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之瞳》
第8节

作者: 西瓜芝麻炖2018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通宝仍是冲着庙外狂吠,一阵风把庙门吹开,莼之披着被单走到门前,未见小元身影,复又掩上庙门。
  这时,庙门外叮叮两声金属落地的声音,似乎有人向庙门掷了小石子,莼之打开庙门,见地上落了两枚铜钱。
  他俯身拾起铜钱,心中诧异:这荒山野岭的,怎么有人扔铜钱玩。
  那铜钱却突然从他掌中飞起,径直飞入庙中,直奔庙中那倒塌的神像而去。
  莼之张大了嘴,头跟着铜钱转:这是什么戏法?铜钱竟会自己飞来飞去?
  一个瘦削的白须老者从黑暗中走出,一脚踹在莼之后背,莼之结结实实摔了个嘴啃泥,抬头一看,不是神算子是谁?

  小元叼着瓦罐回到破庙时,远远已听到那神算子的怒吼:“你把我的酒全喝了?那我的‘酒中仙’呢?”
  小元不敢从正门进入,绕到侧面从窗外往里望去,只见莼之被绑得结结实实,通宝不知是死了还是晕了,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莼之鼻青脸肿,身上没衣裳,绳子深深勒入皮肉中。
  莼之摇摇头:“我真的不知道什么‘酒中仙’。我喝了你的酒,赔你便是。那神像后面有个钱袋,里面还有九十文钱,你都拿走吧。”
  那神算子长得仙风道骨,脾性却着实暴躁,他怒不可遏,又是一脚:“九十文钱?我那‘酒中仙’是人间至宝,九十万文钱也买不到。”
  想了一想,又取出一根绳子,将莼之缚到石柱上,从怀中掏出个葫芦来,拔开酒塞,放到莼之前面。
  日期:2018-06-02 07:29:23
  莼之闻到那酒香,正是适才喝过的那种,不由深吸一口气:“好香!”
  “死到临头还犯馋!我那‘酒中仙’若有半点闪失,我就,我就,我就永远不许你吃冰糖葫芦!”
  莼之见这老者凶神恶煞,却说出不许吃冰糖葫芦的威胁,一下愣住了。
  小元闻到酒香,腹中似有千万条馋虫要爬出来一般,口水哗哗地流,简直一刻也不能忍耐,瞅见神算子转身的一刹那,一阵风窜入庙中,抢了葫芦窜上房梁,不歇气地喝了个精光。
  那神算子眼前一花,葫芦又不见了,气得哇哇乱叫,找了半天才在梁上发现葫芦,而小元已窜出庙外,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莼之忍俊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神算子够了半天也拿不到葫芦,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哭起来:“我的‘酒中仙’啊!我最后一点‘醉蓬莱’啊!”

  神算子样子苍老,这哭闹动作却如三岁小儿,情形诡异,莼之想笑又不敢笑。
  小元喝得周身舒畅,本来还在窗外得意洋洋地偷看,此时见神算子崩溃失控,一时有点茫然。
  这时空中传来金属掠风而过的声音,莼之抬头望去,见又飞来两枚铜钱,贴着庙门,径直飞到神像后面自己藏钱的地方,张大了嘴,心想,今日是什么日子,这世间最怪的事情全让我碰了上?首先是狗会说话,然后喝了世间最好喝的酒,接着铜钱会飞,老头子赖地,这,这,这又是什么怪人来了?
  铜钱一落地,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便并肩走了进来。两人不过二十一、二岁,均身着白衫,长相俊美,不沾半点凡俗之气,望之令人艳羡。莼之见那女子一双妙目望向自己赤裸的上身,自卑羞愧之意油然而生,恨不得地上立即裂开一条缝,好让自己钻了进去。
  那神算子本来还在地上打滚,此时见了两人,从地上一骨碌爬起来,一把抱住年轻女子,鼻涕和眼泪全蹭在她雪白的衣服上,哭道:“娘,我的‘酒中仙’和‘醉蓬莱’全都没有了……”
  那年轻女子拍拍他的头,满脸宠溺地说:“好啦好啦,娘知道了。不要哭啦,娘来想办法。”
  莼之初时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此刻听年轻女子也自称神算子的娘,惊讶得下巴都要掉到地上去了,那年轻男子过来替他松绑都忘了说多谢。
  小元懵懵懂懂趴在窗外,那年轻男子走到窗边,推开窗户,向小元伸出一只手臂:“你进来吧。”
  那年轻男子目光平和,声音温柔,却十分坚定,小元不由自主地爬到他臂膀上。

