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囚牢》
第144节

作者: 莱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赵甜甜似乎是想尽力的无视掉我,殷勤的对齐桓说:“齐哥哥,你尝尝我们家的厨子厨艺好不好?我最喜欢的就是西冷牛排了,特别的嫩。”
  而齐桓则是不置一词。
  我拿起刀叉,我以前从来没有使过这种餐具,觉得非常的不习惯。
  我先把刀子拿在手里,然后尝试着割了一下,发现特别的别扭,怎么都割不开一块肉,而且刀叉在盘子上发出了尖锐的响声,让桌面上其他三个人都停下了动作看向我。
  赵甜甜不屑的看着我,他倒是没有再用脏话骂我,只是说:“你怎么连刀叉都不会用啊?”
  那一只脸上分明挂着也太土了吧这几个字,迫于齐桓没有说出来。
  可是宁晃晃的摆在脸上,让他那张本来甜美可爱的小脸儿都扭曲了。
  我心想,这个赵甜甜还是不会追男人啊,老是在齐桓面前露出自己丑陋的一面,人家齐桓再怎么不挑食儿,也不会看上他这种呢,不仅傻,而且很蠢。
  不过这牛肉怎么就那么难切呀?为什么外国人会发明那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用筷子吃难道不好吗?
  我正抱怨着,忽然旁边伸过来一只手把我的牛排端走了。
  我瞪大眼睛,眼睁睁的看着我的牛排被拿走。
  虽然我还不大会切,可是我还可以学呀,这牛排看起来真的很好吃的,我还想尝尝呢。
  我看向青蛙,就是他端走的牛排,他看了我一眼,把我的牛排切成了可以入口的一小份儿一小份儿,切完之后放回了我面前,淡淡的说:“吃吧。”
  我拿着叉子,看着齐桓,心想他居然也会给女人切牛排,看起来也没有那么坏?
  齐桓一边慢条斯理的切起一块牛排放进嘴里,然后淡淡的说:“看我做什么?不是饿了吗?吃啊。”
  我叉起一块牛排,放进嘴里,黑椒汁的味道和牛排完美的融合在一起,肉汁在我口腔里爆开来。
  这种鲜美的味道,柔软的肉质,是真的好好吃啊。
  赵甜甜沉默了,我在吃牛排的空子,偷偷的看去,他的脸都有点儿憋黑了,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他就把自己的怒火发泄在面前的牛排上面,泄愤般的狠狠的切着牛排,把自己那点牛排,简直切成了一盘子肉糜。
  刚才他信誓旦旦的说这牛排好吃,他怎么怎么喜欢,结果就这么糟蹋?
  我一边吃一边看他切肉糜,觉得心好痛,好浪费。
  虽然花的不是我的钱,可是美食这种东西,不就是用来享受的吗?
  因为配牛排,所以厨师还给配了红酒,我面前也有一杯。
  那红酒是窖藏了很多年的好酒,放在我面前,酒香味醇厚香甜,一直勾着我去品尝。
  而我刚好吃了几块牛肉,又口渴了,于是端起来尝了尝,觉得很好喝,然后一饮而尽。

  在吃到最后的时候,我就感觉到这酒的后劲上来了,头脑发晕,四肢发软,眼前的人都变成重影的了,迷迷糊糊的,只知道傻笑了。
  我仿佛听到身边的人扶住了我,问我:“没事吗?”
  我傻傻的冲他笑着摇摇头,大声说:“我我没有醉,我还可以再喝!”
  对方无奈的摇摇头,“一杯倒的酒量居然喝那么多的酒,果然年纪轻了,人也变傻了。”
  我听懂了他这句话,觉得很不高兴,心想这是谁呀?居然说我傻,我才不傻呢。

