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203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曹小强欢呼:“在沼泽里喂了两天蚊子,可算是等到了,万岁!”
  伏兵自己跟自己击了一下掌,算是庆祝。
  另一条,蝰蛇抓住了一条小鱼,正准备把鱼头拧掉,来自头顶的轰鸣让他停止了这次杀戮,抬起头来,看着呼啸而过的导弹,露出一丝开怀的笑容。这时,电台响了,他接通,是林鹰。林鹰的话简单明了:“蝰蛇,猎物往沼泽跑去了,准备收网!”
  蝰蛇说:“我看到了,马上收网!”
  林鹰说:“小心一点,头顶有很多双眼睛盯着这头猎物,尽快将它搞到手,以免夜长梦多!”
  蝰蛇说:“明白!”结束了对话,把小鱼往水里一甩,拿出一支体能补充液咕咕咕几口灌进肚子里就算是晚饭了,喝完后大吼:“47,猎狗!”
  萧剑扬和猎狗飞快的应:“到!”
  蝰蛇说:“别吃了,导弹已经过来了,追上去,找到它!尽快!”
  猎狗是第二小队的尖兵,第三小队的尖兵已经在此前的行动中牺牲,现在铁牙犬中队就只剩下这两名尖兵了。接到命令,这两位毫不犹豫,大声应:“明白!”真的是饭都不吃了,各自拿出一支体能补充液灌进肚子里,然后抄起步枪在芦苇丛中撒腿飞奔,遁着导弹飞过后留下的笔直的尾烟猛追过去。这大概是他们自服役以来最为轻松的一次追踪任务了,根本就不用费心去寻找什么痕迹,那么显眼的尾烟,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到!最妙的是,这尾烟会长时间的留在天空中,这简直就是再显眼不过的路标!所以他们撒开双腿在还算坚实的地面上星跳丸走,其疾如风,边追边在心里不停的祈祷:“别炸,别炸,千万别炸!”

  天狼中队三个尖兵都放了出来,两个中队相距约五公里,拼尽全力,撵着导弹的尾烟猛追,场面那叫一个壮观!
  曹小强一边飞跑一边问老虎:“这枚导弹会落到哪里?要知道它的射程动不动就是几百公里上千公里,要是它落在几百公里开外,我们跑死都追不上啊!”
  老虎怒吼:“闭上你的臭嘴!”他不喜欢曹小强这张嘴,这家伙这张贱嘴实在太臭了,经常是好的不灵验坏的灵验,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当然希望曹小强能够闭上那张乌鸦嘴。说他迷信也可以,但是这种事情吧,往往就是这么邪门,所以还是当心点好。
  曹小强撇撇嘴,咕哝:“说都不让说么?”不敢再作怪了,发力猛追。
  人那两条腿无论如何也跑不过导弹,很快,这枚巡航导弹就从他们的视野之内消失了,不过还好,导弹飞行留下的羽烟还在,丢不了!而苏联特种部队一直在用一部伊拉克的雷达监控着这枚导弹的去向,对导弹的落点作出了预测:它可能会落入接近伊朗边境的一片芦苇丛中。有了这个方向就好办了,玩命的追吧。
  一口气追出了二十多公里,导弹的羽烟消失了,万幸的是,并没有听到爆炸声……谢天谢地,这枚巡航导弹并没有爆炸!猎狗说:“导弹可能已经坠落了!”
  萧剑扬从一个两米阔的水洼一跃而过,说:“是的,肯定已经坠落了,问题是,落在哪里?”
  猎狗说:“但愿不要落在伊朗那边,不然就麻烦了!”
  话还没说完,步话机就响了,是蝰蛇!蝰蛇说:“47,猎狗,导弹落点已经确认了,在蚀点!”
  猎狗破口大骂:“我靠,蚀点!还真他妈是怕黑有鬼,怕冷有风!”
  萧剑扬苦笑:“猎狗,你这张乌鸦嘴哟!”
  蚀点正是伊朗那一方,一块废弃的油田。那块油田离阿拉伯河只有三十公里,是伊朗最早开采的油田之一,十年前,这块油田在钻采的过程中操作不当,硫化氢大泄漏,当场造成二十多名石油工人死亡,油田和附近村庄所有人口紧急疏散,油田被迫封存。等到硫化氢停止泄漏了,可以重新开采了,又撞上了两伊战争,一来二去,这座油田也就荒废了,毕竟不是什么大型油田,又发生过那么严重的事故,耽搁了这么多年,要重新开采的话成本太高了,划不来,就扔那里吧。那一带至念仍然荒无人烟,但那毕竟是伊朗的领土,深入伊朗的领土去执行这样的任务,绝对不是什么轻松惬意的事情!

