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221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到他收下弹射刀,波琳娜也很高兴,苏联人性格爽直,如果萧剑扬不喜欢这把弹射刀,她还真不好意思收下这把疯狗战术刀。同生共死的经历让他与她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这一天,他跟波琳娜在病房里聊了很久,聊战争,聊自己家乡的风土人情,聊美食,什么都聊。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波琳娜在说,萧剑扬在听,斯贝茨纳兹特种部队的纪律似乎没有狗窝的那么严,波琳娜落落大方的告诉他,她老家在赤塔州,父亲是地质专家,母亲是俄罗斯文学博士,在大学里执教。她从小就有着非凡的射击天赋,渴望飞翔,理想是当一名女歼击机飞行员或者一名女空降兵,十八岁那年入伍,如愿成为一名女空降兵,但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推茬去参加一场残酷的选拔,最后成了斯贝茨纳兹特种部队的一员。

  “我们家乡可美了,到处都是一望无际的森林,公路在森林中穿梭,拐过一个大弯,圆顶大楼房那金色的塔尖就会出现在你的面前,仿佛是童话中国王的宫殿……”波琳娜绘声绘色的说。
  萧剑扬没好气的说:“那片土地本来是我们的!你们的导师列宁都答应要还给我们了,到现在都没有还,你们耍赖!”
  波琳娜格格一笑:“你们中国人真是有意思!你们从来没有对那片土地实施过有效的统治,只是一些小规模的部队在那里驻扎过不到一百年,一些移民在符拉迪沃斯托克等地生活过短短一个世纪而已,就一口咬定那是你们的土地!如果你们真的那么想要那块土地,就拿出实际行动来,堂堂正正的要回去啊,光是在嘴巴上嚷嚷算什么?”
  萧剑扬怒哼一声,不理她了。
  波琳娜换了话题:“好啦,别生气了,我们就别讨论这些烦人的话题了。小菜鸟,我们算朋友吗?”
  萧剑扬说:“当然算!”
  波琳娜正色说:“那你答应我,不要做我的敌人,永远不要!”
  萧剑扬脱口说:“我们不是朋友吗,怎么可能成为敌人?”
  波琳娜苦笑:“说你是菜鸟你还不服气,我们现在是朋友不代表以后还能继续做朋友,也许在你们下一次行动的目标,就是我们了,或许我们一觉醒来,就接到了对你们的安全点发动突袭的命令……这些都是无法避免的,我们这种部队的特殊性注定了我们没有长久的朋友。只是,我真的希望你永远不要做我的敌人,我希望你永远不要出现在我瞄准镜的十字准星之内,这对我将是一场可怕的折磨。”

  萧剑扬沉默良久,郑重的说:“波琳娜,我永远不会做你的敌人。”
  波琳娜高兴的说:“那我就放心了。不过接下来我们可能要到非洲去了,离中国万里之遥,我们成为敌人的可能性真不大。”
  萧剑扬好奇的问:“你们跑到非洲去干嘛?不回国了吗?”
  波琳娜说:“国内乌烟瘴气的,回去干嘛?真要是回去了,我怕我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抄起机枪冲进克里姆林宫把那帮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政客给扫了!”
  萧剑扬咋舌,这小妞的脾气可真够火爆的,谁找了这样的老婆,可得做好随时被她一脚踢断好几根肋骨的心理准备哟!

  此时苏联国内的形势已经非常糟糕了,无节制的军事投入,还有同时支援越南与中国对抗、安哥拉与南非对抗、压制巴尔干纷争,同时还鏖兵阿富汗,穷兵黜武的举措终于拖垮了苏联的经济。此时的苏联财政已经濒于崩溃,国内物资极度匮乏,物价飞涨,人们经常要排队几个小时才能买到食品,还少得可怜,曾经与美国分庭抗礼并一度占据上风的红色帝国,现在连饭都吃不饱了。戈尔巴乔夫多次改革,结果是越改越糟糕,而各加盟共和国纷纷离心,苏联这条被锈蚀得千疮百孔的巨舰随时有解体沉没的可能。最可怕的是苏联的政治体制僵化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那些半截身体都进黄土了的老头子死死攥着手里的权力不放,生怕被人分走一星半点,宁可苏联完蛋也不肯松手。还有无数政治投机者也在眼冒绿光虎视眈眈,就等着苏联倒下然后扑上去吃他的肉,喝他的血!这么一群混蛋占据高位,苏联国内想不乌烟瘴气都不可能,别说脾气火爆的毛妹,换了萧剑扬,恐怕也有种抄起冲锋枪冲进克里姆林宫将那群混蛋拖出来挨个枪毙五分钟的冲动!

