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233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5-03 13:15:51
  第268章 浮出水面
  鸭屎将两次失盗的财物带在身上,刚走到半路,黑蜘蛛派的人便遇到了鸭屎。鸭屎带着他们回到了湖西。
  黑蜘蛛见鸭屎带这财物回来了,但并没有抓住对方,于是笑着说:“不会是个梁上美女吧,把你绊了那么久,都聊了什么?”黑蜘蛛根据贼飞走的速度以及鸭屎追击的速度判断,至少一个时辰之前鸭屎就该回来了。既然他没有按时回来,要么是与贼有交谈,要么是与贼有打斗。从鸭屎光鲜的衣服可以看出,并没有打斗的痕迹。
  鸭屎当然清楚黑蜘蛛在这方面的洞察力,女人的强项就是洞察男人的细微变化。鸭屎笑着说:“我心里想的全是你,怎么可能与别的女人勾搭?再说,那人飞起时分明是个臭男人,你都看到了,还瞎猜。”
  “行了,你的任务完成了,赶紧走吧。”黑蜘蛛站起身来,摆出了送客的姿势。
  “走?往哪儿走?”鸭屎装作一脸茫然的样子,但双眼的余光早已扫到了卧室。他弯腰从前面一把抱住黑蜘蛛的膝盖,将黑蜘蛛扛到了肩膀上。
  “你放下,放下,”黑蜘蛛拿香拳不住捶打鸭屎的屁股,边捶打边轻轻娇嗔着。
  鸭屎每次听到黑蜘蛛这种娇滴滴的声音都难以自持,但还是老实地将她放了下来。
  黑蜘蛛笑着说:“我要真是你姐姐,你也这样乱来?”
  鸭屎气呼呼地坐到床边,非常不满地说:“姐弟,姐弟,本来就没有的事。”
  黑蜘蛛道:“黄胡子写的东西虽然不能全信,但是也不能完全不信。你先别着急,等你查到了其他的消息,咱们再在一起也不迟啊?”
  “你的副本呢?”

  “在这里。”黑蜘蛛指着自己的脑袋说,“我说给你听。”
  “主要内容是不是说了你是师父的女儿,我是你弟弟?”
  “你怎么知道?”
  “猜都能猜到。”

  黑蜘蛛笑着说:“如果你真是我弟弟也没什么不好。至少,我又多了个亲人。”
  鸭屎道:“你是师父女儿的事情以及咱们是姐弟的事情,在我看来都是假的。你等着就好了,我一定帮你查出来。”
  “鸭屎,你听我的,即便这些全是假的,咱们此刻也得相信是真的。不然的话,造谣的人还会造其他的谣。宁可信其有吧。”
  “跟我走吧。忘掉这些所谓的谣言,忘掉这里的纷争。你想去哪儿咱们就去哪儿?”鸭屎很真诚地说,“我最担心的是你,万一你出了任何一点事,我死也不会原谅自己。”
  黑蜘蛛眼圈有点红,哽咽着说:“师父是我爹,哪怕这个也是假的,但他的养育之恩是真的。师父老了,无论他做事多么不对,他都是我们的师父。我不能丢下他不管。我都能想象到,我走后他会多伤心,多难过。我想好好帮他一次,算我还了他的养育之恩,然后咱们再远走他乡。无论我们是姐弟,还是夫妻,都在一起。”
  鸭屎被黑蜘蛛的一番话彻底感动了,流着泪说:“你想如何尽孝,我舍命也要帮你,只要你答应我,等你觉得可以离开的时候,愿意与我一起离开。”

  “傻瓜,我不跟你走,还能跟谁走?”黑蜘蛛一把将他拉入了怀里。
  她从未这么矛盾过,也从未这么难过过。每当她回忆起自己小时候,师父对自己的娇宠,她总会对师父有种发自内心的感激。其实,他们本就有父女情。对宁十三来说,亲情没有那么重要,但是一旦其他的事情与亲情没有矛盾时,他便是一个重感情、怀旧的人。一旦亲情与他的野心发生矛盾,他连自己的命都敢不要,更何况亲人的命。
  “师父想做的是微山一把手,他已经做到了,除了李一刀还活着,他没有其他的牵挂了。如今,盗贼们也遣散了,师父还要什么?如果要李一刀的命,我可以想办法做到。”鸭屎道。
  “我并不知道师父在谋划什么,但是知道鸡头米一直在帮他运作一些事。他之所以解散盗贼,把怀义堂向正经帮会上转,好像是因为他想做县长。”
  “哦,我明白了。师父是个读书人,一直不脱掉长衫,他骨子里是不愿意做贼的。无论是还是不是,我们都帮他实现他的想法。到时候,我们尽了孝,也就没有什么遗憾了。不过,你说鸡头米在帮师父谋划,都谋划了什么?”

