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234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5-04 13:41:28
  第269章 秘密会见
  与小宋江分开后,鸭屎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处理各种文件。他处理的速度加快了很多。深夜时分,所有的事情已经处理完,宁十三并没有回到湖东。他判断师父应该外边有重要的事,一时半会不可能回来。
  他回到自己的房间关闭房门,换上夜行衣,从窗户里飞了出去。
  等他来到楼外楼的时候,天已快要黎明了。
  他沿着地下室进了一层,从一层下了地下一层。为了安全,月明妃与宁十三的秘密居所安排在地下一层。一旦遇到问题,随后可以溜走。无论从地下还是从地上出入,都很安全。这里是宁十三真正的老巢。

  鸭屎在黑暗中看得清楚,月明妃的房门口有两位大汉站岗。这两位是宁十三独自招募的人,属于他的亲兵,只听他一人调遣。有这些人守门,而不是宁十三身边的人,说明宁十三不在这里。
  鸭屎对楼外楼的熟悉程度是惊人的,他很容易就躲过了看门的大汉,从房屋顶部封闭的空隙中进了房间。月明妃一个人在屋里,正在整理东西。鸭屎仔细看了下屋子,并没有其他的人,于是他从房顶上下来了。
  月明妃是个极为警觉的女人,她预感到周围不对劲儿,于是便去身边的小地柜上摸手枪。月明妃还没来得及检查枪中有无子丨弹丨,她握枪的手就被鸭屎轻轻握住了。为了免于她大叫,鸭屎另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鸭屎从后面抱着她,她已经很清晰地感受到背后是个男人。她并没有挣扎,因为她已经猜测后面的人是鸭屎。
  握住枪的手松开了,枪向地板落去。鸭屎脚尖轻轻一挑,枪飞了起来,从他头顶掠过,沿着他身后自由落体。他用脚后跟一磕,那枪便飞到了椅子上的丝绸套子上。枪落到丝绸上一点动静都没有发出。
  “娜娜姐,你别弄出动静来,我们去屋里,我有事请教你。”鸭屎在月明妃耳畔轻轻说。他明显感觉到,月明妃从一开始的心跳迅速,到如今呼吸已经平缓了很多。
  鸭屎将捂着她的嘴的手拿开,月明妃大口喘着粗气。
  “跟我来。”
  她站起身,示意鸭屎随她进屋。这间屋显然不是她与宁十三睡觉的地方。屋子很小,但极为精致,里面的布局很巧妙,摆放了不少贵重的东西。
  “你可以大点声说话,外面的人听不到的。”月明妃说。她坐到床边,很冷静地看着鸭屎。鸭屎对眼前的这个女人感觉很陌生。很多年前,在湖东的小岛上的娜娜活泼可爱,是个机警的小姑娘,对很多事情充满好奇。如今的她,怎么变得如此疲倦,如此小心翼翼。
  “你是不是怕我?故意躲着我?”鸭屎并没有交代自己的困惑,也没有聊任何背景,上来就问了个如此敏感的话题,让月明妃着实震惊不小。
  “我听不懂你说的话。我拿枪是因为我对宁爷安排的门卫不是很放心。”月明妃再度冷静了下后说道。鸭屎从她说话的态度中感觉道,她不像是在说谎。月明妃继续说道,“娜娜已经死了,以后你不要再叫我娜娜了。这样对你,对我,都没有任何好处。”
  “好啊,”鸭屎冷笑道,“你是要我叫你小姐,还是要我叫你月明妃,或者是师娘?”鸭屎知道这样问她很不礼貌,他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月明妃显然被鸭屎激怒了,她站起身,走到鸭屎跟前,给了他一巴掌。这一巴掌并没有用十足的力气,但是对她来说,已经算是力道不小了。鸭屎的脸并不疼,只是热辣辣有点感觉。与愤怒时的黑蜘蛛相比,月明妃还是温柔太多。
  “我不是你师娘。”月明妃红着脸说。
  “对不起。”鸭屎觉得不好意思,小声说。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月明妃哭着说,“黄胡子是我发现的,也是我告诉黑蜘蛛的。他已经折磨我们那么久了,让他走吧。原谅我的鲁莽。他和你的关系,我都知道,你也该让他有个痛快了。”
  “当年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一定要回答我。”鸭屎非常坚决地问道。
  “当时是宁爷与老鲶鱼斗得比较激烈的时候,表面看他们风平浪静,实际上宁爷的动作很多。老鲶鱼一直瞧不起他,他对老鲶鱼有一百个不满。我们家与老鲶鱼有关系,所以就被宁爷的人盯上了。他们只不过是想骚扰下我们。我哥也是混狗帮会的,比较痛恨他们,很想打死这些贼。当时你在,给出了主意,于是真的打死了他们。宁爷非常愤怒,买了小刀会的人过来,杀了我们一家,把我卖给了楼外楼。宁爷见我长得还不错,就花大钱买下了我,养在楼外楼。”娜娜道。

