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囚牢》
第137节

作者: 莱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心里边儿笑的都要肚子疼了,心想张艳艳是把我当傻子耍吗?
  可是表面上还要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嗷嗷,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呢,之前你都是一副狂躁症的样子,我还以为你一直都是那副性格,现在想想,还真的有点儿不对劲,正常人怎么会那样呢?像得了神经病一样,看谁都不顺眼,看谁都要欺下,正常人都不会那样的。”

  “原来你是生了病呀,那你现在好了吗?”
  张艳艳根本就没有说自己生了病,他见我这么给他下了定义,还有些错愕,不过我能这么把他的话圆起来,他看起来好像挺高兴的,连忙点点头,说:“好了,好了,一会都以后都不会那样了,你晚上有没有时间?我请你去外头吃饭呀,我请你吃大餐。”
  我说:“好啊,那就走吧,刚好我现在饿了呢。”
  张艳艳接下来承包了我的三餐,虽然我根本就不缺吃的,毕竟我是在厨房工作的人,周大嫂经常会给我做一些好吃的,偷偷的给我吃的。
  不过张艳艳这个人给我的东西,我也从来都没有浪费,也全都吃掉了。

  然后每天早晚他还会买水果来,宿舍里的卫生更是全都承包了,每天都打扫的一尘不染,他明明是心里很讨厌我的,可是因为我齐家少***身份,他想要巴结我,硬是做出来这副样子,很可笑。
  但是我没有拆穿他,只是冷眼看着他那样殷勤的伺候我。
  虽然我平时的性格很好,可是我啊,心里还是有小恶魔的那一面的。
  但是和张燕相反的是,赵甜甜则是看我越来越不顺眼。

  因为我的缘故每天吃饭的时候,他都要挑一次张大嫂的刺,把一桌子的菜批评的体无完肤。
  然后有他还经常让我和周大婶重新给他做一桌来,这样反复的折腾我们
  我倒是还好我比较年轻,体力活儿的话,干起来顶多也就是累一点而已。
  可是周大婶年纪大了,根本就经不住这么辛苦的劳动,而那个传说中的米其林三星厨师还没有来,如果周大婶累得生了病,那可怎么好?
  我很是担心他,于是便去找了赵炎崇
  我去找赵炎崇的时候,他在书房工作,这些天不知道怎么,好像赵炎崇特意躲着我一样,每次遇见我的时候,转头就走,脸色也不是那么的好了。
  以前没见到我都会和我打招呼的,现在也不会了,如果他晚上回的晚,我要给他做饭,但是他都很冷淡的拒绝了,让我有些不知道怎么是好。
  可能是因为之前的事情,以为我欺骗了他,所以有种被背叛的感觉吧。
  这种感觉我懂的,以前我上高中的时候和玩的好的朋友,无话不谈,有时候产生一些误会,他就会不理我。
  我都明白,所以,我在去找他之前还做了一份我最拿手的葱油面端去。
  然后我敲开了书房的门。
  他打开门一看是我,神色便有些冷淡,说:“你来做什么?”
  我举起手里的面,说:“你好像中午都没有吃多少东西,我来给你送一碗面,这是刚做好的,好烫啊,让我进去好吗?”

  他沉默了几秒钟,然后才让开了位置让我进去。
  我把碗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才终于舒了一口气。
  我的手指已经烫得红了,特别特别的疼,我连忙把手指放在耳垂上给他降温。
  大概是我的表情有些太明显了,赵炎崇连忙走过来,拉开我的手看了一下,说:“都已经烫肿了,你这是在想什么?碗太烫你就不会扔掉吗?怎么能够坚持到现在的?刚才还不急不缓的,结果都已经烫成这样子了,你是个傻子吗?”
  我嘿嘿的笑着说:“嗯,哪怕是烫,可是总不能把碗丢掉呀,里面的面还好说了,如果把碗打碎了,又是一笔钱。”
  赵炎崇说:“钱重要还是人重要?你是个傻子吗?碗碎了还可以再买,家里又不缺,可是你的手指,可就只有一根了,没了可就没了,烫伤的手以后干什么都不方便,这点道理不明白?”
  我看着他,说:“你还是,第一个心疼我多过心疼碗的人呢。”
  他诧异的挑了挑眉。
  我看着自己通红的手指,说:“以前在家里的时候,每次摔碎了碗,都一定会挨家里人一顿骂的,所以一直都以为碗更重要一些,手烫伤一点又没有什么关系。”
  “所以呢,在家里面干活,哪怕是汤死,手里的东西是不能丢的,你是第一个,让我因为伤到了手,所以可以把碗丢掉的人,谢谢你的关心。”
  赵炎崇沉默了一会儿,没有说什么,跑去拿了医药箱,给我的手涂上了厚厚的一层烫伤膏。

  他嘱咐我:“这几天都不许碰水了,手伤成这样,再去碰水会更加严重的,这几天都允许你请假几天,把手养好了再说。“
  我点点头说:“我知道了,我也会爱惜自己的。面要糊了,你赶紧吃吧。”
  赵炎崇的神色比刚才和缓了许多,然后坐下来开始慢慢的吃面。
  他吃完了面,我才告诉他我今天的来意,说:“小姐最近比较挑食,所以经常点一大堆的东西,有时候还是要让周大婶重做,我年轻,经得起折腾,没有关系的,可是周大婶年纪大了,这几天添了好几根白头发呢,他很累的。”

  “你能不能帮我劝劝小姐,让他收敛一点呀,等他的米其林三星厨师到了,他就能吃上好吃的了呗,这几天就先忍忍不行吗?”
  赵炎崇稍微一想就明白了,“他不是挑食,他是在为难你吧?”
  我嘿嘿笑了两声,说:“嗯,反正,他如果看我不顺眼的话,大可以冲着我来,但是周大婶大把的年纪还那么辛苦,我有些看不过去,不想让他因为我那么劳累。”
  赵炎崇忍不住说“你自己都没有照顾好,倒是处处替别人着想,太傻了吧?”
  我抗议说:“才没有呢,我才不傻。”
  赵炎崇无奈的摇摇头,说:“好了,我知道了,我会跟他说的。”

  我高兴的说:“那就谢谢你了。对了。”
  我忐忑不安的向他解释:“之前的那件事,是我的不对,我向你道歉。”
  赵炎崇说:“你向我道什么歉?你做错什么啦?”
  我说:“我不应该向你隐瞒”
  赵炎崇说:“是你失忆了,不是故意隐瞒的,你不必向我道歉。”
  我松了一口气说:“哦,原来你知道呀,那你既然知道的话,你这些天为什么对我那么冷淡?我还以为你生了我的气呢。”
  赵炎崇沉默了一下,说:“我没有对你生气,也没有冷淡,我只是,不知道怎么面对你。”

  我笑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不能面对我了?我们不还是像以前一样吗?哪怕我有一部分记忆缺失了,哪怕我有一个那么大的儿子,可是我还是我呀,我们不是朋友吗?”
  赵炎崇说:“我对你不只是朋友那么简单的,你难道一点都不明白吗?”
  我心里面顿时警铃大作,连忙有些慌乱的说:“那个厨房里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做,我先走了。”
  我刚要逃跑,但是被赵炎崇一把抓住了手指,说:“厨房里的事情你不用沾手了,你忘了你手受伤了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