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847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9-03-04 22:15:47
  (正文)
  看似一切已尘埃落定。但作为太平洋战场日本海军最杰出的人物,山本的故事还未结束。1949年12月6日,兰菲儿驾驶一架民用飞机环游世界,途中在东京做了5小时短暂停留。因在国际航空协会环球飞行比赛中创造新记录,兰菲儿受到了山本遗孀礼子的热烈欢迎。两个在战争中失去了亲人的人的手戏剧性握在了一起。礼子对兰菲儿创造记录表示祝贺,并借机表达对美国大力援助日本战后重建的感激之情。礼子告诉兰菲尔,她的长子义正已拟前往哈佛大学,学习美国先进的工业技术。由于当时劫杀山本的秘密尚未公开,兰菲尔对这次会面颇感尴尬。礼子当然不知道,正是面前这个年轻人当年击杀了自己的丈夫。但后来逐渐澄清的事实表明,兰菲儿大可不必为此感到不好意思。

  1960年,尼米兹有关太平洋战争的回忆录《伟大的海战》—在中国被译作《大海战》—出版发行,书中首次披露了破译日军密码的秘密。随着尼米兹回忆录的出版,当年“复仇行动”的有关资料获准解密。但一直到1967年,兰菲尔才在美国畅销杂志《读者文摘》上发表了题为《我击落了山本五十六座机》一文。在文章结尾处,兰菲儿特意提到了与礼子的那次会面。作为击杀山本的“英雄”加上与礼子邂逅的幕后花絮,这篇文章毫无争议获得了“战争亲历征文赛”大奖。但关键问题是,真的是兰菲尔击落了山本座机吗?

  认定兰菲尔战绩的是他战斗结束后提交的报告。之前这份报告因保密原因一直未曾公开,他的战友们对此几乎一无所知。但随着档案不断公开,到底是谁击落了山本座机的问题逐渐浮出了水面。
  兰菲尔在报告中如此描述当时的情景:“当我们快速向日本飞机接近到约1600米时,零式战斗机发现了我们,迅速抛下副油箱向我们扑来。两架陆攻机一架向岛上飞去,另一架则垂直爬升。我朝第一架陆攻机俯冲。此时3架零战冲了过来,我立即调整方向迎了上去。在即将相撞的瞬间,我猛按开炮按扭,一串炮弹打掉了为首零战的一个机翼,这架零战拖着浓烟一头载了下去。我拉起飞机寻找陆攻机,这时又有2架零战向我扑来,此时我看见一道绿色影子掠过丛林,正是那架涂着草绿色伪装的陆攻机。我不顾零战在后紧追,牢牢盯住那架陆攻机从右侧猛烈开火,将机炮和机枪所有弹药都倾泻出去。日机右机翼很快起火,随后折断,我眼着它一头载向地面。此时僚机巴伯也将另一架陆攻机击落在海中。接到米歇尔少校的返航命令,我随即摆脱尾随的零战调头返航。”

  兰菲尔报告中说自己击落的陆攻机坠入了密林,巴伯也提到击落的一架陆攻机在丛林中坠毁,霍尔姆斯报告中还提到坠海一架,如此美军情报部门曾一度怀疑,当天日军有三架陆攻机。兰菲尔的击落并未得到目击者确认,但他的报告后来成为官方通告的主体。其中提及兰菲尔还击落了1架零战,巴伯击落2架。有关击落零战的战绩战后被否认,美军调查团找到了日军唯一幸存的飞行员,柳谷说明当天6架零战全部带伤返航。

  随后有更多证据表明,巴伯中尉才是击落山本座机的真正英雄。根据战友的回忆及巴伯本人接受记者采访时的说明,当时兰菲尔遭遇到零战攻击,他没有按预定计划不顾一切攻击敌陆攻机,而是转头迎战零战。虽说僚机应紧随长机,但巴伯却牢记本次战斗的重要使命紧盯那架陆攻机,转弯之后便猛烈开火,他射出的炮弹和子丨弹丨连连命中。巴伯的飞机几乎要撞上那架陆攻机了。于是巴伯紧急转弯,机翼擦着敌机而过,陆攻机起火坠向地面。巴伯并不知道那是山本座机。随后他看到霍尔姆斯正在攻击另一架陆攻机,于是冲上去协助同伴将其击落。虽然飞机多处带伤,但杀得兴起的巴伯请求米歇尔少校批准他干掉尾随的2架零战。但中队长的命令非常干脆,“不行”,巴伯于是调头悻悻返航。

