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囚牢》
第164节

作者: 莱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样吧,我不要求你正常和我跳舞,你只需要和我跳同一支舞就行了,这样还不行吗?”

  我说:“一支舞也不行,这是原则问题,说不做舞伴就不做舞伴,一支舞也不行。”
  赵炎崇眯了眯眼睛,说:“对我这么绝情吗?枉我以前对你那么好,你忘了你在大街上被人追的满街跑的时候,是谁救了你呀?是不是我?”
  “你忘了是谁收留了你呀?给你一口饭吃呀,是不是?我如果现在对我那么绝情,连帮一下忙都不愿意,这就太让人伤心了吧。”
  “看来做好人好事一点好报都没有啊。”
  我顿时像被拿住了死穴一样,萎掉了。
  这个男人居然知道我的弱点在哪里,我就是不喜欢欠别人太多,还不起,这不报应就来了。

  他居然拿这个要挟我!
  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气哼哼的说:“好,就一支舞,多一只也不会跳的!”
  赵炎崇露出了一个胜利的表情,说:“一支舞就够了,谁还喜欢整夜的跳舞啊?又不是舞痴。”
  “多谢何小姐垂爱。”
  我翻了个白眼说:“你不要太得意忘形了,小心我后悔。”
  赵炎崇说:“我知道你不会后悔的,我已经拿住了你的命门了。对了,你会上的裙子你还没有买呢吧,我带你去买一条吧。”
  我连忙说:“不不用,我不是之前你送给我了一条红色的裙子吗?我穿那个就可以了。”
  赵炎崇皱了眉头,转身即走,说:“不行,那条裙子的价值太低了,配不上你。而且在这个舞会上,怎么能够穿穿过的裙子呢,当然是要买一条。”

  “我立刻去让人准备。”
  “你赶紧给我回来!”
  我生怕他再给我花钱,那样我就更加还不起了,但是赵炎崇打定了主意,知道我奈何不了他,说:“不用你再出去跑断腿的买,我让人带着衣服到家里来替你挑。”
  然后到了舞会当天,赵炎崇果然说到做到,大清早的就有一大堆的人来敲我房间里的门。

  我打开门,挠挠乱糟糟的头发说:“你们是谁?我不认识你们。”
  这群人大包小包的,而且还拿了一个巨大的移动衣橱
  为首的人彬彬有礼的说:“何小姐,我们是被齐先生邀请来为你今天晚上的舞会来做造型的。”
  我说:“什么齐先生?是赵先生才对吧?”

  那人说:“怎么会是赵先生吗?明明是齐先生呀、夫人,您就不要拿我们寻开心了,现在,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我们赶紧行动起来吧。”
  他礼貌性的绕过我,让那一大群人占据了我的房间。
  他们一进门,就像是这里的主人一样,摆弄起那堆家伙事来。
  我发现他们不光是带了衣服来,而且还有各种的化妆品。

  他对我说:“夫人,现在我们要为您装备造型了,您接下来配合一点好。”
  还没说完,门外头又出现一群人,和我屋里的这群人拿着差不多的东西,也推了一个衣架子冲进来,看到我说:“何小姐,我们是赵先生专门请来给您为今晚的舞会做造型的。”
  他嘴角的笑容还没扬起来,看到屋里的另一群人,顿时冷了下来说:“你怎么在这里?”
  我旁边的那人说:“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你又怎么在这里?”
  然后两人之间的硝烟味唰的一下就起来了。

  我挠了挠头说:“那个,你们认识啊?”
  他们两个异口同声的说:“岂止是认识,简直是世仇啊。”
  听了他们的解释,我才知道原来这两队人分别属于两个高级的造型工作室,而且两家就开在对门互相抢生意,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已经当了好多年的宿敌了。
  我顿时有点想笑齐桓和赵炎崇这两个人,本身就不对盘,结果请来的造型师也那么不对盘,这就有点搞笑了。
  两人一个说:“我们是齐先生请来给何小姐做造型的。”
  另一个说:“我们是赵先生请来的,这里是赵家,齐家的人算什么?怎么能在赵家放肆,你给我出去。”

  另一个说:“你才放肆呢,你知道这位是谁吗?这位可是齐家的夫人,赵先生又是哪根葱,居然把齐先生请来的人赶走,你们根本就不安好心。”
  两拨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吵起架来。
  我翻了个白眼,“你们都不要闹了好吗?既然两拨人都来了的话,那就你们两个一起给我做造型,不就是梳个头发穿件衣服吗?有什么好吵的,要是你们再吵下去的话,我自己就随便拿一条来穿了。”
  俩人异口同声的说:“造型可是艺术,怎么能随便穿,好了你给我坐着,千万别乱动,让我们自己来。”
  我被这两拨人翻来覆去的鼓捣了两三个小时,才被允许离开了椅子,换上他们精心为我准备好的礼服,然后才终于松了口气。
  他们给我脸上画了妆,涂了粉和胭脂,但是我以前从来没有化过妆,所以觉得好不舒服,脸上好像糊了一层厚厚的东西一样,怎么都不太爽快。
  但是对着镜子一照,我就被我自己的脸给惊艳到了。
  本来我觉得我长得还挺好看的,但是上了妆以后,造型师把我五官中突出漂亮的地方又加以细化,更加精致了。
  不得不说,我要是个男人的话,看见我这副样子,肯定也要不择手段的娶回家去,这也太勾人了吧。
  我有些犹豫的说:“要不然你们还是把我的妆给去掉吧,我还是不要化妆了。”
  两人又异口同声的大声说:“为什么不行?你看看你现在穿的多漂亮呀,简直就是仙女,你居然要卸掉妆,你到底有没有审美啊?”

  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穿着一件蓝白相间的长裙,长裙上面绣着繁复美丽的花朵,装饰了许多的碎钻,在灯光下裙摆摇晃间,碎钻闪耀出夺目的光芒。
  而这件裙子太过华丽,可我的脸也丝毫不为逊色于这条裙子,衬得相得益彰,实在是美丽。
  我说:“这样会不会太招眼了?又是钻石又是大浓妆的,要是出去了的话会被人家围观的,还是算了吧。”
  造型师说:“哎呦我的小姐姐啊,你可不知道,一般在这种宴会里头,那些世家小姐们可是疯狂的打扮自己,恨不得打扮成圣诞树呢,你这样算什么呀?你这样我还嫌太清淡了一点呢。”
  另一个说:“对啊对啊,我也觉得,让我想想。”
  他拿起自家带来的首饰盒子,一通乱翻,“这一条会不会给他戴上比较好?”

  另一个说:“不行不行,太寒酸了,根本就撑不起他的美貌,再找再找。”
  “天哪我们的项链,最昂贵的项链居然也配不上戴上他的脖子,这可怎么办?我只带了这些东西啊。”
  然后门口传来一个声音说:“你们不必再找了。”
  他走进来,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礼盒,是赵炎崇。
  我见他进来,立即冲他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都怪这个男人,要不是他的话,我怎么会受这份罪的。
  我就恨不得把他赶出去,然后关上门,再也不要参加这什么破劳什子的舞会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