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之瞳》
第21节

作者: 西瓜芝麻炖2018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天宝不好意思地问:“敢问阿卉小姐,我原来……的衣服呢?”
  “你那套道士衣服?娘说太脏了,你就穿现在身上这套吧。”
  “阿卉小姐,你能不能带我面见令堂和令姐,我想当面向她们道谢告辞。”
  “她们出门了。”阿卉转身向哑奴做了个手势。
  哑奴向天宝招手,天宝只得跟着他出了小木屋。

  日期:2018-06-11 15:46:23
  木屋外是一个十分阔大的园子,种着各种各样的植物,一眼望不到头。并没有白夫人所说的猛兽,天空中飞着成群的黑色小鸟,象喜鹊,又不太像。
  园中种的植物天宝都没见过。有一种象大蒜一样的植物,叶中心抽出一根长长的条,茎端开花,花呈白色,花心橙红,香味极清新,闻之令人为之一振。阿卉蹦蹦跳跳过来摘了一朵,递给天宝:“这是柰祗花,特别好吃。你试试。”
  天宝接过学着阿卉的样子食那花心,果然甜爽难言,滋味绝妙。
  园子里还有一种草,结的果子和麻雀一模一样。路旁又有两株大树,树上的花一朵朵开出来,一开出来立即变成蝴蝶飞走了,天宝边走边惊叹,哑奴见惯不怪,毫无表情地在前面慢慢走。
  走到门边,阿卉向天宝挥挥手,大声说:“我在这玩一会,你自己走吧。门上那个是护门草,有生人通过就会大声叫骂,你别怕,捂着耳朵快点儿过去就行了!”
  天宝恋恋不舍地和阿卉挥手。过那草木组成的门时,护门草果然发出震耳欲聋的骂声,和人声一模一样,即使捂着耳朵,也吓得天宝连滚带爬。
  出了园子,不远处就是湖,湖边有舟,哑奴示意天宝上船,天宝回头看半山腰的庄园,已被云雾环绕,不知所踪了。
  日期:2018-06-11 15:46:53
  上了船,哑奴解开纤绳,拿起橹划了起来。天宝打手势问他要不要自己帮忙划,哑奴摇头。指指自己的耳朵,意思是能听见,又张开嘴,口中空荡荡没有舌头。

  天宝大骇,不敢再问。心想,看来这人只是说不出话而已。他的舌头不知是生下即无还是后来被割掉的?见他满面皱纹,心生怜悯,握了握他的手。
  哑奴点头微笑。大约是明白了天宝的意思。
  划得一会,到了湖心,小舟突然缓慢地转起圈来,哑奴打个手势,示意天宝坐好,拿起船橹在船舷边敲了两下。
  天宝最后一次望向园子,发现才在湖上划出几丈,园子和庄园都已被云雾遮盖,踪影全无了。

  那哑奴示意天宝抓住船舷,天宝还没搞清楚什么状况,小舟就剧烈地旋转起来,水底生出一个大大的漩涡,把天宝和小舟猛地吸了进去。
  天宝吓得惊惶大叫,但一入水面,小舟立即停止打转,平稳地在漩涡中间滑行,滑了一小会,小舟出了水面,竟然已到岸边,天宝和哑奴身上的衣服一点没湿。
  天宝摸摸怀中,木盒和金叶子仍在。想了想,打开木盒把葫芦揣入怀中,把金叶子小心地收到盒子里。
  湖岸与那园中景物完全不同,是天宝熟悉的人间景色,萧瑟、清冷,群山冷漠地俯视大地。岸边果然有株极大的老桃树,甚丑,树下拴着一匹瘦骨嶙峋的黑色老马,黑马其貌不扬,额上有白毛,一直长到口上。

