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424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少马爷,振文折了,他为了掩护我出去自己留下拦住了丨警丨察,我跑了他被抓住了”小六低着脑袋懊恼的说道:“当时警方把我们的出路全都给堵死了,振文掩护我的时候中了一枪,没跑了”
  “活着还是死了?”

  小六寻思了下后摇头说道:“性命应该没事,那一枪我看见了是打在肚子上了,不至于能要他的命,振文现在应该被送到医院去了”
  “咣当”少马爷一脚踢在旁边的集装箱上,愤愤的说道:“草ta么的,国内风里雨里走了多少年都没事,在他么澳门这小地方还折了?大风大浪没翻船,河沟里栽了,憋屈不的?”
  黄振文被抓,几个人的脸色都很难看,他们倒不是怕黄振文给他们咬出来,这个团伙之间的信任度是非常高的,不管是谁出了事都会自己死扛下来根本就不会咬另外的人,因为大家之前就说好了,无论是谁死了或者被抓了,他家里的人其他的都会管下半辈子,所以他们担忧的是人进去想出来就难了,光是在澳门他们身上就背了两个案子,一个是几月前在永利酒店的抢劫案,还有的就是这次绑走江同林的事。

  如果澳门警方消息在灵通点和大陆联系上的话,那黄振文身上的案子就能整出一箩筐来,到时候别引渡回到内地,他直接就得被判死了。
  “少马爷,找下老魏吧,想办法给振文得捞出来才行,不然警方要是审出其他的事来,振文就完了”小六搓着手焦急的说道。
  少马爷抓着头皮,摇头说道:“找,找他?我们被警方给堵住了,就说明老魏那里肯定也出事了,不然我们不会漏的,估计是这两天办事的时候让有心人给盯上了,老魏那里应该也自身难保呢”
  少马爷说的没错,这个时候的魏丹青已经被带到了澳门警局,开始被审讯了。
  “不行,得想办法给振文捞出来才行,等等的,晚上再说,先躲着看看外面是什么风声·······”
  澳门警局,审讯室里,五十来岁的魏丹青此刻挺狼狈也很憔悴的耷拉着脑袋坐在椅子上,两只手全被铐住了,脸上青一块红一块的,黑白相间的头发乱糟糟的,嘴角还渗着血丝。
  魏丹青一进来就受到了特殊的照顾,可能是考虑他岁数有点大的原因,审讯的人下手的时候就留了点分寸,只是拳脚相加而已,那些用来逼供的路子到没往他身上用,但年过五十的人了被折腾一番也基本上被糟蹋的够呛,魏丹青呼吸的时候就明显有点上气不接下气了。
  “说吧,澳门以西海域边,距离海岸一百二十米处,一个叫江同林的人被埋在了沙坑里,这个人的死是你杀的吧?”
  魏丹青舔了舔嘴角的血迹,斜了着眼睛冷笑道:“都把我抓来了,不知道我什么身份嘛?我就算是想杀人,还用的着我自己动手么?我一个眼神过去,多少人能干这个,你拿这个罪名来扣我合适么?”
  “呵呵,对,不是自己下的手,你是指使的,行凶的人是另外的五个,我刚刚接到信了,他们人也已经被抓住了,听到这你认不认罪啊?”
  魏丹青惊了一下,他估计着自己被抓后少马爷的人也得漏了,但没想到他们能被抓住,居然没有跑的了。
  “认罪吧?澳门没有死刑,你认罪态度良好的话,我可以向法官替你求情判你个十几年也差不多了”
  魏丹青顿时笑了,嘲讽着说道:“我认罪啊?你看我这个岁数要是被判十几年的话,那是什么结果啊?我这辈子还有出来的可能么,就算能出来是不是也是躺在棺材里出来的啊?”
  “啪”审讯的人拿出一叠照片扔在了魏丹青的身上:“看看,能认出来吧?”
  照片是黑夜里拍的,有点模糊不清,但照片中的人还是能看出来,其中有他,有少马爷,黄振文他们,这些人的中间,大刚的小舅子将同林没埋在了沙坑里。
  最后两张相片里,是白天拍摄的,这次就比较清晰了。
  江同林身子在沙坑中,脑袋歪在一旁,脖子上有一条血印,闭着眼睛脸色青紫。
  老套路,在香港沈从文那个手下被人杀死在租住屋中的那一幕,和现在几乎如出一辙。
  算人者,必被算之!
  被人算计了不奇怪,但能被人如此轻易喝清楚的掌握自己的行踪还有计划就有点奇怪了。
  魏丹青沉默着没有吭声,审讯的人笑道:“你是没有动手,只是指使而已,不过无所谓了,下手的人我们也找到了,这个案子任凭你怎么解释也没用,老实点自己把罪认了,还能少受点皮肉之苦,你要是不认的话,那我就给你指出另外一条路吧,行么?”
  “呵呵······”魏丹青仰着脑袋说道:“警匪勾结,你们澳门警方和周坤这么明目张胆的穿一条裤子啊?”

  对方低下脑袋说道:“在香港不也是这样么?我给你一条路,答应周坤的条件,把股份全都给他送回去就行了·······要不然就像你说的,等你从监狱里出来,那也是躺在棺材里被送出来了”
  魏丹青被带走之后,连城马上就给香港那边去了消息,这几天澳门发生的事她一概不知道,当黄奶奶听到王莽他们被抓,魏丹青也随后因为涉及一起杀人案被带走后,几乎人都要崩溃了。
  大圈这次受到的打击太大了,这基本就是全盘被人给端了的节奏,而且被端的地方还不是香港,是在澳门。
  两地虽然隔海相望离的不远,但终究还是两个地方!
  一艘游艇里,黄连青疲惫的靠在船舷上,崔大状依靠在旁边皱眉说道:“大圈的路就这么不平吗?怎么隔三差五就捅出事来,这一次全被抓了?”
  黄连青望着远处的海面,有些惆怅的说道:“找这样的一个男人真是心累,安邦没有进去的时候每次他在外,我都会惦记,你知道我最怕什么嘛?我最怕响起电话的时候是大圈那边人打过来的,因为我怕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上次他入狱我感觉天都要塌了,后来他在监狱里出事我又感觉天塌了,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天真的会塌下来,有的时候想想都觉得心累,你根本没办法想象到,经常担心惦记一个人有多痛苦”

  黄连青说这句话的时候不是因为矫情,而是她切身感觉到了从安邦那边给她带来的压力,古时候常有句话说叫,夫远征送夫之妇又行哭,哭声送死非送行,夫远征,远征不必戍长城,出门便不知死生。
  这句话用在黄连青和安邦的身上可能稍显夸张了点,但安邦每次出去办事也等同于是踏上了征途,黄连青最怕的是有哪一天,大圈的人突然给她打过来一个电话,告诉她安邦已经不在了。
  黄连成幽幽的叹了口气,说道:“难怪,当初我妈活着的时候总和我说,宁愿你爹地是个普通人,我倒宁可他不是什么亚洲船王,这样他就能有更多的心思放在家里放在我身上了,而不是整天都在忙着扩展他的船王版图,对安邦我现在也再想,他要不身在大圈就好了,至少我不用提心吊胆的担忧他,是不是有一天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浑身是血,一身伤痕······扔下我一个人,我会很孤单的,因为当你心里住着他的时候,别的人就进不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