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951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先前我也吃过这些西洋玄术的亏,那般滋味着实有些不好受。何况此人修为不如我,但好歹也是印章天师的境界,又使出这般阴狠的手段,我断不能大意。
  这么想着,我便立即转过身来,调动体内的道炁,将周身包裹住。只见那阵阴邪之气快速朝我扑来,瞬间便撞到了我的胸前。虽说这种阴邪的功法刁钻,但毕竟这僧人与我实力相差甚远,更何况他也没有我这般能够越级伤人的能力,这股阴邪之气须臾之间便消散了。而我身并无丝毫损伤。
  那僧人见他的法术对我毫无效果,也没露出惊讶之色,只是面色颇为凝重,从胸前掏出拇指大的黑色佛牌。这东西我也曾见过,尤其是面那三臂佛像样貌十分熟悉,和当初那白衣阿赞的佛牌几乎一模一样。
  当初那白衣阿赞便是用这佛牌难住了我,此时再见,让我不免重视起来。只见这僧人将佛牌取了下来至于双手之,双眼紧闭,口乌拉乌拉念叨着什么。随着他口念叨的声响越发的大了,那佛牌居然渐渐有了变化。一不留神,那拇指般大小的佛牌,已经超过了一只手掌了。
  这种诡异的场景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所以不敢大意,随手将卸甲剑掏了出来,严阵以待。
  我眼下已经是印章天师圆满的境界,虽不敢狂妄自己一定能够将他斩杀,但全身而退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如此,我便没有着急进攻,心对这阴邪之法颇有些好,想要看看这僧人有何能耐。

  思忖间,那佛牌已经变得一人之高,那僧人也没有再将它捧在手心,而是立在了地。可他口还是没有停止,也不知道他究竟想要将这佛陀变得多大才肯罢休。心这样想着,那僧人忽然睁开了眼睛,口说着蹩脚的汉语,对我道,“你到底是不知天高地厚,居然还敢站在此处等死!”
  我面不改色,并不理会他的挑衅,目光则是放在了这一人多高的佛陀。我似乎有种感觉,这佛陀绝不会只是变大了这般简单。
  果真,那僧人见我仍不回应,闭眼睛继续念叨起来,只见那佛陀不再变大,而是周身渐渐散出一阵阵黑色的烟雾。那滚滚烟雾逐渐汇成释迦摩尼的模样。那由烟雾组成的佛像,在僧人的催动之下,朝我一掌拍了过来。
  这一掌速度极快,饶是我此时印章圆满的修为也不能立马做出抵抗,只好闪躲开来。转瞬,我先前站立的位置一阵巨响传出,无数烟尘被拍起。尘埃落定之后,乃是一处五指深坑,足足有数米之深。
  我心骇然,没想到只是一道虚影便有如此威能,似乎能与阳神天师的阳神媲美了。我不敢大意,随即,体内的道炁调动至卸甲剑之,脚踏出九星天罡,朝着那释迦摩尼砍了过去。
  那虚影似乎活了过来一般,见我剑气奔去,又是一掌迎了去。可惜他还是低估了我的实力,我这一剑连寻常阳神天师都不敢硬接,何况区区一道虚影。
  只见那大掌迎卸甲剑气之时,立马消散开来。而卸甲剑气没有丝毫减弱,朝着它的躯干而去。卸甲剑气所经之处,那黑色的浓雾尽数消散。待到那释迦摩尼像散尽之后,那原本紧闭双眼的僧人,身子一震,吐出一口鲜血,面色变得惨白。而那尊一人多高的佛像,也变回了原本的模样,落在地,发出一声脆响。

  我收起架势,朝着那僧人走了过去,轻声说道,“我本无意与你们争斗,可你们却这般胡搅蛮惨,也莫要怪我不给你金山寺留情面了。”
  说话间,手的卸甲剑已经到了他脖颈前。那僧人似乎意识到今日自己是难逃一死了,倒也没有聒噪,干脆将眼睛闭等着我的剑落下。
  正当我打算动手的时候,身后却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声音,“大人,请留他一命。”
  这人正是阿拉提,兴许是他察觉到了先前的打斗,所以想要来看个究竟。只是这僧人对我这般无礼,随手杀了便是,不知这阿拉提为何还要向他求情。
  不过这僧人已经没有了还手之力,我倒也不急于一时,还是听听阿拉提怎么说才是。我将卸甲剑收了回来,转过身去看向阿拉提。他快步走到我面前,朝我躬身行礼,也没有废话,直接说这僧人叫龙婆奎,乃是金山寺的僧人。若是我将此人斩杀,势必会招来金山寺的报复。
  他的话我早已经有所预料,此人乃是印章天师的修为,按照这泰国佛教的等级划分,确实能够得到龙婆的称号。只不过,这金山寺的龙婆都奈何不了我,还有何人能与我一战。
  阿拉提见我面不改色,兴许是知晓我心所想。他凑到跟前,小声说道,“这金山寺还有一位龙普,据说还隐藏着一位昭坤。”
  我虽不知这些名词是何意思,但看阿拉提的表情,也能够猜得出来,这所谓的龙普和昭坤的实力应该在龙婆之。龙婆的地位在泰国佛教之颇高,若是将他斩杀,不排除会惊动阿拉提口的龙普和昭坤。到时候,的确是有些棘手了。
  先前若是不知道也罢了,眼下得知了这个情况,却是多了些顾虑。不过这对我来说算不得什么,只是即便将这些僧人全部斩杀,我也不能保证这件事情不会泄漏。不过阿拉提认识我,恐怕会将玉佛寺也卷进来,到时候肯定会造成强烈的轰动,后果不堪设想。
  但如若不杀了他们,金山寺的人势必会再找我麻烦,到时候也免不了一场争斗。只是转念想,留他们一命,也不至于弄得不死不休的局面。
  心有了决断,我也不再过分犹豫。顺手将卸甲剑收回了相柳袋,示意阿拉提赶紧离开此地。阿拉提听完不敢有所怠慢,连连称是,跟着我离开了这片密林朝着玉佛寺走去。

  这武隆碧曼宫里玉佛寺还有短距离,一路阿拉提一直向我告罪,说是不知我已经到了泰国,加之先前国王在玉佛寺听禅,所以才怠慢了我。
  阿拉提口的国王,想必便是先前那静坐在玉佛殿里面的那位老者了。对此,我已经有所预料,倒也没有在意。我虽说被他尊称为圣子,但也无法和泰国国王与之较,孰轻孰重我自然能看得清楚。
  我连连摆手,示意不必介怀此事。我本是突生了想要来泰国的想法,事先没有和他们联系,还在大王宫内对佛教的人动了手,倒是我有些冒失了。
  阿拉提见我这么说,连忙停下了脚步,朝我躬身道,“还请大人不要误会,我们玉佛寺和金山寺并无私交。不仅无私交,这些年来还一直处于敌对状态。”

  他言语的情况,我先前在密林之便已经有所察觉。不过这是泰国佛教的事情,我也不好过问,更不好插手。所以先前答应他饶过那些人的性命,更多的是看在玉佛寺的面子罢了。我本是来此有所求,若是不表现得近人情些,行事恐有诸多不便。
  我也不在乎此事,示意他不必如此拘礼。阿拉提听完我的话,点点头,跟在一侧不再开口。
  日期:2018-05-04 06:2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