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399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黄子荣和魏丹青没有开始再掐赵宗德时候,他就已经感觉到自己会很疼了。
  洛杉矶那边,人被带走的消息,香港这边昨天晚上他就知道了。
  赵宗德顿时就感觉到自己的脑袋嗡嗡直疼了,因为他想着的是把大圈和屯门的人给扣在洛杉矶,然后以此来当交换条件,让黄子荣和李嘉强放他一马,尽快被耽搁的生意和两艘船的货给放出来。
  但让赵宗德没有想到的是,人仅仅被扣了一天一夜就被救了出去,洛杉矶那边差点还因此折了一位沈少爷。
  赵宗德深深的产生出了一种颓败感,这一次全盘皆输,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山雨欲来了啊······”赵宗德无奈的叹了口气。
  他已经预料到了,大圈势必要对他狠狠的反扑一把了,只是还没有确定对方会朝着他哪下手!

  另外一头,墨西哥。
  陈小文和于战北跟接应来的那个青年闲聊着,也顺便打听下这边的状况,毕竟接下来他俩就得要留在蒂华纳很长一段时间了。
  “哥们,贵姓啊,听你口音也是中国人吧?”陈小文掏出烟来递给对方,点上后问道。
  “姓向,叫向缺”

  “呵呵,这名起的挺有含义吧?”
  叫向缺的青年抽着烟说道:“我出生的时候,我爷爷说我五弊三缺,所以名字里就带了个缺字,后来我发现我爷爷真有先见之明,这名起的太对了”
  “来多久了,怎么还想到来这地方了呢”
  向缺叼着烟,无奈的摊着说道:“不告诉你了么?我命里犯五弊三缺,生命的旅途中全都是坑,比较坎坷啊,简单点来说呢就是外面容不下我,没办法,就得来到这三不管的地方了,这里乱是乱了一点,但只要小心点还是能活下去的,而像我这种身上带着不少麻烦事的人,也就只能适合这里了,不光是我啊,这个厂子里的人都是·······通缉犯吧,这么说比较合适”
  向缺说的这个厂子,是蒂华纳郊区的修车厂,往西五十公里也是美国和墨西哥的边境线,经常会有车辆来往于两地之间,半路上常有车子坏在路上,所以这一带虽然偏了点还还算繁华,吃饭,住宿的地方也挺多的。
  这个修车厂里一共有十七八个人,老板姓杨五十来岁左右,具体姓名可能所有人都忘了但向缺他们都叫他杨八爷,因为老板只有八根手指。
  “厂子里的人都是华人,哪里来的都有,有从国内过来的也有美国那边来的,我们都有相同的一点就是在外面不能见光,只能活在这种黑暗世界里,所以啊,想活下去的话就别在乎是什么环境了,至少能活着就行了”向缺抽完烟后弹了烟头,接着说道:“杨八爷这次出门了,要过两三天才能回来,等他回来的我带你去见见他,这几天你们就先在厂子里呆着吧,感觉上你跟我们也都是同类人,相处起来应该不难,哎,你说你们叫什么来着?”

  “大圈,我们都是香港大圈帮的人”
  “大圈帮?”向缺眨了眨眼睛,好奇的问道:“黑道帮派么?”
  陈小文笑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对方只是含糊着说道:“谈不上什么帮派不帮派的,就是一群从内地过来香港的人抱团取暖呗,呵呵,现在我们来墨西哥这找你们取暖来了”
  北美,大圈帮。
  陈小文可能都没有想到,他初来墨西哥,为日后大圈撤走香港转移到北美,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两天后,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的老虎醒了,他这一醒来大圈和屯门这帮人的心算是彻底的放了下来,那这一次就算是有惊无险了,只是受伤而没有人把命给丢在这里,这个结果还是能接受的。
  人虽然都没事了,但大圈和屯门谁脸上的神情都不太好看,因为他们也明白,不管是美国还是洛杉矶你把洪门给得罪死了,那接下来的生意就别想再做了,也就是说他们费尽心思弄到手的走私生意要暂时夭折了,这个打击对大圈可能还好一点,但对屯门可有些相当于是灭顶之灾了。
  几天前,老虎还在憧憬着屯门的美好未来,但几天之后这个血淋淋的现实就摆在了他的眼前。

  “魏爷说,让咱们在这里先养伤,然后再呆一段时间,等他的信回香港,所以大家最近都别乱走,这地方乱的一塌糊涂尽量留在这个车厂里,就算是出去也最好三五个人一起身上还得带着枪,明白了么?别他么没死在洛杉矶,却在这地方倒霉,那可就太亏了”
  床上,老虎脸色蜡黄的轻声说道:“你们跟着回去,我留在这”
  小九低头问道:“老虎,觉得回去无颜面对江东父老么?别担心,出了事谁也不想的,但有的时候被逼到这了怎么办?不活了啊?你放心,魏爷那边肯定有算计,不可能让你们屯门跟着一起手受损失的”
  老虎摇了摇头,艰难的伸出手摩挲着脑袋左边被纱布缠起来的地方说道:“没了走私生意土门无非就是难过一点,又不至于饿死人,我不是因为这个想留下来,而是我得为自己身上的这道疤找个说法,洛杉矶我迟早会回去的,谁动的手我得想办法还回去才行······”

  人都有不疯魔不成活的潜质,每个人的身体里都有个小宇宙,平时这个小宇宙你可能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但当人被逼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这个小宇宙可能就要爆发了,并且爆发后还一发不可收拾,也许会彻底的改变一个人。
  就像于战北和陈小文,在杀周相晓之前他们就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那种人了,但因为被生活和环境所迫,导致两个年纪轻轻的人走上了一条歇斯底里的彪悍之路。
  而老虎也同样是如此,屯门多年来的困苦没有把他给逼的如何,但在洛杉矶,当他们这些人被人强行按着一刀接着一刀的给捅下来的时候,还有他被人按住脑袋一刀割下耳朵的时候,老虎的内心就产生了一种变化。
  留在蒂华纳,睚眦必报!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屯门和大圈的人就暂时留在了墨西哥蒂华纳,一是养伤,二是等着魏丹青那边来信。
  这几天,自从魏丹青和黄子荣见过了面以后,和生堂原本就承受的巨大压力,立马就被加大了砝码。
  黄子荣初期出手只是为了替自己的女儿给和生堂一点教训,但这次下手则就是,老太太抹口红,必须得给你点颜色看看了。

  因为和生堂找洛杉矶洪门那边拿走私的生意点拨了下黄子荣,让他觉得赵宗德有些不知道深浅了。
  对,在洛杉矶洪门确实牛逼,他收拾我还行,但同样的,在香港我黄子荣是亚洲船王,我收拾你个社团不也挺容易么?
  黄子荣非常明白的让赵宗德知道一个道理,洪门离香港很远,它再厉害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但我要收拾你,动动手指头就可以了。
  和生堂公司,赵宗德耷拉着脸,下面的人全都低着脑袋,开会的地方一片沉闷,气息极其压抑,自从上次和生堂两艘货轮的货物被扣掉,几家公司的生意受了影响之后,最近几天和生堂几处生意又接二连三的受到了打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