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55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晟念如电转,立即想到一个可怕的问题,失声道:“爱妮娅要你过去?”
  “是的。”
  “她有没有说什么事?”
  “没有,就让我连夜赶到碧海,明天起负责她的安全。”
  方晟下意识掏出手机要打,小司急忙阻止,道:“她特意叮嘱不准告诉您,我想了想不能不辞而别,还是……真要打电话起码等明天,成不?”
  “……好吧,”方晟无奈说,在客厅转了两圈,问道,“她语气怎样?让你直接去她家?其它还关照了什么?”
  “就说了一句话,‘麻烦你立即动身来碧海我的家,别告诉方晟’,我才回了个‘好’她就把电话挂掉了。”
  方晟眉头紧锁。

  原本爱妮娅的安全由叶韵负责,周军威案子了结后警报解除,正好许玉贤有事,一来二去使得爱妮娅身边没了贴心的保镖。照理应该没问题,身为省纪委书记配有司机和特警,且大部分时间活动仅限于省城范围,安全问题基本无忧。她心急火燎召小司过去,必定遇到非常棘手、又不便公开的麻烦!
  对爱妮娅来说,难以启齿的麻烦只有一桩,就是因为探望Phoebe而导致一系列惊心动魄的暗杀。詹姆士身亡后FBI不可避免介入此案,之前三名情报专员飞抵香港对詹姆士生前活动轨迹进行复原,然而鱼小婷已事先离开香港,在查不到鱼小婷的情况下,FBI有可能潜入内地暗中调查爱妮娅,说不定采取极端手段!
  大概这是爱妮娅所担忧的。
  即使被FBI绑架后严刑拷问,爱妮娅也不敢向有关部门通报,防止拔出萝卜带出泥吧。
  真是无穷无尽的烦恼。
  能不能请白翎的反恐中心插手?方晟很快否决了这个想法。FBI情报专员入境势必瞒不过反恐中心,宁可白翎查出真相,自己出面就显得做贼心虚了。
  兜了七八个圈子,抬头见小司面露焦急之色,猛然醒悟,挥挥手道:“你赶紧走,万一遇到突发情况给我电话。”
  “是。”
  小司应了一声急急转身而去。

  本来躺在床上已昏昏欲睡,这下子怎么也睡不着了,他从客厅转到卧室,从卧室转到客房,从客房转到阳台,脑子愈发混乱,不知如何是好。
  纵横捭阖官场十多年,面对完全陌生的FBI,方晟跟爱妮娅一样也有不知所措之感,此时不禁想起鱼小婷在江业警告的话:跟情报系统的人打交道,你的所有经验都用不上,你自以为正确的决定往往是错误的,你认为错误的决定也是错误的!
  这一夜方晟只打了两个盹,第二天上班时两眼通红,精神委靡,更重要的是心里冷,一股透骨寒意冷彻心底。
  正常工作还得继续,说好的部务会必须如期举行。
  上午九点整部务会准时开始,没一个敢迟到。大概听到要有内部人事调整的风声,包括副部长们在内都格外惕然,均提前五六分钟进入会议室。
  方晟环顾众人,声音略带嘶哑道:“通宵看完大家写的调研报告,不小心着了凉……应该说,与上次相比材料有了很大进步,内容扎实了,数据丰富了,事例增加了,几乎看不到个人总结的痕迹,可见大家都花了心思,真正静下来踏踏实实做了调研,而非前期浮光掠影、敷衍了事,很好,这就是进步……”
  参会者尤其中层干部们都松了口气,暗想总算过了第一关。
  “但是,老实说对于调研报告我还是不满意,既然不满意为什么还让大家回来?是不是心软了,雷声大雨点小?不是!以目前大家的思路和理念,要做到更好恐怕不容易。所以暂时收一收先处理手里的工作,过阵子还要下基层!”
  “啊!”参会者惊得眼珠子都瞪出来,个个头大无比:这样没完没了调研,挖空心思写报告,什么时候是个头!
  方晟续道:“我不满意在哪里呢?只要说一句话大家都明白症结所在了,那就是角度不对!组织部门的同志写调研报告,不用长篇大论谈经济发展,谈民生工程,谈创业建策,而要紧盯领导干部,重点在组织框架、人员任用、党员干部管理等问题上做文章!”

  利用方晟停下来喝茶的间歇,李根莫插话道:“方部长的话让我茅塞顿开,也给今后下基层调研确立了方向,的确,组织部调研的着眼点不是抓生产促经济,更不是帮基层领导做总结,关键在于发现问题,发现矛盾,就象方部长亲自率队去榆洛一样,精准捕捉到领导班子内耗成因,并顺藤摸瓜发现个别领导贪腐的证据,是大家的榜样!”
  榆洛县卸任领导班子离任审计结论虽然尚未出炉,但来自省城的第三方审计事务所已发现雷有健、傅町等人存在利用职权,伙同不法商人利用安置房、财政补贴等名目捞取好处的线索,提交市纪委介入调查。整个梧湘已传得沸沸扬扬,知道雷有健等人双规是早晚的事。
  方晟点头同意:“李部长总结得对。组织部门调研,眼光就得瞄准领导干部,提交的报告必须明确整个团队的判断,即领导班子是否称职,是否团结,是否存在问题!如果不称职,建议怎么调整;如果有问题,下一步该怎么做。也就是说,拿到各位提交的报告,我看了之后脑海里要形成对这个县区领导班子的大致影响,这不是小事啊各位!作为新任组织部长,上任伊始我来不及也不可能跑遍整个银山,摸清每个基层领导干部的情况,年度测评和总结嘛,想必大家都知道是表面文章,粉饰太平还来不及呢,所以,我需要能反映真实情况的调研报告!”

  说到这里参会者才恍然大悟,终于明白方晟为何对调研看得如此之重。
  方晟说完后,从李根莫开始首先部领导们纷纷表态,接着中层干部轮流谈想法、讲措施,不知不觉两个多小时过去了。本来方晟还打算利用部务会确定后期调研方案,突然手机响起,显示电话来自碧海市,随即改变主意宣布会议就开到这里,会后各部门向办公室提交调研方案,汇总后交由李根莫审阅。
  回到办公室反锁好门,方晟按刚才号码回拨过去,一接果然是爱妮娅!
  “小司都告诉了你吧?”她问。
  “你只说了一句话而已。”
  “就算公用电话,我都怀疑那帮人能监听得到。”
  方晟滞了滞,道:“你已发现苗头?”
  “前晚我跟秘书谈第二天行程,也是凑巧他中间停顿了几秒钟,然后我听到细微的电流声,”她说,“省部级干部都接受过安全培训,电流声意味着手机里有窃听装置!可怕的是那部手机我24小时不离身,且安全部门预装有反窃听装置,那帮人什么时候干的?是收买了我身边的人,还是夜里潜入我家?昨天我试了下办公室座机,除保密电话外另一部通话时也有电流声。我赶紧找省厅十处的同志过来,果然找到两个窃听器。之后在家里客厅、卧室以及车里都找到窃听器,目前秘书、司机已被隔离审查,负责安全的特警也换掉了,但我还是不放心……那些窃听器到底什么时候安装的,那伙人窃听了多少秘密?想想都后怕!”

  日期:2018-06-14 06: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