  “是师父杀了你们一家。这么多年,你为何不逃,为何不反抗,为何不报复?”鸭屎愤怒地问道。
  “我根本不认识宁爷,一直以为他是我的恩人。”月明妃道。
  “这些是你什么时候知道的?”鸭屎问道。
  “与黄胡子的合作是鸡头米谈的,这让我非常震惊。我一直暗地里观察,终于还是听到了一些信息。宁爷与鸡头米后来在楼外楼偶然谈到了这件事,有点争吵。通过他们争吵的信息,加上我的推断,大致就是这样的。”

  “你是不是很恨师父?”鸭屎问道。
  “谈不上,宁爷其实对我挺好。我知道这件事,一开始很痛恨他但是慢慢也想明白了。”月明妃双眼闪动着说。
  鸭屎抓住了她的双手,非常认真也非常严肃地说:“娜娜姐,你在骗我,你恨师父,但是你不敢对我说。就像黄胡子一样,死都不敢死,除非师父手里有他的牵挂。”
  鸭屎的这句话让月明妃极为震惊,她将手从鸭屎手里抽出来,双唇颤抖着说:“我刚到楼外楼的时候,整天寻死觅活的。尽管宁爷包下了我,但是我还是拒绝见他。直到有一天,他带来一个人给我看。从此以后,我就对他言听计从。”
  “谁?”
  “我弟弟。比你小一些。出事的当天晚上,弟弟在我的亲戚家。宁爷找到了他,没有伤害他,把他养在了青岛,宁爷的一个亲信在那里有个工厂。如今,他应该还在那个工厂工作。他牢牢被宁爷的人控制着。宁爷对我的需求不是男人对女人的需求,他什么都跟我说,对我有很大的依赖。我讨厌他,但是也不想太伤他。”月明妃道,“我做梦都想走。”

  “告诉我他的名字、相貌,我派人去找。”鸭屎道。
  “听我说,现在还不是时候,时机成熟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月明妃道,“其实,我跟你也不算熟。咱们也就一面的缘分,后来再见已经很多年了。不过,我总觉得与你有说不出来的缘分。如果有一天,你能救我们姐弟脱离苦海,你让我为你做什么都行。”
  月明妃说着说着就跪了下来。鸭屎赶紧将她扶起来道:“我始终把你当成亲人。你就等我的消息好了。我早晚会把你们弄出去。另外,我想问下,原本不是小貂蝉看着你,怎么变成他们了?”鸭屎目光投向门,外面有宁十三安排的人。
  “黄胡子被杀后不久,小貂蝉就被宁爷叫走了,从那以后,她就不再看着我了。我还以为宁爷对我信任了呢,后来才知道,我身后安排了别人。我知道宁爷太多秘密,他不可能让我活着离开他的。”月明妃道。

  “你判断,小貂蝉现在在哪儿?”鸭屎问道。
  “小貂蝉知道的事情不比我少,你要是找到她,也能解开你的很多困惑。不过,我估计,她八成已经不在了。”
  “为何这么说?”
  “即便是宁爷不下手,其他人也会下手。”

  “你指的是谁?”
  “野狐田惦记她很久了。鸡头米是个比较毒的人。”
  “这些你怎么知道的?”
  “我在你师父身边,听到、看到的比你多太多。”

  “你岂不是也很危险。”鸭屎叹口气道,“你自己多小心吧。”
  “宁十三想摆脱盗贼的身份,摆脱这个身份,他需要一个妥当的女人,毕竟要出去见人的,这年头出去见人是要带女人的。没有谁比我更适合陪他演戏。”月明妃道。她本来想说宁十三已经没有了男人的功能,但是又怕太唐突。不过,鸭屎是个聪明人,大致听出了她的意思。
  “黄胡子说的那些鬼话你都听说了吧?”鸭屎问道。
  “当然听说了,不要相信就好了。”月明妃笑着说,“就怕黑蜘蛛这个急脾气,很容易就信了。”

  “你为何不信?”
  “如果这是真事,宁爷会压下来的。他不仅没压,反而让整个怀义堂都知道,黑蜘蛛是他的女儿,你是黑蜘蛛同母异父的弟弟。不仅怀义堂知道了,你问问通天鼠、李一刀,他们也一定知道了。这明摆着是宁爷的局。我跟他一张床上睡了那么多年,还不了解他。”
  鸭屎马上笑了起来,他再度抓住月明妃的手道:“等二姐回了楼外楼,你一定要跟她讲这些。她现在还在执迷不悟呢。”
  “我会试试,不过这些事也不好直接讲,我的身份不合适。”月明妃道,“黑蜘蛛是个好姑娘,在怀义堂难得有这么善良和单纯的人。李一强一个火爆脾气的混子,经历了生死后,变成了很有心计也很有城府的人。我听过通天鼠的故事,他曾经是个骄傲自满,自以为是,看不惯东看不惯西的人,据说现在也变得老谋深算了。还有你,你也一点都不单纯。如果不是咱们有点交情,我真不敢与你说这些。不过,黑蜘蛛几乎没有任何改变,她还是小时候的样子,多难得。你不要辜负她。”

  “你多保重,我不能久待。你弟弟的事,你随时可以告诉我。”鸭屎说完就要走。月明妃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他突然想起了很多年前那个活泼开朗的娜娜,如今她变成了这个样子,鸭屎顿时极为心酸。
  他一把将月明妃抱入怀中,在她耳畔道:“我一定要把你们带出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