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955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关于它的由来,我也在一些古籍之了解过。这昊天塔之的昊天二字,指的乃是昊天帝,也便是“太昊”伏羲。太昊伏羲曾为掌权天帝,这昊天塔乃他所铸。
  当时便有人认为昊天塔流落到了人间界,只是后来人间界发生大战,后世之人无暇寻找。数千年来,古神器之事已不可考,逐渐被人遗忘。
  我基本可以确定,眼前这座塔,不是什么锁灵塔,而是昊天塔!
  这个发现,不由让我喜出望外。不过狂喜过后,我也很快意识到,眼下知晓了此塔是昊天塔似乎也没有太大用处,一方面我无法进去,另一方面也不能和里面的太岁取得联系。这状况着实让我始料未及。
  暂时没有办法,我顺势盘腿坐下,一边靠着石壁疗伤,一边思索起来。
  从进入之后,我在此处并未见到其他人。而按照先前阿拉提和湿龙婆的描述,玉佛寺,修为到龙普者,都要过来侍奉太岁。
  他们两人不大可能欺骗我,而眼前又不见那些龙普身影,最大的可能性自然是,那些龙普身在塔内。

  若那些龙普是自己进入,那意味着玉佛寺僧人知晓进入之法。而湿龙婆作为主持,却未告知与我,显然不大可能。
  由此分析,玉佛寺那些龙普,应该是被太岁召唤进入,也是说,想要进塔,需要太岁的准许才行。
  思忖间,我的身体已经恢复如常。我站起身来,调动体内的巫炁,将之从身体之散布开来,试图吸引昊天塔内太岁的注意。果不其然,只是数秒,塔内便有了异动。只听塔内传来一声轻咳,随即只觉着一股巨大的吸引力朝我席卷而来。我知晓这是那太岁的手段,也没有反抗,任它将我卷入昊天塔内。
  待我站定之后,才发现这昊天塔内一片通红,不过这四周并无灯盏,却是有些怪异。我也没过分纠结此事,而是朝前方看去,只见一座巨大的身躯立在不远处。那双大脚旁散落着数十块大红色的布帛。我仔细一看,才发现那布帛掩着皑皑白骨。
  看到此处,我忽然明白过来。那些红色的布帛乃是僧袍,那些白骨应该便是玉佛寺历代龙普。看来先前阿拉提的那些话,并不属实。这些僧人哪是来伺奉九灵之力的,而是供奉给他的祭品。不过转念想,这阿拉提也只是一位小小的阿赞,兴许这件事情他并不知情,这也不能怪他。
  这么想着,我也没有太在意,而是朝着方看去。只见这太岁周身火红色,这场面倒是让我想起了当初见到小金的情形。小金乃是通体金色的太岁,而眼前这太岁则是通体红色。先前在尸阴宗之时,见到的那天道之尸,乃是暗黑色。太岁乃是应岁星而生,难不成他们也有五行之分。

  红色紫色乃是属火,褐色则属土,白色、金色属金,黑色、灰色则属水,青色、翠色属木。由此想着,似乎有理可循。之前我倒是没有太在意这点,不过即使这太岁也有五行之分,其的作用让我一时之间难以捉摸。
  此时一阵朦胧的声音从方传来了出来,“你们玉佛寺的实力是越发的不济了,数十年了才送来一人。”
  听他的口吻,像是把我当成了玉佛寺送来的祭品,这一点并没有出乎我的意料。
  想起之前在尸阴宗的时候,那水属性的太岁想要对我出手,当时祭祀恶灵一句话便阻止了他的动作。不仅如此,那太岁还将自己体内的巫炁本源送给了我。加之当初第一次见到小金的时候,他对我那版亲昵的举动。这么看来,这些太岁皆是知晓我的身份。
  从之前祭祀恶灵和那水属性的太岁交谈来看,这些太岁之所以还能存活下来,是为了完成某件事情。而在此事之,我则是最关键的一环。只不过,至今我都没有弄清楚,他们到底在筹划什么。
  此次好不容易又见到一只活太岁,兴许能从他嘴里得知些信息。这么想着,我也不和这太岁废话,直接开口道,“你且看我是谁?”
  那太岁听完这句话,并没有火气,而是真的朝我的话做,低下头朝我看了过来。他目光灼灼,看了许久,脸终于是露出了喜色,开口说道,“你终于来了。”

  对于他的话,我并没有觉着意外。先前湿龙婆也说起过,太岁临走之前,告知过首任的玉佛寺住持,说多年之后肯定会有一位体内有两种能量的人前来。很明显,这太岁知晓数百年之后,我一定会来,所以特意在此一边疗伤一边等我。
  我负手而立,朝他看去,口自有腔调回道,“嗯,我来了。”
  不料那太岁反倒是一脸疑惑的问道,“你的修为怎会如此之低?”
  他这话听的我眉头微皱,当初在尸阴宗时,那太岁与祭祀恶灵交谈之时,也曾有过如此困惑。当时他们还说了许多我未听懂之事,询问祭祀恶灵,他也不愿跟我说。
  此时听他这么说,我忍不住回想当年之事,心里略微琢磨之后,便反问太岁,为何会有如此疑惑。
  这太岁沉默片刻,一时并未答话,似乎也在权衡。数分钟之后,他才轻叹一声,开口道,“我也不知此事该不该与你说起。不过,既然你找到了我,想必也知晓了一些内情。”
  我听他这么说,心大喜。只是不知道他口的“此事”,到底指的是什么。心虽有疑问,但此时我也不好再问,只是静静等他讲述。

  太岁见我没有反应,继续说道,“你已经见过那金属性太岁了吧?我不明白,为何你还没有进阶到阳神天师,莫非发生了什么变故?”
  他口所说的金属性的太岁,应该指的便是小金了。看来先前我的猜测并没有错,这太岁也有五行之分。不过按照他的逻辑,似乎我见到小金之后必须是阳神天师了。而且听他的口吻,也是认识小金的,甚至我有种感觉,他们之间肯定商议过某种事情。
  事情进展到此,越发的出乎我的意料。但此时我头脑之一片空白,根本找寻不到一丝线索。
  那太岁说完此话久久没有再开口,似乎在等我的回应。看他的样子,若是我不告知他详情,恐怕也无法从他口得到半句有用的信息。想及此处,我只好将事情的原委告他。
  当他听到小金已经失踪的时候,一脸的恍然大悟,口小声的喃喃着什么。不过,我时刻留意着他,他的话我全数停在耳里。只听他说,“他真的要这么做吗?”
  这句话印证了我先前的想法,这太岁和小金之前的确是商议过什么。不过看他的表情,似乎小金离开是为了去做某件事情。而这件事情也似乎出乎了他的预料,以至于打乱了他们的规划。至于这个规划,想必是和我提升修为有关。
  我此时乃是印章天师圆满的修为,若是当初小金没有离开的话,按照他俩的规划,眼下我应该已经是阳神天师了。只是我若是已经进阶阳神天师,恐怕也不会来泰国了。

  不过太岁先前做法,似乎断定我会来此寻他。由此看来,这些事情他们早已经设定好了。想必即便我进阶阳神天师了,日后肯定还会用到活太岁的地方。
  那太岁突然打破了静谧的气氛,长叹一声,似乎做出了妥协。还未等我发问,他便率先开口道,“我知你来此目的。也不知他那么做到底是对还是错,也罢……此事总要有个了结。”
  日期:2018-05-05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