  “我不知道。”黑蜘蛛摇了摇头道。
  “我原本怀疑下毒的是通天鼠,也曾怀疑过是通天鼠与鸡头米一起干的。现在想来,也就鸡头米可能性最大了。”鸭屎感叹道。
  “你也别瞎猜,大哥也在为师父秘密做事。”黑蜘蛛补充道。
  “你不懂,没有师父的命令,大哥什么都不会乱做的,但是鸡头米会。”鸭屎气呼呼地说。
  “你先别乱想,就当这事没发生,也不要去专门查什么。有一次就会有二次,你等着就好。”黑蜘蛛说道。
  “我明白。”鸭屎叹口气道。
  “你让小宋江小心点,他很可能是下一个目标。直接办你没那么简单,但是办你身边的人还是很容易的。”黑蜘蛛道。
  “你倒提醒我了。”鸭屎道,“不管咱们是不是姐弟,你都不要再想这些事了。你等我的消息,我争取尽快脱身出来。一旦我脱身出来了,我再来看你。”
  “好的。你自己小心。”
  “你多保重。”
  辞别黑蜘蛛后,鸭屎匆忙赶回了望湖楼。
  找回了失盗的物品,鸭屎说已经结果了盗贼,是远方的散贼。就这样,他给宁十三交了一个合理的差。宁十三笑着说:“黑蜘蛛就是会邪乎事儿,芝麻大的事情也会说成西瓜大。这次辛苦你了。”
  “师父,”鸭屎说,“都是小事,不辛苦。”

  “对了,”宁十三说,“我去趟楼外楼,有些事情要在南边处理,这边就交给你了。一些大户人家送的礼和信件,你帮我收了礼,回复下信件吧。”
  “师父,”鸭屎躬身道,“我马上去办。”
  鸭屎的谦逊与灵活让宁十三大为惊讶。在他眼中,鸭屎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因为有点本事而一身傲气。如今,不知是怎么了,鸭屎竟然变得如此懂礼仪,谦虚谨慎了,宁十三反而觉得不适应。他固然高兴,但也有点疑惑。不过,他也不过是上下多大量了下鸭屎几眼,随后笑着走开了。那几个保镖看都不看鸭屎一眼,簇拥着宁十三走下了楼。
  宁十三走后,小宋江匆忙地找到了他,将他叫到一个角落道:“四爷,找个比僻静的地方聊聊。”
  鸭屎一听就知道他知道了一些事情,于是小声道:“咱们去湖边。”
  二人来到了湖边,上了一条很小的单舱船,小宋江轻轻一划,船随着风浪漂在湖上。
  “说吧,什么事。”鸭屎问道。
  “二姐见到黄胡子之前,师父已经见过他了,并且与他有一段单独的谈话。”鸭屎道。

  “你怎么知道的?”
  “先听我说完。”小宋江道,“师父手里一定有黄胡子的家人。不然,这个人都成这样了,还挣扎着,活着。上次师父让老大和鸡头米杀了他,黄胡子没死,被我们带到了这里。他其实是可以自杀的,但是还坚持活着,肯定是有念想。师父见了他,安排了一些东西,让他可以赴死了,随后二姐才去见了她。”
  “你猜的?”
  “不是,”小宋江道,“别忘了一直盯着月明妃的是小貂蝉。月明妃自以为摆脱了小貂蝉的盯梢,其实没有。是小貂蝉告诉了师父,师父派人杀了守卫,见了黄胡子,随后把假的信给了黄胡子。黄胡子拿这个向二姐换了个痛快。”
  “月明妃不知道吗?”鸭屎不解地问道。
  “她被小貂蝉利用了,她自己并不知道。”小宋江道,“四爷,咱们赶紧走吧。下一步可能会更危险。”
  “你怎么知道的?”

  “你走之后,我偶然偷听到了鸡头米与小貂蝉的对话,大致从他们的对话中推测出是这样。他们并没有说什么事,但是我猜一定是下毒的事与黄胡子的事,小貂蝉是枪。”
  “下毒的事没那么简单,师父不会这样干的,鸡头米自己也未必敢。”鸭屎道。
  “你看这个。”小宋江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碗,递给了鸭屎。
  “这是什么?”
  “毒不在酒里,在碗里。”
  “你赶紧去查下张家。”鸭屎道。
  “运碗过去的是我们兄弟,他们都死了。张家没有过手,是鸡头米让小貂蝉准备的。”小宋江道。
  “有点乱,我来捋一捋。第一、鸡头米安排小貂蝉把有毒的碗安排给了我们的兄弟。第二、小貂蝉听到月明妃与二姐的对话,见到了黄胡子,后将黄胡子的信息告诉了师父。第三、师父见了黄胡子后,认为小貂蝉知道得太多,有可能杀他灭口?我们赶紧去找小貂蝉。”
  “晚了,我偷偷找了了一天也没有找到。”小宋江道。
  “师父也太狠了。小貂蝉跟师父很久了,不至于…”鸭屎说着说着想到了什么,随后说,“想灭小貂蝉的是鸡头米,不是师父。如果小貂蝉死了,下毒的事情如果是他,这就永远成了无头案。他这是借刀杀人。忒狠了点。”

  “只要你一句话,我马上把鸡头米的头砍下来。”小宋江道。
  “目前不合适。等我说服了二姐,咱们有了落脚点后,再与他清算。”鸭屎道,“赶紧找到小貂蝉,找到她,咱们就有理由动手了。”
  “好的。”小宋江道。
  “我要去找月明妃,她一定知道更多的事情。”鸭屎长叹一口气道。
  “那里有师父的守卫,你别乱来。”小宋江担忧道。
  “我有办法。”鸭屎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