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之瞳》
第12节

作者: 西瓜芝麻炖2018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只听胖和尚道:“今日走了这许多路,身子倦乏,洒家先行歇息了。”
  瘦和尚也道:“今日的确困顿,我也歇息了。”
  莼之无法出言示警,心想若一会敌人搜庙,定会发现自己。急得满头是汗。可眼皮却越来越重,又想到小元,心想小妖怪去找吃的去了这么久还没回来,会不会被什么大妖怪吃掉了?
  此时两个和尚已鼾声大作,莼之又急又怒,强撑着眼皮。过了一会,听到推门声,旋即从供桌下看到几个人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他迷迷糊糊地想:来者脚都很小,身子很轻,全部是女人。

  进入庙内的一共六人,全数着夜行衣,黑巾蒙面。入庙后,为首一人小心地探了探二人鼻息,直起身子,几人说了几句话。
  佯装入睡的二僧暗暗心惊,不仅因为来者全是女人,而且她们说的并非汉话,而是党项语,看来是由西夏而来。
  西夏立国时即全民皆兵,人人能战斗,并无兵民之别。当年李元昊倾国入寇,不过四五万人,老弱妇女举族而行,于是设立了专门的女子军队,女子也参加战斗,这种女兵谓之“麻魁”。女子在西夏国地位很高,西夏立国百年来,女子主政者过半。
  黑衣女子对地上的沥泉枪并不十分感兴趣,取了枪后又来翻二人的包袱,见包袱内只是些衣物,为首的女子十分恼怒,踢了静如和尚一脚。
  胖和尚在心中把她十八代祖宗问候了个遍,却仍忍耐未动。
  几个人没找到要找的东西,唧唧咕咕商量了几句,换了两个人来搜二僧身上,仍无甚发现。又在庙中四处翻看,果然发现了供桌下的莼之。
  几人大喜过望,一拥而上,顷刻把莼之扒了个精光。莼之只有极少残存的意识,迷迷糊糊任人摆布。
  几个黑衣女子把他的衣服翻来覆去地摸,最终也一无所获。
  众人又商量了几句,为首的拨出一把匕首,递给最瘦小的一人,手目示意,让其杀了莼之和二僧。
  那小姑娘眼睛很大,吓得瑟瑟发抖,刷地流下泪来,说什么也不肯动手。
  党项一族民风素来彪悍,女子也凶狠果敢。可这小姑娘显然是异类。
  为首的黑衣女子突然拜倒,其余几个都学她的样子跪倒在小姑娘面前,似乎在求她动手。看来这小姑娘地位十分尊贵。
  小姑娘迫不得已拿着匕首,哆哆嗦嗦地向莼之走去,走了两步,叮的一声,匕首跌落地下。
  二僧不明白她们为何非要要求这女子杀人,难道是在训练她?暗暗运功准备救人。
  为首的女子捡起匕首,塞到小姑娘手中。
  小姑娘从无声流泪变成大声哭泣,扔下匕首,逃出庙去。

  为首的女子挥挥手,几个人皆追了出去。
  过了一会,就闻到火油的味道,原来那些女子竟取了硬物顶住庙门,放起火来。
  两个和尚猛地起身,胖和尚破口大骂:“这些妇人恁地狠毒,用迷香、放火,都是下三滥的手段!取了枪还杀人,洒家要杀光她们!”
  瘦和尚被烟熏得咳嗽不止:“师兄,忍一忍气,还是听师父的不要多生事端,骗过她们就行了。”
  胖和尚狠狠地跺了一脚,扛起莼之,破顶而出。
  日期:2018-06-04 11:33:50
  注;
  1、美珍香烤肉好好吃,很长肉,强推报社。
  2、西夏女子地位极高,是真正的妇女能顶半边天啊啊啊。

