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囚牢》
第150节

作者: 莱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其实从小到大,我很少生病,毕竟是农村里的孩子,身体比较结实,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一年或许只感冒一次,可是那一次感冒就会来势汹汹,非要发烧发个很久,还会昏迷,是那种轻易不生病,但是偶尔生病就会很严重的那种体质。
  每次我生病的时候,我的父母都对我冷嘲热讽,觉得我一定是对自己的身体不关心,或者是着凉了才生的病,可是从来没有对我表示过任何形式的关心,甚至连去医院打针吃药都一定要我自己去,要么就在家里哪个旮旯里摸出一粒感冒药让我吃了。
  农村的人打拼生活已经很不容易了,让我的父母对我展示多余的关怀,确实太奢侈,可是正因为如此,我这些年来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人关心我的身,到这种程度,甚至看样子还守在我床边守了那么长时间。
  我不禁想到,那天我从医院里刚刚醒来的时候,因为太过于惊讶忽略了坐在我床边的齐桓。
  他和现在的赵炎崇一样,也是这副宛如对我宛如珍宝一般的神色,我何德何能能够得到这样的关注?
  我忍不住的想,或许是小的时候太缺爱了吧,导致我现在对感情这方面的东西很是敏感,更加的不忍心拒绝赵炎崇了。
  在他拿来熬的稠稠的小米粥,一勺一勺喂我的时候,我看着他满怀真挚感情的眼睛,拒绝的话完全说不出来,沉默了几秒钟,终于还是张开嘴喝下了他喂过来的粥。
  赵炎崇说:“怎么样?感觉身体舒服点儿没有?还有哪里难受的告诉我,我再去请医生来。”

  我摇了摇头说:“你是不是很久没有休息了,你去休息吧,不用管我。”
  赵炎崇说:“不,等我给你喂完了饭再说,不看见你好起来,我是没有办法入睡的。”
  他忍不住的抱怨我:“下了那么大的雨,为什么还要在雨里面散步呢?这样糟蹋自己的身体怎么可以?你又不是十几岁的小孩子了,那么大的人一定要好好爱惜自己才行呀。”
  我忍不住扑哧一笑说:“你那天明明还说我看起来只有20岁呢,而且我现在按心理年龄来说的话,就是十几岁的小孩子呀。”
  赵炎崇停住了嘴,说:“我差点忘了,你只有18岁。”
  他说:“我这算是恋童了嘛,喜欢上了一个18岁的小姑娘,而且,还大有情根深种的意思在。要是传出去的话,别人都要笑掉大牙了。”
  我没有接话,尴尬的笑了笑,心想,比起和18岁的小姑娘来,更尴尬的明明是喜欢上别人的老婆这种事情吧。
  不过这种说出来会让彼此尴尬至极的话,还是老老实实的闭闭上嘴巴。
  我挪移开视线,一口一口的喝粥喝完了粥。

  赵炎崇放下了碗,忽然很正经的对我说:“我决定了”
  我不明所以看他,“你决定什么了?”
  赵炎崇说:“我要追求你。”
  我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顿时一阵一阵的咳嗽,重复道:“什么?你追求我?!”

  赵炎崇真的点点头说:“对的,我要追求你,你先不要说话,先听我说。”
  “我知道你在法律的名义上已经是别人的妻子了,可是你现在并不是难道不是吗?你没有以前的记忆了,所以你也应该不必受那个道德的束缚,喜欢上别人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而我既然爱上了你,我想要一个公平的追求你的机会,难道不应该吗?以前我总是以为时间还长,想和你慢慢的相处下去,等到我们之间的感情水到渠成了再向你告白,可是现在有了突发事件,所以我不想再等下去了。”
  “何秋,我要正式的告诉你,我要追求你,我要让你做我的女朋友。我希望你明白,虽然你现在不喜欢我,可是以后却说不定,你先别急着拒绝我,就让我尝试一下好不好?如果失败了的话,我至少会告诉自己,我曾经努力过了,而不是在我干脆利落的放手了以后,以后后悔下去,后悔没有把握住最好的机会。”
  我有些无言,说:“赵炎崇,其实。”
  赵炎崇说:“你不必说了。”

  他端着碗走出门去,像是忽然又打起了自信似的,容光焕发,哪怕是穿着咸菜干一样的衣服,胡子好几天没刮,就像一个流浪汉。
  我缩在被窝里,有些莫名其妙,还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
  我这个人的道德观念比较强,虽然我一点记忆都没有,可是在法律上讲,我已经是齐桓的妻子了吧?
  身为他的妻子,还被另一个男人追求着传出去的话,感觉不大好的样子。

  可是赵炎崇那个样子,明显是下定了决心的,劝是劝不住的怎么办?
  不如以后就继续躲着他走好了,我心想。
  我是刚发完烧的,身体很虚弱,几乎是手软脚软的,脑袋也疼,并且身上一层一层的全都是汗,我好不容易憋到终于打完了吊瓶,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想去洗个澡,可是立即又被赵炎崇制止住。
  “你大病刚刚好,不许去洗澡,万一又生病了怎么办?”
  最后是我好说歹说才好不容易同意,让我拿湿毛巾擦一擦身上的汗。
  我觉得我身上都要长蘑菇了,酸臭酸臭的,可是赵炎崇居然还能一副深情的样子。
  我心想,他对我搞不好也是真爱了。

  然后,在他宣誓了要追我之后不久,他在来到我房间的时候,居然就拿了一束火红火红的玫瑰,那么一大把,几乎把他的整个人都挡住了。
  他送到我的床前,已经恢复了那副俊美温柔的贵公子像,穿着很正式的西装,还打了领带。
  “我心爱的姑娘,这是送给你的99朵玫瑰,还喜欢吗?”
  我嘴角抽搐,觉得他就是在欺负我,一边不让我下床,必须得卧床养病,一一边又不容我拒绝的,把那那么一大束玫瑰放在我面前,明显这是吃准了我不能下床,把玫瑰扔到垃圾桶里。
  我就欣赏了一下真玫瑰,还真漂亮呢,火红色的一大片玫瑰,看在眼睛里都是一种视觉享受。
  在玫瑰的一角里,有一张粉色的卡片。我好奇的拿出来,打开一看,上面是一串英语。
  我辨认了一下,只认出了几个单词,尴尬的看向赵炎崇说:“这里面写了什么?我看不懂,对不起,我,18岁的时候还没有上过大学呢。嗯,其实我也不是很想知道,算了,你还是别告诉我了。”
  赵炎崇脸上一点尴尬的神色都没有,嘴里念出了一段英语。

  他的嗓音低沉,很有雌性在,深情款款的望着我,轻声念出来这串单词的时候,我哪怕已经决定了和他保持距离的,心里也忍不住动了一下。
  赵炎崇又用中文把那串英文的意思翻译给我听,原来这是一首中世纪的英国的情诗,词藻浮夸,但是极其的深情,说的是一位卑微的青年暗恋着他高贵的爱人,可是又自知配不上他的一串心声。
  我心想这说错了吧,明明我才是那个身份卑微的人吧,不过看看赵炎崇的这副样子,我还是没有说出口。
  我只是说:“这玫瑰花我不能收,你还是拿回去吧。”
  赵炎崇狡黠的眨了眨眼睛,说:“我送出去的话从来不收回,你如果不想要的话,就自己丢了去吧。”
  我瞪大眼睛看着他,赌气的鼓起嘴巴说:“自己丢就自己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