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430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十几分钟之后,一把大火点燃了这栋别墅,火光冲天,没用多久就把整栋屋子都给包围了。
  沈从文成为了一个悲凉的弃子,周坤在去警局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自己这个手下恐怕是命要难保了,因为有何先生出面,大圈的事不是你光把人给放出来就行的,需要的还有一个交代,如果单单只是放出魏丹青的话,那何先生的面子在哪体现啊?
  但周坤没想到,沈从文这个弃子付出的代价有点太大了,不光他自己死了,还有一个情妇一个孩子,三条人命惨绝人寰。
  魏丹青脱案之后,王莽他们身上的罪名也立马消失了,还有医院里腹部中了一枪的黄振文也被免于了起诉,整个案子都是周坤和沈从文在背后操纵的,他这边找人一顶罪,那自然他们就没事了。
  澳门警局里,魏丹青出来后就被接走了,但他没上黄连青的车,而是跟连城坐在了一起。
  两人坐在后面,连城内心敲着鼓,看着车窗外,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魏丹青把玩着手里烟丝盒,笑着说道:“是不是没想到事情的反转有点太匪夷所思了?”
  连城嗯了一声,轻声说道:“魏叔,我一直都看不懂你,就说这一次,你明明有选择可以不这么麻烦的,但我搞不懂你,为什么还要大费周章的折腾了这么久”
  “我出生在一个兵荒马乱的年代,也是人杰辈出的时代,你永远都无法想象在那个年代,中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涌现出了多少大人物,我可能不算是其中一个,但恰好我的人生履历中和很多人都有了交集”魏丹青忽然叹了口气,说道:“恰好,有个老朋友在澳门还算可以,只是我不太想麻烦他,因为我原本想要告别曾经的过往,挥刀斩断前几十年的因缘,可惜没想到最后还是没能断得了”

  连城握着手,禁不住的哆嗦了一下,她发现自己犯了很明显的错误,千万不要和一个你根本就搞不懂的人为敌,不然你真的没办法预料到对方最后会亮出什么样的底牌。
  “连城啊,其实你也挺让我看不懂的”连城正在发愣的时候,魏丹青忽然没来由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连城顿时呼吸急促,但仍旧保持没有露出紧张的状态,说实话她第一次这么惧怕一个人,魏丹青给她带来的压迫感太强了,连城甚至都不敢和对方四目对视,因为她生怕魏丹青会在瞬间就洞穿自己内心的想法。
  魏丹青说完刚刚那句话之后,眼神就落向了窗外,手指轻轻敲打着烟丝盒,似乎自言自语的说道:“周坤和沈从文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就是太低估我了,你说是么?”
  连城默然无语!
  她自己又何尝不是?
  于此同时,何家大宅里,张来旺起身告辞,何先生语气有些复杂的问道:“他这是不准备来看看我了?”

  张来旺难得的咧嘴笑道:“他不是不想来见你,而是真的身不由己,自从他出狱之后我是唯一见过他,并且也知道他出来的人,以往那些老关系他一个都没有联系,也不是,洛杉矶那边也知道了,是因为大圈曾经有麻烦非得那边帮个忙不可,所以你别太多想了,我和他之间曾经闲聊过,他暂时还没打算把自己已经重归的消息漏出去,就是不想太过引人瞩目了”
  “也好,我知道他有点身不由己,毕竟当年······哎,算了不说了,替我给他带句话,家里还有两坛花雕,有空你们一起过来陪我喝一口”何先生心思有点烦乱的摆手说道:“年纪大了,就爱多愁善感了,这么多年的养生还是没养明白,人啊还是太容易波动了”
  张来旺随后跟何先生简单交谈几句之后就离开了,人刚出何家大宅,就看见一辆车火急火燎的开了进来,里面坐着何家二公子何钟良。
  大圈的人突然之间全部脱案,不但把周坤和沈从文给晃的不敢置信,这位何二公子更是被惊的差点掉了下巴。
  一个多小时前,魏丹青被无罪释放,周坤找人顶罪的消息传到了何钟良的耳朵里,他当时就蒙圈了。
  他为啥这么蒙呢?
  因为何二公子隐藏在暗地里,咔咔一顿算计,各种操作,信誓旦旦的让葡京的运营团队详细的策划出了,如果葡京赌场在掸邦建造赌场后的盈利成功性有多大后,他就一直在琢磨,自己会在一个合适的机会出现,然后把大圈的人给捞出来,以此作为谈判的筹码,让大圈配合葡京进入掸邦。

  这就好像是,东风已经刮了起来,一艘大船已经开始扬帆起航了,但谁他么的知道船刚开,水下突然冒出来一块礁石,给船撞搁浅了。
  雄心壮志,却一拳头干空了,何钟良挺憋屈的。
  特别是当何钟良知道,是他的亲爹地一纸号令后,就更是彻底懵逼了。
  竹篮打水一场空,何钟良有点小激动了!

  因为这位赌王出面,肯定就意味着他和大圈之间有着很深的关系,这么一来何钟良还怎么空手套白狼?
  刚刚布置出来的版图,还怎么接着往下挥洒笔墨?
  硬来肯定是不行的了,那就只能看看能不能来个迂回的关系,跟大圈接触一下了!
  “咣当”何钟良车停下后,一路小跑着就进了何家大宅,门口的福伯看见他后叫了一声二公子。
  “福伯,我爹地呢?”
  “二公子,老爷刚刚喝了点酒,正要回楼上休息”
  “我爹地喝酒了?”何钟良愣了下,因为考虑到身体的原因,何先生最近几年向来比较少沾酒,就算是在大场合也只是象征性的举下杯子,浅尝辄止就放下了。
  “家里来客人了?什么贵客,能让我爹地亲自陪着喝酒?”
  福伯说道:“不太清楚,老爷的朋友我也是第一次看见,听口音应该是大陆那边人士”
  “唰”何钟良又再次愣住了,脑袋里闪过大圈两个字,他皱眉问道:“爹地应该还没有睡觉吧,我上去一趟”
  “好的,那您就快点过去吧二公子,尽量别太耽误老爷休息了”
  何钟良边走边寻思,他基本已经确定这个突然到访的人能让何先生陪着喝酒的,几乎就是大圈的人无疑了。
  “哎,这个事······”何钟良有点直挠头。

  来到楼上,何钟良轻敲了下房门后,恭声说道:“爹地,我是钟良”
  何钟良推开房门,何先生靠在床头说道:“给我泡一杯热茶过来”
  “好的,爹地”何钟良来到卧房外,泡好茶送到卧室中后就坐在床边递了过去。
  “呼”何先生轻轻的吹了下茶水,饮了一口热茶,然后问道:“有事?”
  “爹地,刚刚我听福伯的人说,您喝酒了?”
  “嗯,家里来了一个多年不见的老朋友,少喝了一点”
  何钟良搓了搓手,斟酌了一番后,实话实说的问道:“您的朋友·······是香港那边大圈的人?”
  何先生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你也在关注这个大圈?”
  “对,自从他们来了澳门,和周坤有了冲突之后,我就关注到了”何钟良的回答很老实,虽然这个人是自己的爹,但他首先更是被外面尊称一声赌王的何先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