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425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崔大状愕然愣了愣,随即摇头说道:“他要不是在大圈,可能你也没机会和他相遇了”
  黄连青苦笑着说了两个字:“孽缘”
  半个小时后,游艇抵达澳门,码头黄家的车过来接人,黄连青和崔大状上了车后,就直接说道:“先去警局看看再说”
  几乎就在魏丹青被澳门警方逮捕之后没多久,葡京大酒店里,那位一直关注着大圈和用力酒店的何家二公子也得知了这个消息,他听到之后除了惊愕,就是俯首称快了。

  “这个姓魏的师爷也被抓了?涉及到的还是一桩人命案?”何钟良玩着手里的派克,轻点着桌子说道:“周坤挺狠啊,这是想着要把大圈一网打尽了,几天时间里连续抓了两批人,还都是证据确凿的案子,大圈的人再想脱身,确实难了”
  “二公子,我听说大圈的大佬,叫安邦的人是黄子荣的未来女婿,如果大圈真的全都被抓没办法脱身的话,黄子荣那边肯定不会坐视不管的”
  何钟良皱了皱眉,想了想后摇头说道:“也未必,出事的是大圈的其他人不是那个安邦,如果周坤死命要办的话,动用关系是能在澳门把他们给判死的,黄子荣不会狗拿耗子管其他的人,他得分清一下利弊,毕竟周坤是我大哥的人”
  “那我们········”忠叔试探着问道:“现在,要打个招呼么?如果再不开口的话,案子要是被定死了,你就不好说话了”

  “不急,不急,还差了那么一点点的火候,忠叔啊你关注着点,如果警方那边要立案批捕的话,你就马上告诉我,这个时候出手才叫雪中送炭,先让大圈的人急一下再说,这样效果才能显现出来,而我们跟他们谈的价码也能高一些了”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一环扣着一环,魏丹青谋算永利酒店,沈从文和周坤还有连城算计着他,但两方谁也没有想到,暗中有一只老虎在虎视眈眈的盯着,等着关键时刻扑上来狠狠的撕咬一口。
  还是那句话,算人者必被算,你根本都搞不清楚,你在算计他人的时候,背后会有多少人再惦记着你。
  同样的,何钟良也没想到,他的算盘正扒拉的叮当直响时,另外一边,也有件让他绝对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澳门主教山,何家大宅。
  山下,一个佝偻着肩膀穿着粗布衣裳的男子,慢吞吞的朝着山上走,刚走到山路前方的大铁门前,两个穿着黑色西服的守卫就拦了过来。
  “私人住宅,闲人免进······”
  张来旺常年就穿着那身粗布衣裳,常在大西北生活,脸上被风给吹的都是沧桑的褶子,还略微显得有些坑洼不平。
  就这副状态,正经场合,都会以衣冠不整给他拒绝了!
  张来旺拢着手,轻声说道:“我找一下何先生,你们就说西北张姓人找他”
  “唰”两个门卫愣了下,刚要开口拒绝,张来旺又接着说道:“你要是不问的话,何先生要是怪罪下来,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您稍等下”可能是张来旺这副装逼的状态把人给唬了下,一个守卫走回门庭拿起通往山上何家大宅的电话,报了上去。
  山下的电话打到山上,传到了何家老管家那,他在何家当了三十年的管家,但对西北张姓人几个字却从没听闻过。
  管家犹豫了下,还是来到书房外,轻敲了敲房门。
  门开,里面一个年约七十的老人,带着花镜,看着报纸。
  “老爷,山下有个人来,说他叫西北张姓人,想要见您......”
  “老爷,山下有人要见您,他说他是西北张姓人······”管家站在书房门前,弓着身子轻声说道。

  书房里,那位年约七旬但却毫无老态的老者,缓缓的摘下花镜,放下手中的澳门日报,然后端起桌子上的茶杯轻抿了一口。
  服务何家近三十年的管家,目光中忽然露出一抹惊讶,他明显看到何先生端着茶杯的手明显颤了一下。
  “让司机开车去山下,把这位张先生接上来”何先生说完,又顿了顿,随即起身说道:“算了,我自己下去吧,一天未动我也活动活动”
  晚年期间,何先生已经鲜少出何家大宅了,如非是澳门有什么大事发生,他基本都是足不出户的,平日里就在大宅门内养花除草,有人要见他就来大宅里,想让他出去一年里也不见得有几次,就连前段时间内地有中枢派来的人和他商谈九九年的大事,也是亲自来大宅内谈的。
  所以,跟在何先生后面的管家,就挺诧异的,山下那位西北张姓人,是何方神圣?

  何先生坐着车下的山,距离门前约十米远才停下来,司机开门管家和他一同下了车,张来旺抬头看见他后就背着手走了过来,何先生冲着管家挥手说道:“回去告诉厨房,准备点酒菜,不用太多,一碟酱牛肉一盘卤花生,炒个腰花再用尖椒溜个肥肠,然后焖上一锅羊肉就可以了,哦,对了,酒窖里我那坛花雕也拿上来吧”
  何先生边走边吩咐,正好来到张来旺的身边,他笑了笑说道:“西北张姓人,放眼南北东西,我估计也就你敢这么自称了,毕竟天南海北下也就一个西北王”
  “我怕我说出自己的本名,你会想不起来我是谁”
  “啊?”何先生愣了下,随即点头说道:“也是,几十年过去,你的本名也没几个人记得了,什么时候来的澳门?我记得你有多年没出西北了”
  “来过两次,上次是几月前,这次是三天前来的”张来旺一说自己前后两次来过澳门,并且几月前还来过,何先生就知道这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了,如果单论叙旧的话,这个西北王恐怕上次就会来见他了。
  两人边走边谈,宛如多年没见的老友,一路走山下漫步到山上,等走到何家主屋前的时候,管家就告诉何先生,厨房那边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
  “我留了一坛三十年的花雕,你来了正好尝尝,最近几年我只是偶尔才沾沾酒,今天我陪你多饮几杯”何先生今天的兴致似乎挺高昂,说话的时候明显底气很足,语调里有着一股难掩的喜悦。

  “少喝点行,不然我怕会误事”张来旺点头说道。
  十来分钟后,餐厅一张方桌上,两人坐在对面,管家下去后何先生十分自然的主动给两人面前的酒杯满上,然后举手说道:“一别多年,我怕你再不来,我就要埋进土里了”
  张来旺刚端起杯子,何先生就看了一眼他的手,张来旺的手虽然很粗糙,但极其修长,尽管五十来岁了手上却没有褶皱,并且手指的前半部分布满了一层厚厚的老茧,特别是骨结显得比一般人要粗大了不少。
  “我还以为你归隐西北后,就真是彻底的不管世事了呢”何先生一眼就看出来,这个西北方多年未出世,但手上的功夫却一直都没有放下。
  张来旺笑道:“这是我吃饭的家伙自然不能扔下了,不然我怕祖师爷会跳出来臭骂我一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