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囚牢》
第160节

作者: 莱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忍无可忍的说:“妈,你就不问我过得好不好吗?就知道说这些乱七八糟的话。”
  我妈说:“你在北京能有什么过的不好的,过的是富太太的生活,出入都有车接车送的,家里一大群的佣人,你什么活儿都不用干,就知道享福就行了,你有什么过的不好的?”
  “反倒是我和你爸,天天还得下地干活,赚那一星半点儿的钱供你弟上学,你呢?像个白眼狼一样,出去了以后就那么很少跟家里人联系了,一点儿都不想你爸妈。”
  我说:“我怎么不想呀?我很想你们的。”

  我想要把我失忆的消息告诉他,但是接着又被他打断,他说:“对了,那个丫头啊,家里面马上就要给你弟交下一季度的学费来,家里头没有钱了,你给爸妈打点钱回来吧?你都好长一段时间没给我和你爸打钱了,这是怎么啦?怎么你发达了以后就不认爹妈啦?”
  我连忙说:“哦,是,我马上打钱,你把你的卡号给我。”
  我之前从齐桓那里拿到了我的身份证,办了银行卡,所以可以在网上转账。
  我妈立刻就把银行卡号告诉了我,挂断了电话以后,我便把我的积蓄打过去了一部分,有5000的样子。
  我估摸着按我家里的开销的话,5000块钱应该能用很久的。
  但是打钱打过去五分钟,我妈又立即给我打个电话,我心情舒缓了一些,大概是他收到钱以后,给我打来的确认电话。

  我接通电话,可是没想到对方直接就是冲我劈头盖脸的骂。
  他大声说:“什么你打发要饭的呢?去取5000块钱就把我,你亲妈给打发走了?你什么时候抠门抠成这样了,居然就给我5000块钱,5000块钱干什么?能干什么用?还不够给你弟买一双名牌的鞋呢。”
  “你说说你,你是不是不想认你亲爹齐桓了?”
  我无语了,5000块钱一双的鞋,我自己都不舍得买好吗?

  我说:“我就只有这么些钱,而且已经是我积蓄的1丨3了,没有多余的钱再给你了,而且我记得我们家什么时候开销那么大了?什么时候居然给我弟一双鞋就要买好几千块?这也太浪费了吧。”
  他说:“这有什么好浪费的,你在外头当你的富太太,被一群的佣人伺候着,连几十万给你妈的孝敬钱都不舍得了,你也不想想到底是谁把你生下来把你养大的?混蛋东西。”
  “我还想过段时间给在村子里骑座三层小楼,给你弟娶媳妇用呢,到时候至少得花个三五百万的,我还得向你要呢,结果你这次居然就给我五千五千,够什么用?你要是没有钱的话就去找女婿,他有钱的很,只要你冲他撒个娇,他肯定就把钱给你了。”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忍无可忍,说:“我不能和他要钱,你胡乱说什么。”
  那边顿时大惊失色,说:“闺女啊,你是不是又和女婿吵架了?你说说你一个女人家家的,三从四德都不记得啦,你为什么,要和女婿过不去呢?你得顺着他呀,你听我的,赶紧去找女婿,向他道个歉,认个错。”
  “女婿那个人好哄,只要你哄哄他,他肯定就回心转意了。”
  我气的要死,说:“妈,你是不是就知道钱呀?我告诉你,我现在没有钱,你要是不要这5000块的话就还给我。我缺钱,顺便警告你一声,我以后都不会再给你什么几十万几百万的钱了。”

  “我的工资一个月就只有1万块而已,所以你趁早歇了那个盖楼房的念头,也最好不要给我弟买几千块1双的鞋子了,你用不起!”
  我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我妈那边再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我就不接了,直接关了机。
  我把头埋在被窝里,心想,这都什么跟什么呀,我妈是把齐桓当提款机了吗?居然这副势利眼的样子。
  他以前虽然说话不大好听,但至少是一个比较正常的农村妇女,可是现在怎么变得这样势利眼?居然还要让我去找齐桓要钱,这种话他怎么说的出口啊。

  我正在心里恼怒着,连之前新闻的事情都想得少了,只是生气自己的母亲如此的不不知羞耻。
  我有这样的父母,哪怕是和齐桓结婚了,可能婚后的生活也并不是那么的尽如人意吧。
  我正在床上七想八想的时候,忽然我房间的门被敲响了。
  “是谁?”
  我坐起来盘起腿看向门的方向,然后传来赵炎崇的声音:“是我,何秋,给我开门。”

  我想三秒钟,大声说:“我已经要睡觉了,你要是没有事情的话,还是明天再见面吧,我比较累。”
  赵炎崇似乎叹了一口气,但是我听得不太分明,他说:“好了,不要闹,现在才几点,你怎么可能睡觉,快点给我开门,我有话要对你说。”
  我没有吭声,往后仰倒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不愿意这个时候见赵炎崇。
  我的心情不大好,好像生活中遇到的所有人都在和我作对,所有的事情都往不好的方向发展。
  我心里好累呀,不知道该怎么维持下去,不想见任何人,不想和任何人说话。
  赵炎崇又敲了几次门,我都没有回应他,也没有去听他在门外面说些什么,在床上打了个滚,把自己埋进,头里面,假装睡觉,假装听不见。
  过了一会儿,我却听见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我连忙竖起耳朵,仔细去听,是我房间的门还是其他房间的,然后就没有动静了,看来是我听错了吗?
  我稍微放下了一点心。继续把脑袋埋在枕头里,然后在床上滚来滚去。
  滚了几圈,我忽然听到在离我很近的地方,传来一声轻笑的声音,我连忙把枕头扔到一边,盘腿坐了起来。
  我果然就看到赵炎崇,站在我床边的位置,他还穿着工作时的西装,一副刚从外头回来的样子,连鞋子都没有换,一手拿着一把钥匙,然后笑眯眯的看着我。
  我控诉他,“你居然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到我的房间里来,你怎么把门打开的?你用了钥匙!把他给我!”

  我扑向他,去抢他手里的钥匙。
  本来以为赵炎崇一定会躲闪开,可是下一秒我就结结实实的扑在了他怀里,被他抱了一个满怀。
  他结实的胸膛揽住了我,说:“好啦,是我的不对,我向你道歉行了吧,我保证不会拿着钥匙对你胡作非为的。”
  他把钥匙放在了我手里,说:“今天只不过是,突发状况,谁让你不给我开门呢,我只好自己去找钥匙来了。”
  我气的哼了一声,抓着钥匙滚回了床上面,然后揉了揉耳朵
  刚才在他怀里被抱着的那副样子让我有点尴尬,我和他是不是有点亲密,是不是应该离他远一点?我心想,朝远离他的方向又滚了一圈。
  赵炎崇自然而然的坐在我的床边上,对我说:“今天的新闻,我已经让手下去处理了,你不要太过担心,这种事情以后都不会发生了。”
  我哼了一声,没有搭理他。
  虽然明知道不是他的错,可是心里面还是会有些骄纵的责怪他,或许是因为知道他不会生我的气吧。
  如果不是他非要带着我去玩儿的话,也就不会对被别人给拍到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