  我扑上去揪着他的领子怒视他,“我才不傻呢,你才傻,你是个大傻子。”
  男人抱住我,可能是因为离我太近了,他鼻子里的呼吸都呼到了我的脸上。
  他无奈的说:“对对,是我傻。我要是不傻的话,怎么会喜欢上你这个女人。”
  我傻呼呼的笑,说:“你是谁呀?你要你喜欢我啊,你为什么喜欢我呀?因为我长得很好看吗?”
  他说:“对,你长的很好看。”
  我说:“那你真是太有眼光啦,我允许你喜欢我。”

  我趴在他胸口,手掌下面是男人结实健壮的身躯,又硬又暖和。
  房间里的冷气开的太足了,让我觉得有点冷,我穿的可能太单薄,然后我觉得怀里就好像抱着一块大暖炉一样,所以我把整个人都依偎进了他的怀里,然后抱着他的腰。
  我的手掌下面,他的身上的肌肉在一跳一跳的,似乎更热了,像一个大暖炉。
  我的手顺着,他衬衫的下摆伸进去,摸到他皮肤的纹理,觉得这样手心贴着他的皮肤,触感来的更加的好,于是使劲儿的扒他的衣服,然后把整个人躺进他怀里,抱着他不撒手,就这样睡了过去。
  我不知道睡了多久,可能有一两个小时,醒来的时候头有点儿痛。
  我躺在了床上,头顶上是雪白的天花板,这里还有一个水晶大吊灯,特别的奢华。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吊灯,我迷迷糊糊的想着,抱着一个温热的大抱枕,舒服的蹭了蹭。
  这抱枕,触感真好,滑滑的,软硬适中,还有温热的温度,一跳一跳的,还会动。
  而且,抱枕整个都包围着我,还有手,会抱着我,太舒服了。
  我蹭了蹭右蹭了蹭,这抱枕居然比我还大。
  我可是一直梦想着要买一个大大的抱枕每天抱着睡觉了,不过我一直没有什么钱,所以这种想法也一直只是个想法而已。

  我就这样抱着抱枕迷糊了一会儿,脑子逐渐清醒过来,瞬间终于觉得感觉到了不对劲,连忙睁开眼,争脱开了抱枕坐起来,这才发现我所谓的舒服的大抱枕居然是一个男人,一个活生生的男人!
  我瞬间捂住了自己的胸,尖声大叫起来,“啊,非礼啊,救命啊!”
  男人坐起身来,说:“瞎叫唤什么呢?谁非礼你了?你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
  我一看居然是齐桓,他的脸色黑得像锅底一样,特别鄙视的瞪着我。
  我捂着自己的胸口,指着他大声说:“禽兽,你为什么在我的房间里?”
  齐桓冷冷的说:“你看清楚了,这是你那个小狗窝吗?”
  我看看四周,这房间很大,而且装饰装潢的很奢华着,这个房间我知道,我以前被管家罚打扫卫生的时候曾经打扫过,这是别墅里面的客房。
  我再看看自己的衣服,还穿的好好的,只不过文胸不知道丢哪儿去了,胸前全的形状全都露出来了。
  我继续捂着胸,说:“哪怕不是在我的房间,你就能非礼我了吗?你这个禽兽!你居然趁我喝醉酒非礼我!”
  齐桓气呼呼的说:“混蛋女人,醒了酒就不认账了,你去随便找一个人问问到底是谁非礼谁?到底是谁喝醉了酒以后抱着我不撒手,还撕我的衣服,把手往我衣服里头伸,非要和我睡觉,非要和我结婚?闹腾了我大半天,居然还有脸说,是我非礼你,这句话应该是我说才对吧?”
  我都震惊了,捧着脸,嘴巴张得大大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脑海里出现了一些片段,隐约是我喝醉的时候,自己做下的事情,事情好像真的就像齐桓说的那样,我好像真的有抱着一个温柔的抱枕,死活不撒手来着。
  原来我抱着的就是齐桓呀。
  不得不说他身上的肌理真是匀称,肌肉好结实呀。
  不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居然趁喝醉酒非礼了一个男人!
  我顿时忐忑不安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