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之瞳》
第7节

作者: 西瓜芝麻炖2018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莼之回想去年这时,自己还在父母身边无忧无虑,而此时,自己孑然一身饿着肚子坐在这陌生地方,父母生死未卜,父亲要自己找的人也找不到,不知何时才能和家人团聚,不由悲从中来。叹口气:“你出来吧,我不打你了,我也常饿肚子,知道饿肚子的难受。”

  小元细声细气地说:“我不出来,我怕那些狗。”
  莼之见小元居然会说人话,这一惊非同小可,惊叫道:“妖怪啊!”
  小元也跟着尖叫:“妖怪啊!”
  日期:2018-06-01 23:27:14

  莼之拼命去扯小元,小元更是紧紧抓住他的衣服,尖叫道:“快跑啊,有妖怪啊!”
  莼之心痛衣服,不停拍打小元:“你你你,你快放手,不,快放开爪子,我衣服要烂了。”
  “我不放,我怕妖怪。”
  这时,小元又听到了那个细细的声音:“嘻嘻,金甲,妖怪自己怕妖怪。”
  小元紧紧抓住衣服,探头望去,并未见到人影,她颤抖地说:“这里不仅有妖怪还有鬼。咱们快离开这儿吧!”

  莼之又好气又好笑:“你,你这小妖狗,你是怎么学会说话的?”
  小元凝神想了一会,摇摇头:“我不记得了。”
  “那你在倚仙阁做什么?”
  小元又想一想,仍是摇头:“我不记得。”
  “那……”
  “不记得。”
  “那你跟着我干嘛?”
  小元指指食盒:“你有好吃的。”

  趁它松了一只爪子,莼之忙伸手去扯,那小元虽然失忆,反应却仍然迅捷,把身子一转,顺着就爬上了莼之的脖子,四条腿全都环在莼之的脖子上,这下更扯不开了,莼之挣扎了一会儿,累得满头大汗,坐下呼呼喘气。
  日期:2018-06-01 23:27:53
  这时一位白须老者走过,好奇地看看莼之,莼之忙问道:“老伯你买颈巾吗?上好的狗皮颈巾,十分暖和,你只给我两文钱,我就卖给你。”
  “两文钱?”那老者满身酒气,手里拿着个酒葫芦,眼珠一转:“甚好,甚好。”把葫芦小心地系在腰间,从钱袋里掏出两文钱,递给莼之。

  莼之接过钱,指指自己的脖子。
  小元反应过来,莼之是要把自己卖掉,迅速扑起,在老者鼻子上狠狠一抓,复又抱回莼之的脖子,速度如闪电般快。莼之只觉得脖子一凉,还没看清,脖子上又一暖,莼之心想这下糟了。
  那老者吃痛,捂着鼻子大叫起来:“谁抓我,谁抓我?你你你,你使的这什么妖术?”
  莼之瞪大眼:“大伯,我没有使妖术啊,你的鼻子怎么出血了?”
  那老者看看自己双手,果然有血,走到湖边,俯下身去洗鼻子,骂骂咧咧:“哪个小兔崽子敢暗算我神算子,等我作法收了你。”
  小元俯在莼之脖子上,轻声说:“咱快跑吧。”

  莼之不敢多说,心想一时也不可能扯掉这小怪物,只得顶着小元一溜小跑,离开了老者。
  小元见莼之速度甚快,一眨眼已窜出去数丈远,十分得意:“喂,你喝酒吗?”
  “哪来的酒?”
  “我刚闻到老头子身上有绝世好酒的味道,就取来了。”说着递过来一个葫芦:“你尝尝,你再不喝,我就要喝完了。”
  莼之喝道:“你居然偷人家东西!快还回去。”

