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275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广全明显是话里有话,归不归明白他的意思,如果再不把那只黑猫带回来,恐怕早晚要要被董棋超弄死之后研究它的尸体……
  归不归叹了口气,对着自己的弟子说道:“现在你就去黑猫抱回来,如果日后让老人家我听到你再敢打孽的主意,那……”
  “那就要斩断你和我的师徒缘分吗?”董棋超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让归不归都有些反应不来。自打收了他做弟子以来,董棋超对自己向来都是言听计从的。什么时候敢这么和自己说话?
  “看来董真人已经做好了退路啊,连这样的话都替老人家我说出来了。”归不归又恢复了他笑眯眯的样子,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既然董真人都想好了,那么今天老人家我就随了董真人你的意愿。现在起,你我的师徒名分已断,我老人家的庙小,容不下你这个大菩萨。董真人还是另投名师,不要再在我这小庙里屈就了。”
  看到他们师徒俩呛了起来,一边的李广全便尴尬的咳嗽一声,他陪着小心说道:“老人家,董棋超不是那个意思,您看我的面子上,别和他一般见识……”
  “李广全你住口,你怎么知道他不是这个意思?”归不归看了董棋超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他做了几十年的护国真人,见多识广已经不把我这个老家伙放在眼里了。那我老人家也不能耽误了董真人……”

  是,我做了二十六年的护国真人,请问归大修士你教过我多少术法呢?”这个时候,董棋超突然打断了归不归的话,随后继续说道:“当年你收我为徒,不过是贪图我司天监监正的官位可以方便进出皇宫。替你看守那些天才地宝,当年我不过是借用了一点点,你马上就加了阵法让我无法靠近。你断了我长生不老的念头,我只能再想其他的办法。如果不是你防我在前,我有何苦去打孽的主意?”

  看到董棋超突然发作,李广全苦笑着又要去劝他。不过却被归不归拦住,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说道:“你不要阻拦董真人,让他把话说完。老人家我也想听听到底我还做了什么对不起董真人的事情。”
  见到已经撕破了脸,董棋超索性把归不归得罪到底了。他缓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归不归你收我为徒,可曾教授给我什么术法吗?除了一些驻颜养生的法门之外,我还学到了什么?养生一道天下修道门派都有所长,我还用从你这里去学吗?”
  “说得好,那我这个老家伙就不耽误董真人的远大前程了。”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对着他伸出来了巴掌,说道:“当年老人家我收你为徒的时候,曾经给了你一颗长生不老之药。那颗药丸是给我老人家弟子的,既然你我的师徒缘分已尽,董真人是不是把那颗药丸还给老人家我呢?”
  听到归不归问他索要长生不老药,董棋超愣了一下,犹豫了片刻之后,说道:“那颗药丸我已经转送他人了,归大修士你如果不满的话,可以拿走我董棋超的性命作为赔偿。”

  归不归笑了一下,对着董棋超说道:“一颗药丸而已,没有董真人你说的那么严重。不过希望那颗丹药没有送给我老人家的对头就好……高如柏!董真人要离府了,你替老人家我送一下……”
  片刻之后,高管家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屋子里面额气氛不对之后,他也没有多说话,站在门口等着董棋超出去。
  此时董棋超有些后悔刚才的话了,不过正如归不归说的那样,他做了几十年的护国真人,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偷走老家伙家底来换取功名的董道士了。这些年来连皇帝和他说话都要客客气气的,董真人已经习惯了高高在上,不会再低声下气的求人了。
  当下董棋超仰着头从这座府邸当中走了出去,这时候,李广全坐立不安的对归不归说道:“其实也没多大的事,这事也怨我,当初如果不是我多嘴,说了孽的事情,董棋超也不至于这么痴迷……”
  “这件事和你无关……”归不归坐在了椅子上,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和董棋超的师徒之缘已经尽了,就算没有你也改变不了。李广全你回去休息吧,过几天老人家我就带你去见孙无病。你准备一下……”
  看着李广全远去的背影,归不归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当初在当时一门也是这样,看来老人家我真是不适合给人家当师尊……”
 
  就在归不归自己叹气的时候,百无求带着小任叁从外面走了进来。二愣子进屋之后直接冲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徒弟怎么了?刚才在门口见到他连理都不理老子,看他气冲冲的样子,你刚才训他了?不是老子说,教徒弟不能只靠骂,该打的时候就要打。严师出高徒嘛……”
  “老人家我是不是严师不好说,董棋超已经不是高徒了。”说到这里,老家伙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刚才就在这里,我老人家和他解除了师徒的关系。现在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等一下……老不死的你把董棋超开了?”这个时候,小任叁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吓了一跳,董棋超这些年来对小任叁还算恭敬。还经常背着吴勉、归不归等人带着小家伙去逛京城的酒肆和娼馆。小任叁对归不归这弟子还算顺眼,时不时将自己梳头掉落下来的头发送给了他。想不到他竟然会和归不归断绝师徒关系。
  当下,归不归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对着两只妖物说了一遍,随后他继续说道:“董棋超太执着长生一道了,如果不加以管束,他早晚会闹出大乱子的。不过现在老人家我和他的师徒缘分已断,也没了管束他的借口,只能盼着他能好自为之,不要再惹出什么乱子了。”
  “老家伙,这几年老子我早看就他不顺眼了,不过他是你弟子,老子没好意思直说。”听了归不归的话之后,百无求继续说道:“他在外面都结交了什么狐朋狗友的,前年你让老子去他府上传话那次。那小子家里都是一些歪门邪道和一群光屁股的娘们儿,他们在家里服用什么五石散,说什么这样可以和天上的神仙话说。老子当场就掀了桌子,把他扔进水池里清醒。后来董棋超清醒过来在老子面前痛哭,求着老子不要和你说。老子也是心软听了他的鬼话,那次就知道早晚有这么一天……”

  “以后傻小子你还是有什么说什么吧。”归不归苦笑了一声,那次董棋超招揽一些乱七八糟的道人在家中聚会,老家伙是知道的。所以才以传话为借口让百无求给他一个教训,想不到二愣子回来什么都没说。断了老家伙一个管束他的借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