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952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没了言语,我倒是有些疑惑想要让他给我解答。先前他说起过,金山寺内有龙普甚至还有昭坤。我对这泰国的境界划分不甚了解,唯一知晓的三灵境界也是当初在深圳的时候从他口得知的。
  阿拉提见我发问,也不敢隐瞒。据他所说,在泰国佛教之,龙普要高出龙婆一个等级,相当于国修士的阳神天师境界。而昭坤则是要龙普的地位还要高,在他之的还有周冠。这周冠乃是国王钦封的称谓,据说修为已达神袛。
  听到此处,我心大概对泰国的境界分划有了大致的了解。也便是说,这龙婆乃是印章天师修为,龙普是阳神天师修为,而昭坤乃是阳神冲举的修为。由此可知,这周冠便是霞举飞升的修为了。霞举飞升自然是到达了修行的顶点,用神袛来形容合情合理。
  想到此处,我便询问起阿拉提可知泰国有多少周冠。他告知我说,这周冠只是一个传说,至今并未有过确切的记载,眼下他得知的也只有昭坤而已。
  我点点头,这才觉得正常,泰国无论人口还是国土远不如国,如此基数之,产生如此修为之人的概率自然不高,而即便真有到达如此境界之人,修为既然到了这一步,也早霞举飞升而去,不会继续留在人间界。所以,这个问题没什么意义,我反而对他口的昭坤更有兴趣。
  先前他提到过,那金山寺之便有一位昭坤。对于金山寺的龙普我自然没有惧怕,当初我印章期的时候,便有能力与阳神天师一战,更别说我此时已经印章圆满。
  只是昭坤相当于冲举境界,以我此时修为,却是相差太多。若那些和尚能请来这昭坤对付我,眼下祭祀恶灵不在身边,我一个人,根本无力应对。

  想到此处,我连忙向阿拉提印证此事真假。阿拉提听完我的话,摇摇头,有些犹豫,表示自己也不敢确定,只是听外面的人说起过。这模糊的答案着实令我心有些忧虑。不过另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还是早些做好准备才是。
  身在异国,根本没有什么可依靠之人,论交情,我也只认识阿拉提一人而已。不过我转念一想,既然金山寺有昭坤的传言,玉佛寺估么着也有,毕竟玉佛寺的地位在整个泰国佛教都首屈一指,论底蕴实力,绝不会输给金山寺。
  如此想着,我连忙询问阿拉提,谁知他听完我的话后,确实一脸哀伤,似乎被我提到了伤心事一般,沉默片刻之后,才向我解释了其缘由。
  据他说,玉佛寺的地位的确在泰国佛门之首屈一指,但与其他的寺庙不同的是,他们除了每日诵经念佛以外,还需要供奉九灵之力,期盼着能够获得九灵之力的认可。只有获得了九灵之力的认可之后,才能成为圣子,进而进阶到龙婆。但是只要进阶到龙普之后,便要去伺奉九灵之力。没有九灵之力的命令,根本不能私自出来。
  所以,从某种意义讲,玉佛寺是没有龙普存在的,更别提昭坤了。也正是如此,玉佛寺才会常年受到其他寺庙的挑战,若不是他们顾忌玉佛寺的历史地位和皇室颜面,恐怕早取而代之了。
  按照阿拉提的说法,玉佛寺,实力最高的,恐怕是他的师父湿龙婆了。手机端 也怪不得先前他邀请我来泰国时,一直用的他师父名义。

  交谈间,我们已经到了玉佛寺的门前,此时讲经仪式已经结束,不过还是有大量的游客在此驻足留念。阿拉提只好带着我绕开了人群,进了玉佛殿。殿内还端坐着先前的那些僧人,他们见我们进来,齐齐起身,双手合十朝着阿拉提行礼,阿拉提回礼之后,带着我从玉佛殿内穿了出去,到了一处院落之。
  这院落的布局风格颇有点国传统的韵味,每一处花草和假山,皆有章法,处处暗藏风水格局,惹得我忍不住四下多看了几眼。
  阿拉提看到我的动作,笑着开口告诉我说,这玉佛寺内的所有庭院皆是出自华夏风水师之手,说起来倒是跟我所在的玄学会有些渊源。
  这话让我不由一愣,旋即才反应过来,次他与我相识之时,我代表的还是玄学会。短短数年过去,如今情况已大不相同,不过我不想过多谈起自己之事,笑着也算是默认了。
  继续走了约莫五六分钟,到了一间挂满红色绸带的门前。他终于停住脚步,示意我稍安勿躁,他自己则是走前去,站在门前躬身朝里面喊道,“师父,圣子大人来了。”
  有意思的是,他与湿龙婆交谈,用的并非泰,而是华,莫非这湿龙婆是华人?
  心里这么想着,那边门内已有回话,湿龙婆示意我们进去。
  阿拉提推开门,躬身请我先进。我也没有客气,到了屋里,抬眼我便看到一位身着红袍的僧人背对着我们,坐在莲花底座之。
  这场景让我颇觉意外,倒不是说这湿龙婆的做派。而是因为他坐的并不是佛教的蒲团,乃是莲花底座。在我印象,能够承受莲花底座的只有已经参悟成佛的僧人,如菩萨佛主之类,连佛教之的罗汉都不能如此。
  湿龙婆显然不可能真的参悟成了佛,想来这是泰国佛门与土佛门的风俗不同罢了。
  此时阿拉提走前去,对着湿龙婆的背影,恭敬的躬身行礼之后,又道一声,“师父,圣子大人到了。”

  湿龙婆第一时间并没有动作,数秒之后方才站起身,转过头来,也不开口说话,只是一双昏黄的眼眸下打量着我。
  他五六十岁的模样,精神矍铄,胸前挂着一串佛珠,其篆刻着繁复梵。
  瞄了一眼这些梵,我心又觉怪。最近这些天与佛门打交道颇多,所以我也研究过佛门之事。据我所知,泰国佛教乃是座部佛教,又称南传佛和巴利语系佛教。他们的书写的经自然是用巴利语,为何这湿龙婆的佛珠却是梵?
  据说,汉传佛教称梵语为佛教守护神梵天所造。梵语是印欧语系的印度-伊朗语族的印度-雅利安语支的一种语言,是印欧语系最古老的语言之一。虽说印度和泰国并不远,佛教化能够相互影响也能够理解,但是这经书写可是有天壤之别的。
  回想起先前在院落里面看到的那些布景和阿拉提与湿龙婆用交谈,再结合这梵佛珠,很明显,这湿龙婆与国内的佛教肯定有莫大渊源。
  正思忖间,湿龙婆却是终于开口了,恭谨的对我弯腰施礼后,才开口道,“先生请坐。”
  他的字正腔圆,十分流利,似乎印证了我先前的猜想。而他口的称谓也十分别致,不是圣子,也不是施主,反而称我为“先生”,这又让我颇觉新。

  我点了点头,低头一看,四下里只有摆在他面前的一张蒲团,于是我便盘膝坐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