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囚牢》
第149节

作者: 莱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随便做点什么就可以了。”
  然后两个人顿时吐出了一连串的菜名,区区一听得有二三十种,哎还一脸的忐忑说:“这些菜可以吗?会不会太简陋?要不要我再加点?”
  这两个帮工可比我之前敬业多了,我这些菜名我全都不知道呢,看来我是连厨房的帮工都做不好的,真是一个废人啊。
  我虚弱的对他们说:“嗯,不用了,这些菜通通都不要。”
  我看周大婶说:“大婶,只是给我煮一碗面,一碗面就好,可以吗?”

  周大婶连忙点了点头,心疼的看着我说:“丫头呀,你得好好保重身体呀,不管出了什么事情,桥船到桥头自然直可是生命,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不管怎么说,身体就是才是最重要的,你明白吧?”
  我点了点头,然后就走了出去,坐在餐厅的一个角落里。
  我托着腮帮子,透过落地窗往外面看去。
  外面的花草仍然葱葱茏茏,绿叶翠绿,鲜花盛开,阳光明媚,可是我的心里却像是被一片乌云笼罩住了一样,整个人都很迟钝。
  而过了一会儿,面被端上来了,一个帮工连忙招呼我说:“何小姐,赶紧的,你不是饿了吗?过来吃点东西。看看我们做的面好不好吃。”

  我坐到餐厅的椅子上,拿起筷子,那碗面看起来很是诱人,上面的材料铺的整整齐齐的。
  我夹起一块子面条塞进嘴里尝了一口,那味道很是鲜美,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本来应该是很喜欢吃这面,可是肠胃里,吃下这一口,却忽然不觉得饿了。
  我只想放下筷子离开这里,这面的味道让我肠胃里一阵的绞痛,很不舒服。
  但是我也知道我已经很久没有吃饭了,于是拿着筷子,把一筷子一筷子的把面全都吃了下去。
  我还在碗里面捞到了好几个鲍鱼海参一类的东西,大概是那两个帮工趁周大婶不注意加进去的吧。
  这种东西的价格,我在厨房里呆了那么一阵子也知道了,一个得几千上万的,想不到我也能日常吃上成万一碗的面了。
  我咧了咧嘴巴,不知道是笑还是哭,然后吃完了面放开了碗筷,离开了餐厅。

  这次路上的时候我碰到了赵炎崇,我看了他一眼,他也看我,冲我走了两步,好像是要走过来对我说什么。
  我连忙脚步一转,出了大门,不想再和他说什么话。
  我冲进了园子里,漫无目的的闲逛着,虽然园子里的景色很美丽,可是都入不了我的心里面去。
  我走了一圈又一圈,不知道什么时候,太阳被乌云遮住了,天色变得很暗。
  可我还什么都不知道,毫无知觉,直到豆大的雨点砸在我脸上,我才迟钝的反应过来。
  我心想这是下雨了吗?还没等我有所行动,然后哗啦啦的雨滴就往我身上浇,没一会儿就把我的衣服头发全都浇湿了。
  好一场突如其来的倾盆大雨,我蓦然的想,可是也没有跑起来的**,只是慢慢的一脚一脚的往别墅的方向走。
  如果是平常的话,我早就跳起来冲出去避雨了,可是今天我的反应有点迟钝,心想反正把衣服给淋湿了,再淋一会儿又怎么样呢?
  而且这雨打在身上,又让我的脑筋有了一时片刻的清醒,索性就再淋一会儿吧。

  然后我脚步一转,不再往大宅里走去,而是换了一个方向,继续的溜达着。
  今天这雨不知道为什么下的特别特别的大,简直打得我连眼前的什么东西都看不清了,路旁的那些盛放的花朵纷纷被打得七零八落,那些鲜艳的美丽的花瓣都被打入了泥里,被我踩在了脚底。
  我又走了一会儿,头顶上空的雨突然停了,难道是雨停的吗?
  我看去,外面还是一片的大雨倾盆,我头上出现了一把巨大的伞,把我整个人都罩住。
  紧接着,给我打着伞的那个男人冲我大声喊:“你是疯了吗?那么大的雨居然在外面淋着,生病了怎么办?”
  是赵炎崇。
  我迟钝地冲他笑了笑,说:“只是淋雨而已,不要那么紧张了吧?”
  说完这句话,我倒在了他的怀里。
  原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大脑已经迷迷糊糊的了,居然连站都站不住,倒在了他怀里。
  我的眼睛里最后的印象就是赵炎崇焦急担忧的把我抱住,张开手臂很亲密的把我抱了起来,往别墅里走去。
  可是我心里还有一点意识,觉得很担忧,那些佣人现在就已经觉得我是一个心机女人了。
  我明明是齐桓法律上的老婆,还勾引的赵炎崇为我打架就算了,现在还倒在他怀里和他如此亲密的出现在别墅,让他们看见了,肯定以为我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了,到时候有一百张嘴都说不清楚的。
  我想要挣扎,想要从赵炎崇的怀里挣扎出来,可是他的手臂就像铁铸的一样,紧紧的箍着我,又不至于让我疼痛。
  我挣扎了几秒钟,也就顺势在他怀里晕倒了过去,然后接下来的事情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天花板和以之前我睡觉的地方又不一样,更加的奢华一些。
  我睁开了眼睛,眼看到的是就坐在旁边握着我的手的赵炎崇。
  他脸上的肿红肿青紫,已经消了大半,只是还有一些的伤口,可是大抵上已经恢复了他那张帅脸。
  可是他的以前一直一丝不苟的头发乱糟糟的,下巴上一大片的胡茬都冒了出来,眼睛一圈的青黑,好像是熬夜熬了好几天一样。
  我吃力的睁开眼睛坐了起来,张眼望去,这房间是那种很简洁的现代风格,所目之所及都是一片黑白灰的色调,明显是一个男人的房间是房间里。
  我从来没有来过,可是看到身边坐着的赵炎崇,我也能猜到,他大概是把我带到他的房间里来了。
  这怎么可以呢?这要是传出去的话,一百张嘴一千张嘴都说不清楚了。
  我连忙,掀开被子想要下床,可是我的手上连着针管,我正在输液呢。
  我伸出手去,把手上的针头拔掉的时候,赵炎崇被我的动作惊醒了,连忙看到我坐着惊喜的叫起来,然后上前来,很亲昵的摸了摸我的额头。
  我身体虚弱,没有躲过去,只能任由他摸到了我脸上的皮肤。
  赵炎崇露出孩子般的笑容,“终于退烧了。”
  我眨眨眼睛,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赵炎崇看着我说:“傻丫头,你知道吗?你都昏睡昏迷了两天一夜了。”
  是吗?怪不得我的身体那么虚弱呢。

  赵炎崇说:“你发烧了,结果一直高烧不退,我生怕你烧成肺炎了呢,结果幸好烧还是退掉了,你坐起来干什么?继续躺着,这一瓶水还没有输完呢,等输完了我去你叫人给你端点吃的上来。”
  他握着我的手,神情激动,我心里有些些微的感触,手指挣扎了一下,但还是没有从他手里挣脱出来,闭上眼睛,掩饰住眼睛里感动的神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