  “你先尝尝再骂嘛,真的好喝极了!”说着拨开了酒塞。
  一阵浓香直冲莼之天灵盖,他惊道:“好香!”又摇摇头:“我不喝偷来的东西。”
  “你先试一口再说。”
  莼之思想斗争了一会,折腾了这许久,实在口渴,而且那酒,实在是太香了!于是接过葫芦喝了一小口。谁知那酒入口清洌,一过喉咙就觉得醇馥幽郁,再入肺腑,舒畅瞬间传遍全身,酣畅难言,绝非人间能有的美味。
  莼之半天没说出话来,又大喝一口:“这,这是什么酒?是王母娘娘的琼浆玉液么?”
  小元见他喝得急,忙夺下葫芦,一口饮尽:“你嘴上说不喝,身体却很诚实嘛。喝了这么多,我都没有了。”
  莼之劈手拿过葫芦,往嘴里倒了倒,只喝到两滴,惋惜地咂咂嘴,顺手把葫芦扔到一边。
  日期:2018-06-01 23:28:55
  小元笑嘻嘻地吊到莼之背后,冲那老者做鬼脸,老者气极,弯腰拾起一块碗大的石块,使出吃奶的气力,对着小元扔过来,小元啊呀一声,向后一溜,滑到莼之大腿上抱着莼之。
  莼之听到动静,扭头望去,眼睁睁见那石块飞来,躲避已然来不及,蹲下石头必然会正砸中头,若要自己不受伤,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把小元举起,挡住石块,或者直接卧倒,但可能会把小元压扁。
  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莼之猛地转身,呯地一声,石头结结实实地砸在了他的胸口上。
  日期:2018-06-02 07:28:36
  通宝在破庙中卧着,见小主人回来,亲热地扑了上来,莼之愧疚地摸摸它的头:“今日没给你带吃的,睡吧。”把身上的钱藏到神像后去。
  这时通宝冲着庙外狂吠,接着就听到小元的声音:“哎,哎,吃烧鸡吗?”
  莼之走出庙外,见小元叼着一只烧鸡站在门口,不知从何处偷来,大惊道:“你是怎么找到这儿的?”
  “你身上,有,有我的尿。”
  通宝从莼之身来冲出来大叫,小元怪叫一声扔掉烧鸡,窜到莼之怀里。
  莼之又好气又好笑:“你,你个小妖怪……通宝,别叫了。”拾起地上的烧鸡:“又冷又脏,怎么吃啊?”
  小元从莼之衣服中探出头,见通宝仍对自己怒目而视,把身子往回缩一缩:“你这里有水么?把外面冲一下,拿几片树叶裹好,埋在火灰里,片刻即热又不会烧糊。”
  莼之没好气地说:“我今日走了一天进城给人送东西,哪有时间去取水?”

  小元竖起耳朵听了下:“三十丈外有眼泉水,你这可有瓦罐?我去取来。”
  莼之心想这小妖怪倒勤快,有它在身边,吃喝怕是不用愁了:“庙里有。”
  “你,你把那狗拴起来吧,我怕他咬我。”
  莼之突然想起那日小元姑娘也是这般怕狗,想到当日约定,有些惆怅,于是蹲下身子,小元忙把头也缩进了他衣服里。
  莼之对通宝说:“好通宝,这是我的朋友,以后你对它好点儿,它,它是只,对了,”转向小元:“你倒底是什么?狗?黄鼠狼?”
  小元小心地探出头来:“我是狗。你叫通宝是吧,我也是狗,以后咱们自己狗不吓自己狗啊。”
  日期:2018-06-02 07:29:02
  莼之忍俊不禁放声大笑,通宝呜咽了两声坐了下来。小元窜入庙内,取了瓦罐就跑,跑出几丈复又回返:“你衣裳脱了,我带去洗洗吧。”

  莼之道声好,把外衣脱了,交给小元。走进庙中,打着火折子,点些碎柴,生起火来。
  庙门破旧,莼之裹着张被单坐在火旁,火被穿堂风吹得忽明忽灭,通宝突然大叫起来。
  莼之以为小元回来了:“好通宝,别叫了,是你的自己狗回来了。”想起小元滑稽的样子,又笑了一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