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囚牢》
第134节

作者: 莱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到了接待客人的客厅,我下楼的时候就看到齐桓,那个男人大马金刀的坐在沙发上面,紧皱着眉头,黑着脸,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在看见我的时候,顿时腾的站了起来。
  而他旁边坐着的那个小男孩儿,也像个小炮弹一样向我冲过来,我顿时很头疼,往赵炎崇身后面躲,让小炮弹扑了个空。
  小炮弹委屈巴巴的说:“妈妈你,为什么躲着熙熙?是熙熙不乖吗?你还没有消气吗?”
  我一个头两个大,只好着重强调:“小朋友,我真的不是你妈妈,你仔细看看呀,你妈妈肯定跑到别的地方去了,真的不是我。”

  这句话我重复了好多遍了。
  齐桓铁青的脸,看了我好几眼,才向那小孩招招手说:“熙熙回来。”
  熙熙才恋恋不舍的回去,端端正正的坐在了那里。
  我和赵炎崇,以及赵甜甜坐在了齐桓的对面,两拨人严肃的对峙。
  赵炎崇首先开口说:“齐先生,我恐怕你这次来也是徒劳无功,何秋他并不想跟你回去。”
  齐桓说:“他是我的妻子,他必须得跟我回去。赵炎崇,这次我把证据拿来了,你休要再多管闲事,否则我便不再和你客气了。我之前是看在两家的合作的份上才容忍你一次,但是你若敢再对我从中阻挠的话,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他甩出一张红色的本本在桌上,我连忙拿起那个小本本,打开一看,顿时脸都黑了。

  那小本门最上面赫然写的是结婚证三个字,打开一看里面,就是我和齐桓两个人并肩站在一起的两寸照片,然后结婚的男方女方分别是他和我,里面清清楚楚的记载了他和我的身份证号,出生年月以及籍贯等等,最下面还牵着我的大名,那确实是我的笔迹。
  在结婚照的照片上面那个我还很是年轻,跟我记忆中十**岁的样子差不多,跟现在一点儿有一点区别,这确确实实就是我和齐桓的结婚证没错了。
  可是我心里又止不住的觉得好玄幻,我怎么可能和这个男人结婚了,他一副大黑脸,一看就是让人觉得不好接近的样子,我觉得我不会喜欢上这种男人啊,和他结婚还不如抹脖子算了呢。
  哪怕长得再帅,可是对这一张大黑脸,谁还能吃的饭吃得下饭去呀。

  更严重的是,我看向那个名叫熙熙的小男孩,更加惊恐了,所以,如果这张的确是我和齐桓的结婚证的话,那这个孩子就的的确确从我肚子里跑出来的喽?
  他真的是我的亲生儿子,我的天哪,我刚过完18岁的生日,没几天就有了那么大个儿子,我心理上真的好不能接受啊。
  赵炎崇死死地盯住我说:“何秋,这回证据摆在这里,你不能否认了吧?你这个女人,居然给我从医院里跑出去,害我找了你那么久,真是不给我省心,现在立刻你给我跟我回去!”
  他的这副表情说出来这一番话,我让我下意识的觉得他话里的未尽之意就是,“你给我回去,我要把你锁起来,然后用鞭子打你用蜡烛滴你,天天虐待你。”一样,心里的惊恐是一丁点儿都没少。

  我说:“不,我不,我不走。”
  熙熙本来满怀期待的看着我,可是听我说出这句话以后,本来明亮的眼睛顿时暗了下去,小眼睛里泫然欲泣,马上就要哭出来了。
  虽然我总是看见他哭,可是以前我也挺心疼他的,可是今天在知道了他百分之**十真的是我的亲生儿子以后,心里面的愧疚心疼等等复杂的情绪全涌上来了。
  我觉得我真的不是个好妈妈,让自家儿子一看见我就哭,好像被我抛弃了一样,我太渣了吧。

  我以前总是想,以后生了孩子以后一定要给孩子最好的,一定要好好的爱护他,不要像我父母对我那样呼来喝去的,可是,一眨眼我也成了那类不负责的父母,居然还不认自己的孩子了,这说出去就有点太过分了。
  我慌了神色,连忙去拿了纸巾给小男孩擦脸,说:“那个,嗯,小宝贝不要哭了,是我的错,对不起。”
  熙熙冲进我的怀里,抱着我,顿时伤心的大哭了起来。
  我这次没有推开他,心里面揪心的程度一点都不比熙熙低。
  他哭的越伤心,我心里就越难受,我在看向齐桓,心里开始犹豫,虽然我还是不喜欢这个黑脸男人,可是儿子哭的这样伤心,我是不是应该跟他回去呀?
  这时候赵炎崇说话了,说:“哪怕你们是夫妻关系,可是回不回去还是要按何秋的意愿来,如果他不想回去的话,我是不会勉强他的。”
  齐桓顿时黑了脸色,说:“咬牙切齿的说,赵炎崇,你不要欺人太甚。”
  赵炎崇神色淡淡的,说:“我什么都没有说呀,我只是以何秋雇主的身份告诉你,我尊重他的意见而已。”

  “总不能我的员工明明没有犯什么错误,硬要赶他走吧?这不符合我的价值观。”
  然后齐桓狠狠的盯向我,沉声说:“何秋,你告诉他,你要跟我走”
  他的脸色那么吓人,我忍不住瑟缩了一下,抱紧了怀里的熙熙,心里面一百个不愿意
  齐桓见我这副神色,脸色又更黑了一层,说:“你仍是不愿意和我走吗?”
  我沉默不语。
  赵炎崇倒是很满意,说:“不好意思,这次又让你白跑了一趟,你还是先回去吧。等什么时候何秋愿意离开了,他就会自己走的。”
  齐桓冷冷的说:“赵炎崇,你要是这个态度,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合作案的事情我得重新考虑了。”
  赵炎崇冷冷的说:“我本来一直以为齐桓先生是一个公私分明的人,可是今天你还真是让我失望呢,把私下里的事情带到公路上面来,恐怕这样的合作对象也不是我想要的”
  齐桓说:“让你失望了,还真是不好意思啊,可是可惜我就是这样的人。”
  而一直坐着坐在那里沉默不语的赵甜甜,忽然抬起头来说:“齐先生,我哥哥不是那个意思的,这件事情还有可以谈的余地,请你不要把话说的那么死呀,毕竟我们两家是合作关系,没有必要为了一件小事就把气氛闹的那么僵,对不对?”
  他扬起脸蛋,甜甜的冲齐桓笑着,一副和事老的模样。
  我连忙也点点头,虽然我不懂他们在说的是什么合作案,可是听起来好像是很严重的东西。
  赵炎崇之前好像一直在忙工作,说不定就跟这个有关系,如果因为我的原因让他遭受生意上面的损失的话,我也会过意不去的。
  我连忙说:“对的对的,不要因为我的事情闹的公私不分,这样不好的,真的不好。”
  赵甜甜笑眯眯的站起来说:“齐桓先生,今天说话不方便,不如我们交换一下联系方式,改天再详细的谈呀。”
  齐桓没有什么好脸色,但是也没再说出什么难听的话,只是默不作声的拿出一张烫金名片放在我的面前。
  他没说跟我说一句话,只是对熙熙说:“熙熙走了。”

  熙熙抬起泪眼朦胧的小眼睛,惨兮兮的对齐桓说:“爸爸,我,可以和妈妈在一起吗?我不想和你回去。”
  齐桓黑了脸色,说:“别给我添麻烦了,一个还没有找回来呢,难道我还要把另一个搭出去吗?”
  我连忙不乐意了,说:“你怎么跟小孩子这么说话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