  猎狗这张破嘴,还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
  蝰蛇说:“少抱怨了,立即寻找合适路线渗透过去,抢在伊朗军队发现它之前将它弄走,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两名尖兵齐声应:“明白!”
  渗透路线很快就制订下来了,那是一条阿拉伯河沿岸土著居民砍伐芦苇和捕鱼时开辟出来的水道,很窄,跟羊肠似的弯弯曲曲地通行于大沼泽之中,只能容两艘小圆舟并排通过。小圆舟也好搞,沼泽里这样的小船不在少数,只要留心找,不难找到。总之渗透并不是什么问题,问题在于通过沼泽之后就是一片高地,上面有伊朗军队的哨所,如何避开伊朗边防军的视线?
  似乎成心是向中国特种兵示威,在中国特种兵齐心协力地将几只小圆舟从芦苇丛里抬出来移到水道上的时候,以波琳娜为首的那帮苏联特种兵取出一块防水伪装布然后充气,再装上两个跟玩具似的的大功率微型发动机,整个人往上面一趴,发动机发出轻微的响声,就这样带着这些剽悍的苏联特种兵在沼泽中飞快的滑行,跟冲浪似的朝着对岸飙了过去!

  萧剑扬看得目瞪口呆,嘴巴半天都没有合拢。海狼同样惊叹不已:“我的老天爷,一块伪装布、两个玩具一样的小型发动机就变成了沼泽渗透的利器,他们到底是怎么想到的?”
  蝰蛇说:“苏芬战争时期,芬兰游击队员将一块伪装布平铺在雪地上,整个人趴上去,然后抛出带着软索的锚钩钩住前方慢慢拉动,便可以悄无声息地前进,以至于很多苏军士兵直到被匕首割断脖子都还没有意识到芬兰人已经摸到自己身后来了。苏联卫国战争期间,苏军借鉴了芬兰人的战术,在一种比较厚实的软垫上安装用气压或液压发射的轻型锚勾和微型马达,制造出一种非常优秀的潜行工具,就是靠着这玩意,苏军侦察部队轻松在雪地、沼泽甚至水草地中穿梭自如,神出鬼没,让德军吃尽了苦头。现在他们用的就是这种经过无数次改良的潜行工具,沼泽对于他们来说不是障碍,而是乐园。”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说:“在这方面我们还是一片空白,跟苏军相比,差得太远了啊!”

  对此大家也只能叹气了。都说“大巧不工”,苏军特种部队拿出来的潜行工具看起来很简单甚至称得上是寒酸,然而这其中凝聚了多少代人的经验和智慧?而且那玩意的造价……一件两件可能没什么,但是一支连级部队都用这玩意儿的话,恐怕军需官要心脏病发作了。在特种装备的研发和列装上,中国跟美英苏等国相比,差得太远了!
  虽说装备跟苏联特种部队相比差了很多,但是铁牙犬中队和天狼中队同样以出色的战术素养操纵着荒芜和羊皮混合制成的小圆舟,悄无声息的渡过阿拉伯河,渗透到了伊朗边境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