  3、宋代是香文化的高峰时代。宋人酷爱熏香,制香工艺成熟,并已使用当时全世界最先进的蒸馏技术制作香片和香水,上流社会用香的情况十分普遍,无一日不用,还发展出自己研究的私房香。北宋宣和年间,徽宗曾经在皇宫内的睿思东阁设立香坊,专门按照他的喜好研发新香型。目前有两本宋人编制的香谱流传下来,一为洪芻的《洪氏香谱》,一为陈敬的《陈氏香谱》。大学士苏轼喜欢奇石又有设计天分,创制了一款名为“小有洞天”的袖珍古景,将香炉至于石头内,一旦在底座内部焚香,香烟便会沿着石的内腔上升,然后从各处孔窍外溢,情形美妙异常。如果要挑一个朝代穿越,我想回宋朝。

  日期:2018-06-05 09:46:25
  第十章 心生法生缘于境
  小元下午出去找吃的,山中野果鸟蛋甚多,它吃饱后在溪边睡了一觉,醒来见月亮已升了起来,又圆又大,月光在溪水之上熠熠生辉,整个山涧都晶莹起来,美景当前,不似人间。小元脑中一部分记忆苏醒过来,旧时瑶卿拜月修炼的情形隐约浮现,它情不自禁学着记忆中瑶卿的样子,闭眼汲取月之精华。也不知过了多久,觉得全身舒畅无比,低头看看自己的毛发,真真是银光闪闪,十分漂亮,心想我得回去给魏富贵看看去。

  顺手摘了几个野果下山,回到庙前,小元大吃一惊,那庙堂烧得只剩骨架,几根柱子噼里啪啦地响,周围一个人都没有,更没有莼之的踪影,倚仙阁起火那晚的苦痛片段在脑中闪过,小元对着月亮嚎叫起来。

  日期:2018-06-05 09:47:58
  莼之醒来时,觉得头痛欲裂,口干舌燥。打量身处环境,发现自己身处一间禅房,身上的衣物已经洗净,房内只有一桌一床,十分清静。桌上有碗清水,忙端过来一气喝完。
  此时,房外有人说:“这叫排成形势,黑丛丛万里干戈;摆定机关,白皎皎一天星象。清忠师兄你输了!来,罚酒!”
  莼之推门出去,见夜色已深,一老一少两个和尚在月下手谈。年轻的和尚不到二十岁,僧衣敞怀,样子狷狂,老和尚目似寒星,长眉如雪,左袖空荡荡的,右手端着碗酒,一饮而尽。
  禅院里有个半月型的小鱼池,鱼池里种着睡莲,池里游着几条通体金黄的金鱼,莼之自小生长在官宦之家,却从未见过这么奇特的鱼。
  二人见莼之出来,看他一眼,也不多问。
  老和尚对年轻和尚说:“来来来,再下一局。”
  年轻的和尚口气极大:“不下了不下了,再下一万局你也是输,寺中这酒可不够罚的。”
  “你为何这般肯定我再下一万局也是输?”
  “输赢皆缘于境,心生法生。”
  老和尚大笑:“妙极。”向莼之招招手:“你来。”

  日期:2018-06-05 10:40:39
  莼之随二僧走出禅院,见这禅院孤零零建在一座山峰上,不远处有一塔,塔高七层,约四十余丈,巍峨庄严,气宇不凡。
  老和尚和年轻和尚在前面不紧不慢地走,莼之慢慢跟着,心怀疑惑,依稀想起昏迷之前的事情,心知自己来到这里,可能和那两个来借宿的和尚有关。不知小元如何了?
  走了半盏茶的功夫,一转弯,眼前豁然开朗。原来这山峰矗立在一条大江边,向下望去,江水浩浩荡荡自西向东奔腾而去,江面开阔雄壮,江风吹来,莼之精神为之一振,头痛立止。

  禅院下有一大片建筑群,似是庙宇。老和尚立定,凝视山下庙宇,道:“当年我与师兄在此出家,好不快活。有一日我二人在禅院喝酒,恰逢钱塘江潮信大至,师兄以为是战鼓响,贼人来了,便跳起来,摸了禅杖,大喝着抢出来。众僧笑起来,告诉他不是战鼓响,而是钱塘江潮信响。他听了拍掌笑言,称应了智真长老送他的偈言‘听潮而圆,见信而寂’,当下沐浴,在此处圆寂而去,算来已有四十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