  大概是双方达成了只能意会不可言传的利益交换,伊朗人对铁牙犬中队和苏联特种部队的队员还是很客气的,在炼油厂里狠狠坑了美军一把的铁牙犬中队被他们视为英雄,在伊拉克战争结束后越过两伊边界撤到伊朗的中苏特种兵也得到了他们的热情接待,美国对此极为恼怒,他们完全不当一回事。美伊矛盾由来已久,自从霍梅尼发动伊斯兰大革命推翻了美国的好朋友巴列维国王之后,美国便对伊朗实施严酷的经济制裁,让伊朗经济发展举步维艰,空有丰富的石油资源却困顿不堪,1988年美军更是以一艘战舰在波斯湾触雷为由对伊朗大打出手,摧毁了伊朗海军所有主力战舰,并炸掉了十几个海上石油开采平台,双方的仇结得太深了,现在伊朗逮到了狠狠恶心一把美国的机会,自然是不管不顾地往美国嘴里喂屎,能多恶心一点是一点,美国越是恼怒他们就越高兴!很快,在空军医院便集中了近百名中国特种兵,苏联特种兵也来了好几十,称得上是精英汇萃。伊朗人对他们非常热情,有求必应,至于这帮家伙不请自来在自家地盘跟美国狠狠掐了一架,给自己招来了大麻烦这种事情,无视,完全无事!

  毕竟是合作了一把,中苏特种兵相处得还不错,经常聚在一起聊天。让人比较郁闷的是,伊斯兰国家都是禁酒的,弄得他们想喝口酒都不行,不然真的可以杀鸡拜把子。不过这点小事难不住苏联特种兵,酒是没有,但医用酒精医院里要多少有多少,他们就把医用酒精偷出来兑水,喝得不亦乐乎。中国特种兵瞠目结舌,别说他们打过预防针,不能碰这玩意,就算没打过也不敢碰啊,医用酒精啊,会喝死人的啊!这就给了毛子们嘲笑他们的机会,毛子们认为男人喝的东西,起码要点得着火的才能叫酒,这帮中国士兵连酒都不敢喝,算什么男人?

  被嘲笑了的中国士兵不服气,跟毛子们单挑……呃,是切磋格斗技巧。苏联特种部队的徒手格斗术普遍是桑搏和西斯特玛格斗术,桑搏是俄罗斯传统的格斗术,将摔跤和徒手格斗完美地融合,招数凶狠,野性十足,踢、打、摔、拿样样都来,轻则叫对手筋断骨折,重则残废甚至瞬间丧命。西斯特玛格斗术则是克格勃和格鲁乌高级特工、阿尔法特种部队内务部队的最爱,保密级别非常高,它不像桑搏那么凶狠狂野,但阴狠异常,看似不怎么用力的一拳就把人给打得闭过气去甚至昏厥,海狼就在跟毛子切磋的时候挨了一记,狂吐了十五分钟,连呼吸都带腥气的。此外还有巴柔,也是很多苏联特种兵的拿手绝活,比如说波琳娜,正是巴柔高手,专门锁关节甚至卸关节,整个人就像一条蟒蛇,一旦被她缠住,再怎么强壮的士兵也无法挣脱,而且越挣被锁得越紧,是死是活全看她心情好坏。

  萧剑扬伤口愈合后跟维克斯过了几招,被他肩膀撞了一下胸口,当即就闭了气,一连几天连呼吸胸口都疼得厉害,这一教训让他意识到跟一头人形北极熊肉搏是何等的不明智。
  这边在玩闹,那边中伊两国通过秘密渠道讨价还价,漫天要价落地还钱,折腾了一个多月,总算了谈妥了,伊朗动用自己的渠道将中国特种兵弄到的高技术装备分三批送往中国,至于怎么送,那是伊朗的事,而中国将为此支付什么样的报酬,恐怕只有两国领导人才知道了。在伊拉克战争结束的四十五天之后,逗留在德黑兰的中国特种兵接到了乘坐飞机回国的命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