  除兰菲尔和巴伯外,霍尔姆斯也坚称是自己击落了山本座机。他回忆说当时有3架陆攻机,自己击落了其中的一架。霍尔姆斯的确没有说谎,宇垣参谋长的二号机是他和巴伯合力击落的。期间兰菲儿一直在与日军的护航零战纠缠,因此最终战绩似乎是巴伯和霍尔姆斯1.5:0.5。
  1975年,东京航空博物馆派出专家组到布干维尔岛,对山本座机的残骸进行实地考察,发现飞机两个机翼均完好无损,这与兰菲尔报告“机翼被打断”的说法不符,倒与巴伯从背后攻击的说法吻合。且山本的尸检报告证明,他是被从后方射来的枪弹击中的。这同样与兰菲尔叙述从右侧攻击的说法差距较大。
  为彻底查清真相,美国特意邀请唯一幸存的零战飞行员柳谷赴美,陈述亲眼目睹的战斗经过。柳谷同样指出兰菲儿的报告疑点多多:当双方机群遭遇后,在低空飞行的两架P-38其中1架左转迎击零战—这无疑是兰菲尔的飞机,另1架则向右紧追山本座机从背后猛烈开火—这正是巴伯的飞机。山本座机从遭遇攻击到被击落不过区区20-30秒,如果兰菲尔击落零战后掉头攻击山本座机,至少需要40秒以上时间,因此他击落山本座机的可能性是不存在的。

  随着争论不断扩大,美国军方再也无法无视巴伯的战绩,只好和稀泥地将击杀山本的功劳一分为二,认定为兰菲尔和巴伯共同击落。巴伯和霍尔姆斯同时分享击落宇垣二号机的战绩。巴伯非常乐意与战友共享荣光,却遭到兰菲儿的断然拒绝,昔日的亲密战友从此恩断义绝。直到1987年兰菲尔去世,美国报纸仍以“击落山本的人逝世”为题登载了相关消息。
  1988年4月17日,在得克萨斯州弗雷德里克斯堡举行了击落山本座机45周年纪念活动。参加那场战斗依然健在的8名美军飞行员和特邀代表柳谷谦治悉数到会,此外还有参与太平洋战争的老兵、家属及专家逾1200人出席。在本次活动中,巴伯再次陈述了击落山本座机的详细经过。1991年,美国战绩评审委员会正式向海军提出申请,要求判定“到底是谁击落了山本座机”。但是直到今天,官方依然没有作出明确答复。

  随后巴伯的好友向法院提起了诉讼,要求认定是巴伯单独击落了山本座机。法院在1996年作出裁决:此事项属空军管辖范围,不予受理。
  众多民间组织对此进行了不懈努力。美国“王牌飞行员协会”查阅了大量资料,结合山本尸检报告、柳谷证词和座机残骸情况于1997年3月认定,是巴伯一人击落了山本座机,这一论点逐步得到诸多专家的认可。
  2006年,美国《空军》杂志刊登了一封当事人的来信。坎宁—就是最先发现日军机群的那位—结合柳谷的证词确认,兰菲尔在20-30秒内无法完成转向到山本座机右侧,当时P-38没有后期机型的副翼助力,击落山本座机的荣誉确属巴伯一人。因当时6架零战的飞行员都有了准确下落,美国空军还取消了兰菲尔4月18日当天击落1架零战的战绩。
  就在无数人为上述问题争得脸红脖子粗的同时,真正的当事人巴伯却与世无争,在俄亥冈州特瑞邦农场过着恬静平和的晚年生活。对于谁击落了山本座机的诸多争论,巴伯表现得非常平静。他认为中队长米歇尔少校才是击毙山本的最大功臣,是他亲自策划并指挥了那次行动。巴伯同时大度地认为兰菲儿同样功不可没,没有他左转攻击前来救援的零战,自己也不可能从容将敌机击落。至此这场争论多年的公案总算尘埃落定。

  日期:2019-03-04 22:17:05
  (正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