长长的嘘了一口气,从抵达中东到撤离,前后不到两个月,这段时间他们每一天都是在生与死的界线上挣扎,那种死神在身后穷追不舍的感觉,他一辈子都忘不了。现在好了,总算结束了,他们可以回家了!
  在科威特,在伊拉克,上千口油井仍然烈火熊熊,浓烟滚滚,把天空都熏黑了,几乎看不到一丝阳光。但是即便如此也没有影响队员们的心情。曹小强拍着萧剑扬的肩乐呵呵的说:“可算是结束了!小剑,回国后如果放假,你打算去哪里玩?”
  萧剑扬不答反问:“你打算去哪里玩?”

  曹小强说:“当然是去上海找苏红玩啦,还用想吗?”
  萧剑扬说:“那我也去上海,看我爸。”
  曹小强撇嘴:“说到底还不是去看那位白衣美女陈静!”
  萧剑扬嘿嘿两声,笑容像沐浴在和煦的阳光中的花蕾一样,一点点的在那被血腥的战争打磨得有些冷峻的脸庞绽放开来。

  铁牙犬中队当然不能空手而归。整枚战斧巡航导弹太过显眼,他们是不可能带得回去的,但并不妨碍他们将在战场上缴获的激光制导指示仪、激光制导丨炸丨弹导头、激光陀螺仪、高精度制导芯片等等这些零零碎碎但技术含量极高的玩意儿打包带回来,这些东西可是幽灵部队用了二十几条人命换回来的,价值连城,放在伊朗人手里他们可不放心!
  行动安排得非常周密,飞机离开伊朗之后立即进入巴基斯坦领空,巴基斯坦空军起飞多架F-16战斗机以演习的名义为这架客机保驾护航,有巴基斯坦人盯着,就算美军不顾舆论谴责击落这架民航客机,恐怕也没机会动手,巴基斯坦空军可不是闹着玩的。在巴基斯坦空军的保护下,这架飞机先是在伊斯兰堡降落,随后所有人员一分为二,分乘两架飞往上海和北京的客机返回国内。这条航线最大限度地避开了美军在南亚和东南亚地区的海外基地群,尽可能的保险,如果这样还是会出事,那林鹰也无话可说了。

  非常幸运,也许美军对这些小动作一无所知,也许美军不是很在意这些被抢走的零零碎碎的玩意儿,更有可能是这些玩意儿不值得他们付出那么大的政治风险去击落有数十名乘客的民航客机,这两架客机一路顺风,无惊无险的飞越东南亚,飞越茫茫大海,祖国的大好山河在眼前渐渐清晰起来。然后两架飞机便错开了航线,铁牙犬中队所在的这架飞向上海,在那里转道飞往昆明,林鹰那架则直飞北京————作为为数不多的亲身经历了沙漠风暴行动全过程的高级军官,总参对他自然是极为关注的,回国了,第一件事当然是去总参报道。

  得知飞机将在上海降落后,曹小强乐得脑子冒泡,屁颠屁颠的问蝰蛇:“我们能在上海逗留一段时间不?”
  蝰蛇问:“你想干嘛?”
  这个二货说:“我有个朋友在上海,想去看看她……”
  蝰蛇说:“不行,上海是国际化大城市,外国间谍多得吓死人,我们不能在那里久留,飞机一降落就得换乘军用运输机离开!”
  曹小强可怜巴巴地问:“半天,半天都不行么?”
  蝰蛇绷着脸说:“半个小时都不行。”
  这下曹小强没了脾气,回到自己的座位耸拉着脑袋,嘀嘀咕咕:“就半天而已,让我在上海玩半天怎么啦?小气,真是太小气了!”

  萧剑扬心有戚戚焉,他也希望能在上海停留几天,他可以去看看父亲,看看陈静。两个人约好了的,他到了上海一定要去看她,这次眼看要失约了。看着云海下方那越来越清晰的影影绰绰的高楼,他神情的些怔忡……上海这么大,父亲到底在这座城市的哪个角落?还有陈静,她在干什么呢?回国了没有?唉,都快两个月没有通过信了,陈静肯定又气坏了吧?
  “啊嚏!”一架从柏林飞往上海的客机上,陈静没来由的打了个喷嚏。苏红赶紧把纸巾递过来:“怎么啦?是不是感冒了?”
  陈静擦了擦鼻子,说:“没有,就是不知道为什么,鼻子突然发痒。”
  苏红坏笑:“该不会是那位兵哥哥在想你了吧?”
  陈静没好气的说:“去,他想我?他会想我才怪了,都两个月了,一个电话都没有,气死我了。”

  苏红鄙视:“你不会直接给他打电话啊?”
  陈大美女有点抓狂:“那我也得有他的电话才行啊!”没办法,萧剑扬交给她的只是一个写信的地址,像电报啊电话啊之类更快捷更方便的联络方式一概欠奉,想联系就只能老老实实的写信,把信寄到指定的部门,由该部门检查,确定没有违反部队规定的内容后再重新装好,转寄到秘密基地,麻烦得很。至于书刊、报纸、照片之类的东东,那是一概没收的,全无情面可讲。不得不说,这种联络方式不仅麻烦,还超级不靠谱,这不,一出国,联系就全断了,气得她好几晚都睡不着觉。

  苏红唉声叹气:“曹小强也有两个月没给我写过信了……连电话都没有一个,亏我还一个星期一封的给他写呢,他连个电话都不肯给我打!这些臭当兵的,太没良心了!”她越说越恼,发狠的用拳头捶着椅背,就像是在捶曹小强的头一样。
  陈静提议:“我们干脆就别理他们了。”
  苏红从狠如流:“对,以后都别理他们了!”
  似乎还嫌她们的心情不够糟糕,广播响了,空姐用清脆甜美的声音告诉她们一个糟糕透顶的坏消息:“各位旅客,你们好,由于一号跑道有突发状况,本次航班将临时转往二号跑道降落,由此给大家造成的不便我们深表歉意,请谅解,谢谢合作!”
  飞机里顿时哀声一片。苏红抓狂的叫:“天啊,我可是早早就通知我爸爸在一号航站大楼出口等我的,现在一下子跑到几公里开外,我可怎么找他们啊?老大,你们弄死我得了!”
  陈静说:“我的天,我昨天也打了电话让我妈妈在一号航站大楼出口接我的,这回倒好,得自己打车去接她了!”一想到自己那多得夸张的行李,她简直想死。没办法,她们一个星期前由学校组织,和十几名同学一起乘飞机前往德国,参加一个大学生辩论大赛,难得出国一次,手头上又有不少钱,当然是疯狂购物喽!比赛的名次反倒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每个人不管有用的没用的,都买了一大堆东西,苏红和陈静买得最多,从服装香水这类奢侈品到一些可爱的旅游风景区纪念品,都撂起一座小山了。本来还以为已经通知家人来接自已了,这点东西不足为虑,现在好了,这些东西都得自己搬,她们总算知道什么是自作自受了。

  在乘客们的哀叹声中,客机微微拉起,从一号跑道上空飞过,飞向二号跑道。至于原本属于它的那条跑道已经被一架来自巴基斯坦的客机给霸占了,身穿便衣的国家安全部特工就等在那里,跑道已经清空,一架运八军用运输机已经作好了起飞的准备。
  日期:2018-07-07 06:3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