  天宝上了岸,哑奴示意他骑马,旋即调头。天宝目送哑奴离去,心里各种滋味,回想这几日的经历,觉得就象做梦一样。
  天宝过去解开马绳,见它瘦得皮包骨头,心道,我坐上去准会压死它。
  老马的眼睛象会说话一样望着天宝,天宝摸摸它的头:“马大哥,黑叔,我没骑过马,你能慢点儿吗?”
  老马居然眨了眨眼。
  天宝见它能听懂人话,心想,听得懂是对的,听不懂就不是这庄主家的马了。好奇地问:“你都怎么进庄呢?你总不能坐船吧?”
  那老马看他一眼,并无表示。

  天宝只得上马:“那去青丘山吧。”老马撒开蹄子就跑,差点把天宝甩下马背,原来竟是匹风驰电挚的神骏。
  日期:2018-06-11 19:25:37
  十七章 浮沉世事风云急
  那老马跑得飞快,“得得得”上了一条山道。
  马背上并无马鞍,把天宝颠得翻江倒海,吓得紧紧揪住老马的鬃毛,过了一会,又抱住马脖子。忍了一小会,着实难受,忍不住大叫起来:“啊,啊,啊!马兄,马叔,黑叔,不,黑马爷爷,可否慢一点儿?”

  不知是不是错觉,天宝觉得老马见自己狼狈,居然咧嘴笑了一下。
  然后速度果然慢了下来,天宝刚长舒一口气,老马又飞奔起来,速度越来越快,这等极限体验刺激之至,天宝不由尖叫起来:“啊——!啊——!”
  “哟,好俊的马呀!”
  山道边站着个黑衣黑裤的女子,身段窈窕,相貌却甚丑,笑吟吟地用右手食指和拇指放进口中,对着天宝和瘦马打了个响哨。

  宋代女子生活得自由开放,“岸边两两三三,浣沙游女,避行客,含羞笑相语”,对过路的男人笑着指点的情形十分常见,但能在外面对人打响哨的女孩子,天宝是闻所未来闻。天宝大叫:“姑娘闪开!闪开!”心里暗想这女子真是豪放。
  女子哈哈大笑:“好咧!我闪了!”闪到一边,把路让了出来,不知为何,黑马跑得越发快了。
  过得一会,只听身后马蹄声急促,天宝抱住马脖子,放低身子,扭头一看,原来是刚才那女子不知从何处牵出一匹极骏的白马,从后面追了上来,与黑马并肩而驰。
  天宝骑的老马这下越发来劲,简直要飞起来了。
  二马在窄窄的山道上争先恐后往前奔,另一边就是万丈深渊,天宝吓得紧紧闭上眼睛,不知速度究竟有多快,只听得风在耳边呼呼地吹。
  日期:2018-06-11 19:26:21
  那黑衣女子大笑:“黑叔,好久不见了!白家最近吃食不精么?还是你老了?跑得这么慢!”一勒缰绳,白马一声嘶鸣,从天宝头上飞了过去。
  天宝听得头上有风声,抬一看,那女子所骑之马竟跨过一道两丈宽的鸿沟,稳稳地落到对面去了。
  黑马却在悬崖前急止,前蹄高高抬起,天宝被晃得快吐了,腹中之物冲出咽喉,又晃回腹部,这感觉好生难受。
  那女子十分得意,掏出个葫芦来大喝了一口:“好酒,真是好酒。黑叔,你跨过来,这酒就送你喝。这可是现今天上地下排名第一的酒中绝品‘昆仑觞’,我从吴道子墓中取出的。原来他被人葬在一座汉墓中了,我找了好久。”
  天宝心想,原来这姑娘是个盗墓的。和自己过去装赶尸匠的职业倒有异曲同工之妙。正想怎么套个近乎,突然瞥见身下黑马口水直流,跃跃欲试,显然是要飞过鸿沟去喝那女子手中之酒了,吓得魂飞魄散、牙齿打颤:“马爷爷,马祖宗,马神仙,求你了,别过去,那个,那个……”

  那女子见天宝吓得不轻,十分得意,哈哈大笑,又冲着老马晃了晃葫芦。
  那女子皮肤甚黑,天宝在心中暗骂:“你这个嫁不出去黑姑娘!丑就算了,还这么贪玩,看谁敢娶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