  日期:2018-06-02 07:29:47
  众人在火堆边坐下,小元爬到莼之身边坐着。皱皮鹤发的神算子依偎在年轻女子怀中撒娇,画风违和,莼之低着头不好意思看。
  莼之有一肚子的问题想问,张了张嘴,又把问题收了回去。
  神算子指着小元:“爹,娘,你算算我的鼻子是不是它抓的?”
  那男子掐指一算,眉头皱了起来,年轻女子见他表情怪异,掏出三个铜钱在地上卜了一卦,也是面色大变。
  莼之见二人神色不对,张了张嘴,终是不敢问出自己想问的问题,指指小元:“我想知道,它到底是什么动物,居然会说话?你们的铜钱怎么会飞呢?”
  年轻女子柔声说:“她原是镇江城外银山上的狐狸,已经成精了。不过遭逢变故,失了两魄,因此失忆。”

  莼之挠挠头:“狐狸精?世间真有狐狸精,不是说很漂亮很妖媚么?原来真身这么丑!难怪被狐狸精迷住的人要找天师来抓它,实在是很吃亏啊。”
  年轻男子哈哈大笑:“你这孩子在金国都学的什么……”
  莼之听得年轻男子口中说出自己来历,如五雷轰顶,脸上的笑容一下僵住了,声音微微发抖:“你,你,你是何人,你怎么知道我的来历……”
  年轻女子嗔怪地看丈夫一眼:“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莼之犹豫了一下,看看年轻男子,又看看年轻女子:“我叫施莼之。”
  年轻女子道:“莼之,今日天色已晚,我的算儿须回府吃药歇息了。明日你在此庙中等候,我会来找你,你可以问一个你想知道的问题。”
  “什么都能问么?”
  “是的。但只能问一个。”
  “为什么?”
  女子并不回答,两人带着神算子飘然离去。

  日期:2018-06-03 10:18:12
  第七章 波诡变幻醉蓬莱
  莼之一肚子问题,苦苦思索明日该问哪个。小元见他严肃,不敢打扰。时已半夜,几只老鼠从洞中探出头来,好个小元,快准狠地捕了三只,举到面前:“你吃么,施莼之?”
  莼之摇头:“我这名字叫不得。若被旁人听了,怕是会有麻烦。你叫我魏富贵吧。”又自言自语道:“我真是糊涂了,有旁人的时候怎么能让你说话呢?你记住,有人的时候,不能说话,一个字都不能说。”
  小元点点头:“好。我记得了。魏富贵你饿么?不饿啊?那我自己弄点吃的。”动作利索地用爪子划开老鼠,取出内脏,用水和着泥包好扔进火堆,又摘了点树叶把烧鸡包好,埋入仍有余热的柴灰中,添柴加火,然后就流着口水坐在火边,一眼都不眨地盯着。

  莼之见这能说话的小怪物正在烹饪,自己今日的奇遇实是闻所未闻,遇到的尽是怪人怪事,不由心潮激荡,望着火出神。
  过得半晌,小元欢呼一声:“吃东西啦!”扒开成块的泥团,那鼠皮一撕即掉,鼠肉和烧鸡都烧得喷香,通宝呜呜地叫着,小元把一块鼠肉扔出老远,通宝扭头看了看,并不动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