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56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幸好这段时间我们极少通电话,没事的,”方晟安慰道,“只要人身安全得到保障,剩下工作交给安全部门处理吧……估计白翎很快会得知此事,反恐中心必定要跟踪处理。”
  “唉……”
  方晟听懂爱妮娅叹息的含义。此时爱妮娅最担心的就是白翎查到Phoebe是方晟的亲生子。有鱼小婷前车之鉴,白翎得知真相后想必不屈不挠,到时又是无休止的内斗。
  隔了会儿,爱妮娅幽幽道:“打这个电话是提醒你也得注意安全,以及防止有人窃听,眼下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明白吗?”
  “好的,我知道了。”
  结束沉重的对话,方晟又在办公室兜了无数个圈子,转得头都有点昏。叶韵重伤未愈,白翎主持反恐中心工作,鱼小婷隐身海外,身边一个能打且交底的人都没有,方晟觉得心里空荡荡的。
  快到中午吴宓林意外到访,吞吞吐吐绕了半天才说出来意:陈景荣规划在红河中心地带修建管委会大楼,报到纪晓丹那边没通过,两人吵了一架后陈景荣把把任务交给吴宓林,指示不惜代价疏通关系,并说只要过了市里的关卡,省里那边没问题。

  方晟沉住气问:“规划中的管委会大楼多少层?建筑面积多少?”
  “大概……二十多层……”
  “管委会现有二十多人,住目前的五层办公楼都空空荡荡,建那么高的楼一人一层啊?”
  吴宓林唉声叹气道:“陈主任提出这个设想时我们几个都竭力反对,可是不行,陈主任说这是振兴红河形象的必然之举,还说有了梧桐树才能招来金凤凰。陈主任教育我们要有远见,别看眼下管委会只有二十来号人,将来机构越来越充实,人员编制越来越多,早晚会填满整幢大楼。”
  “盖楼的钱从哪儿来?二十多层的大楼包括装修、办公设备等等按市场价计算起码得三四个亿吧?”方晟问道。
  “管委会成立后一穷二白,也就方部长在的两年积攒了点家底子,”吴宓林叹道,“陈主任的想法是找开发区企业借一部分、市财政给一部分、省里拨一部分……”
  “省里?”方晟啼笑皆非,“他以为还是计划经济?时代不同了!早在十多年前就有明文规定,地方基础项目建设包括办公楼在内全部自筹,国家和省两级只给政策不给钱!”
  “陈主任说他有办法……”
  “他连市正府这一关都过不了,凭什么向省里要钱?”

  “所以……”吴宓林咂咂嘴,为难地搓搓手道,“想麻烦……方部长协助疏通……”
  方晟想了想道:“我跟正府的关系怎样,你宓林还不知道?当初要不是以常委身份镇住场子,红河不知被欺负成什么模样了。我打招呼只会适得其反,宓林,你跟罗市长是同窗好友,私下说话比较方便。”
  “我已找过了,罗市长说私交是私交,公事归公事,不能混为一谈,盖大楼不是我吴宓林个人的事儿,唉……陈主任会想办法把报告交到许玉贤手里,说纪委姜书记肯定支持……”
  “噢——”
  看来陈景荣倒也不是闭着眼睛蛮干之徒,还晓得迂回战术,利用陈皎和燕慎的私交走上层路线。

  “如果这样的话,我会尽力而为。”方晟淡淡道。
  “多谢方部长,多谢,”得到方晟的承诺吴宓林大喜,连声道谢后犹豫片刻,低声道,“另外我个人……还有个请求……”
  “没事,请讲。”
  “我在红河管委会呆的时间太长了,坦率讲照目前形势看也无出头之日,前些日子罗市长主动关心,提醒我找方部长谈谈自己的想法。我这个人的情况方部长应该了解,不善溜须拍马,不喜欢看人眼色行事,优点是做事踏实,责任心强,只要我负责的工作肯定尽全力做好!一晃我已经将近五十了,早年的雄心壮志已消磨得荡然无存,只想以正处身份退休。当年若非有人搅局,这一步已经实现了,唉——”

  方晟暗想难道被许玉贤否决的名单里除了那三个还有吴宓林?若是如此真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了。
  “宓林意向去哪个单位或部门?”
  组织部长问出这句话说明有门儿,吴宓林精神一振,认真斟酌片刻道:“我熟悉财政、审计和招商方面的事务,如果能到相关领域工作会更加得心应手,当然一切听从方部长安排,相信不会让我吃亏。”
  方晟微微一笑:“在岗位调整前还得尽心尽力配合陈景荣抓好本职工作。”

  “我明白,谢谢方部长!”
  下午方晟盘算了很久,主动打电话给罗世宽。罗世宽十分惊讶,谨慎地打着哈哈。
  方晟单刀直入:“上午宓林找我聊了聊个人问题,以他的资历和能力几年前就该提正处了。”
  “宓林命不好啊,关键节点出岔子,作为他的老同学我也无计可施,只能请方部长多多帮忙。”提到吴宓林,罗世宽难得地客气起来。

  “罗市长,最近我打算内部调整一下组织部人事,到时向常委会提交名单时把宓林稍上,行不行?”
  罗世宽长长“哦”了一声:“组织部内部调整?”
  “新官上任三把火嘛,总得有个新气象对不对?”方晟直言不讳道。
  “组织部人事调整,孤零零挂个吴宓林恐怕容易引起非议,”罗世宽慢吞吞道,“不如多加几位上去,常委前跟许书记、王书记碰个头会商一下,如何?”
  方晟笑道:“宓林不算孤单,因为前期市委长期借用明月,这次补个调动手续。管委会调出两人都有不同程度的进步,算是对我在红河期间工作的肯定吧。其它不必节外生节,罗市长以为呢?”
  罗世宽一滞,道:“也行,宓林的问题一直是我的心病,能在方部长手里圆满解决算是一桩功德,我衷心表示感谢。”这倒是他的真心话。
  “有罗市长支持,常委会通过肯定没问题……”
  “方部长打算让他去哪儿?”
  “宓林年龄偏大,不适合到基层担任一把手主持工作,”方晟道,“到发改委任副主任,享受正处级待遇怎样?”
  罗世宽久久不语。原本他的想法是让吴宓衔到市直某个二线部门当一把手,不过近年来省市两级对主持工作领导干部的年龄有限制,原则上要低于48周岁,鉴于吴宓林官运向来不佳,罗世宽不敢得寸进尺,只求稳当当把正处弄到手即可。
  “你是组织部长,一切由你说了算,”罗世宽考虑定当后难得幽默了一回,“我只管举双手支持就行了。”
  两人谈笑风生间都刻意回避吴宓林争取的另一桩事:红河管委会大楼。那是公事,公事公办,不必掺杂私人感情,官场中人都清楚这一点。
  傍晚严华杰亲自带了两名心腹仔细搜查方晟的办公室、车子和宿舍,还好没查到窃听器。
  当晚方晟仍住在市委宿舍楼。一方面心绪不佳,不想到省城跟徐璃见面;另一方面爱妮娅的警告也发挥作用,身边没人保护不敢到处乱跑。
  闷闷不乐躺在床上看电视,晚上十一点多钟时白翎打来电话,开门见山道:
  日期:2018-06-14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