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429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砰”这个马sir,愤恨的一脚踹在了桌子上:“你他么的当澳门警局是你们家开的么,说撤就撤,说办就办,我他么都是为你们服务的么”
  二十多分钟后,魏丹青被从看守所提了出来,人被再带回警局的时候,手铐子也给摘下来了。
  老魏揉着发酸的手脖子上的红印,笑道:“澳门警方办事挺有效率的,我上午还以为自己得要马上就被判了,没想到下午就给我沉冤昭雪了,你们为人民服务的这个态度,还真行”
  “唰”重案组的人全都脸色通红,不自在的把脑袋给别了过去。
  魏丹青在队长的耳边小声说道:“我之前怎么说来的?得让周坤抬着八抬大轿来接我,然后你还得给我鞋底擦干净了吧?”
  对方顿时咬牙说道:“你怎么跟阿sir说话呢?这个案子我办不了你,我他么还能随便再给你扣上一个帽子,照样能把你再抓紧来”
  “砰,砰”魏丹青用手指戳着对方的胸口说道:“这个案子漏洞有多大不用我说你也知道,你们玩忽职守到什么程度还用人提醒么?刑讯逼供的事,还能接着再聊么?我给你个机会,让周坤过来抬我出去,不然我让你们全体上下把身上这身皮都给扒下来,你就说能还是不能?”
  “电话他不接”
  “呵呵,他不接,那我就不出去了呗”魏丹青宛如一个老无赖,索性就翘着腿坐在了警局里。

  “踏踏踏,踏踏踏”外面走廊里,周坤阴着脸快步走了进来,站在重案组门口说道:“魏先生,我来接您出去了”
  魏丹青也没太给周坤难看,站起身在他耳边轻声问道:“知道自己输在哪里了么?”
  “······”
  周坤无言的看着他,他很想告诉对方,我不是输给了你,是输给我大老板了。
  魏丹青点着他说道:“你不是输给了那位何先生,是你根本就不知道,我这五十多年都是怎么走过来的,你也不知道我这个名扔在水里能砸出多大的水花来,你还太年轻,江湖却已深!”
  另外一头,周坤在得知魏丹青那边撤案以后,很明智的就觉察到,自己这边可能要出问题了,在澳门摸爬滚打多年,他攒下了无数个心眼,其中有一个叫卸磨杀驴。

  因为,沈从文明白,周坤的妥协肯定是无奈的,也是遭遇到了不可抗拒的因素,那周坤在不能抗拒下,搞不好就得被扔出一个牺牲的棋子,而他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沈从文在判断出这些因素之后,马上就去了氹仔,这里有一片富人区,沈从文除了住在永利酒店楼上的房间外,多数时候都会来这,这里住着他的一个情妇,还有生下来的两个孩子。
  沈从文驱车赶来后,下车的同时就不间断的给周坤打着电话,他想最后确定一下,自己这边到底是什么情况。
  这个时候的周坤,正在澳门警局见到了魏丹青,他一边看着对方,一边拿出大哥大,看着上面的电话号码,却没有接起来。
  到了这个时候,周坤要是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就完了。
  光是大圈的人出去可不行,总得有个能交代的人被推出来才可以,不可能光是大圈的人获救这件事就拉倒了,别的不说,你不得给何先生一个面子么?
  “啪”周坤按了拒接。
  氹仔岛,沈从文看着忽然消失的电话号码,心里顿时咯噔一下,他两忙走进一栋别墅院内,人还没有进入别墅内,就喊道:“收拾东西,带着孩子马上出来·······”
  “踏踏踏,踏踏踏”突然间,这栋别墅两侧,突然有几个人冒了出来,并且各个手里都带着枪。
  这些人露面之后,统一全都朝着沈从文这边快速跑了过来,并且看见他正在院子当中后,瞬间就拔枪搂火了。
  沈从文在没有打通周坤的电话,并且魏丹青那边已经脱案之后,就知道是出了大变故,所以他第一时间的反应不是去查这事的前因后果而是想到自己这边估计要出事了,ta马上来到情妇的家里,准备带着女人和孩子赶紧离开澳门,等自己安全了之后再做打算。
  但是,沈从文刚刚进入这栋偏僻的别墅内,喊着里面的人出来的时候,几个人突然间就冒了出来,全都穿着黑色的战术背心,手中带着枪,并且在看到沈从文进来后,就开枪搂火了。
  “亢,亢,亢”枪声一响,沈从文冷汗就直冒,离他大概二十米远左右的这些人,飞奔而来的速度非常快,从别墅的围墙上翻下来的时候边开枪就边往沈从文这边跑,几枪全都打在了他的脚下。
  “Shit,这些老古董真是太差劲了,狗屎”其中一个白人在开枪的时候就用英语骂了一句,明显不太适应手里这些非常有年代感的家伙,大失准头一枪没中。
  “里面还有人,你们两个进去,其他人拦住目标,不能让他跑了”一个黑人指着别墅吩咐了一句,两个人立马掉头就跑了进去,这时沈从文看见人朝着自己这边追来后,就知道里面的女人和孩子基本是没跑了,他果断掉头就往外面拔腿就跑。
  “唰”沈从文刚掉头,外面一辆车忽然一个甩尾就滑了过来,车身正正当当的就横在了面前,放下的车窗里一个黑洞洞的枪口伸了出来,冲着沈从文点了几下,一个操着半生不熟普通话的男人说道:“沈先生,别反抗了”
  几分钟后,沈从文和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女子,还有一个才四五岁的孩子被枪口顶着跪在了别墅里。
  沈从文一辈子都没结婚,一直住在永利酒店,但他在外面养了几个情妇,其中就这一个给他生了孩子,常在江湖漂的沈从文始终觉得他们这种人最好别成家立业,不然如果仇家太多,最后搞不好就会落个祸及家人的下场。

  尽管想着别有祸及家人这一天的到来,但当这天真的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沈从文立马就进入了彻底崩溃的状态。
  女人搂着懵懂的孩子,堆坐在地上瑟瑟发抖,沈从文咬牙惊慌的说道:“你给魏丹青打电话,我他妈认输了,赌场的股份我都给他,我一辈子攒下的钱也全给他,放我一条命行么?我认了,真认了”
  对方蹲下身子,用枪口扒拉了下沈从文的脑袋,轻声说道:“我不是大圈的人,我来找你,是因为你知道的太多了,所以我不能放了你······你的股份对我没有用,你的钱我更是一点都不感兴趣,杀你是为了保证一个人不会把自己暴露出来”
  “啊?”沈从文顿时呆愣,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男子,忽然间他从对方的身上看到了一抹熟悉的味道。

  这人大概三十多岁,皮肤黝黑,不太像是香港或者内地人,东南亚那边人种的特征比较明显,在沈从文最近接触到的人里,有一个女子和他有几分相似之处。
  “呵呵,狠,真狠,我真的没想到自己最后会被一个女人给算计了,给狠狠的在背后来了一刀”沈从文颓然的倒在了地上。
  “人杀了,放一把火把这烧了,尽量别留下什么明显的痕迹······”
  沈从文躺在地上,忽然扯着嗓子喊道:“祸不及家人啊,你们做事太绝了”
  “亢,亢,亢”三枪过后,这栋别墅里倒下三具尸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