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190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剑扬听完波琳娜的翻译,暗暗摇头。果然是外战无方内斗有术,一个一看就有点儿懦弱怕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青年,也不像是什么政府高官的子女,他能出卖什么国家机密?收买这种毫无能量、毫无利用价值的家伙,这是在侮辱美国情报机构的智商么?然而,伊拉克人是不会这样想的,他们寄予厚望的军队被多国部队打得全无还手之力,这让一直坚信伊拉克是世界级军事强国的伊拉克人感到惊恐和愤怒,他们的军队不可能这么不经打的,这里头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所以那名军官的话轻而易举的点燃了所有人的怒火,四下里轰雷般响起阵阵打肺里吼出来的咆哮:

  “烧死他!烧死他!”
  众人的咆哮让那个可怜的青年身体抖得更厉害了,从那一双双喷薄着怒火的眼睛,他可以预见到等待自己的将是何等可怕的一种命运。他拼命的挣扎着,嘶喊着,泪流满面,似乎是在替自己辩解,然而,在上千人的怒吼中,他的声音是那样的微弱,连他自己都听不清楚,充斥整个小镇的,是上千个嗓子发出的怒吼:“烧死他!烧死他!”
  平民百姓总是那么盲目,人越多,越容易陷入盲目的冲动中,而这种冲动一旦被有心人利用,很容易就酿成悲剧。现在无疑就是这样一种情况,不管那个青年是不是真的叛国,总得经过审判,证据确凿才能作出判决吧?可是所有人完全无视这一程序,怒吼着要烧死那个叛国者,根本就不给对方申诉的机会!一片狂热中,几名身穿白袍的老人———看样子是宗教长老上台了,年纪最大的那个叽哩咕噜的像是在宣读什么,又像是在念咒语,反正萧剑扬一句都听不懂,而那个青年的面色却越发的苍白,在场的伊拉克人则发出阵阵欢呼,而且欢呼声是一浪高过一浪,像是即将迎来什么节日似的。

  终于,这个白袍子停止了叽哩咕噜,萧剑扬留意到,街道上,一名伊拉克少女头发散乱,连面纱都掉了,跌跌撞撞的往镇政府广场冲去,神情惶恐而绝望,边跑边冲那边嘶声哭喊着,呼唤着什么。也许那位即将被处死的青年是她的亲人或者恋人,所以她才会这么失态吧,反正看到她这模样,萧剑扬没来由的感到心酸。尽管她已经是拼尽全力在奔跑了,速度还是太慢,萧剑扬看到,两名伊拉克民兵将那名青年绑在一根柱子上,那名萨达姆突击队军官狞笑着提起一小桶汽油往浇在他的身上,然后拿出了打火机。

  少女像头发疯的母兽一样撞入人群中,口里发出凄厉的嘶叫声,像是心脏都要撕裂开来了。两名民兵扑过来将她按在地上,她动弹不得,只能高高抬起头看着被绑在柱子上的青年,发出一声声嘶哑的号叫。青年也冲她狂叫着,拼命挣扎,绳子磨破了皮肤,鲜血直流。这悲惨的一幕却唤不起众人哪怕一丝的怜悯,宗教长老高呼:“他们是一伙的!就是这对道德沦丧的无耻之徒向魔鬼出卖了灵魂,成了伊拉克的叛徒!”

  众人异口同声的吼着:“烧死他们!烧死他们!”
  军官高呼:“我以伟大领袖萨达姆和全知全能的安拉之名,赐予这位叛国者死亡!愿这熊熊烈焰能够将他所犯下的罪孽焚烧殆尽!”
  众人欢呼:“安拉万岁!”
  军官嚓的一声,打着了打火机。

  萧剑扬看到那位少女仰起头对着天空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嘶喊,然后吐出一口血,昏迷了过去。他咬咬牙,攥住了手枪。接着他的手腕被人抓住了,是波琳娜,波琳娜冲他摇了摇头,低声说:“别做傻事,你救不了他们!”
  萧剑扬咬牙说:“就这样看着两个无辜的人被活活烧死啊?我做不到!”
  波琳娜的神情近乎冷酷:“他们是否无辜,跟你有任何关系吗?”
  萧剑扬愣住。
  是啊,这两个人无辜与否,跟他有任何关系吗?他是来伊拉克执行秘密任务,不是来解救伊拉克人民的!再说了,他真的能在几千人的眼皮底下把人救走吗?只怕开枪不仅救不了人,还会把自己给搭进去!
  无奈之下,他松开手枪,转过身,默不作声的分开人群往回走。
  在他身后,惨叫声凄厉无比的响起,声不似人。
  德国,柏林
  海湾战争牵动着全世界的神经,德国作为参战国,自然也高度关注,再加上这是德国统一之后的第一次参战,意义非凡,德国各大媒体自然是开足了马力报道,大街小巷上,酒吧饭店里,到处都有德国人在兴致勃勃的讨论着这场战争,不要命的德国战地记者深入伊拉克采访,为大家挖掘最新的猛料,更是让所有人兴奋得几乎要发狂!哪怕是洪堡大学的学生也是极为狂热,每天早早的守在电视机前,等着收看最新的战地新闻,这似乎已经成为他们必不可少的消遣了。

  应邀而来参与世界大学生辩论大赛的学生们自然也不能免俗,大家都还年轻,都对战争抱着很多浪漫的幻想,这场大战打得天崩地裂,大家自然不能不去关注一下。所以现在洪堡大学的饭堂里座无虚席,好几千大学生危补襟正坐,盯着屏幕,就连陈静和苏红也不例外。
  今天最大的新闻有两个,一个是美军一架F-117隐形轰炸机轰炸了巴格达一处地下战略工事,两枚精确制导丨炸丨弹从地下工事的通风孔钻进去爆炸,将十几名伊拉克人震得从里面飞了出来。这十几名伊拉克人是幸运的,虽然衣服被爆炸冲击波扯成了碎片,但好歹保住了性命,里面的人就没有这样的好运气了,不是被炸得粉身碎骨就是被活活烧死,整个地下工事内部成了炼狱。伊拉克官方随后发表声明,愤怒地指责美军这种针对平民的轰炸行为,声称工事内部有两千多名平民,都在这次轰炸中丧生,美军应该为此负责。

  苏红神情恻然,说:“那些平民好可怜……美国佬真是太野蛮了,平民也炸!”
  陈静叹气:“是啊,真是太可怜了,希望他们下辈子不要再投生在乱世之中吧……”
  一位帅气的金发帅哥显然对汉语颇为精通,他撇了撇嘴,对陈静说:“陈,你们的观点有失偏颇。工事里有两千多平民只是伊拉克人单方面的说法,属于死无对证,谁也没有办法进入巴格达去查证……没准这只是伊拉克人的宣传战略而已。”
  陈静愣了一下,没跟这位帅哥跟下去,只是神情悲悯的说:“但愿吧,但愿你说的是对的,里面没有平民……”
  这回轮到那位帅哥发愣了,半晌才说:“你善良得像个天使。”
  镜头一转,转到了巴士拉。在市中心广场,伊拉克萨达姆突击队正在处决一名被他们抓住的“间谍”,一个看上去再普通不过,甚至有点懦弱的伊拉克青年。他们将那名青年死死绑住,然后往他身上浇上汽油,青年在拼命挣扎,下面有一位伊拉克女孩子也在撕心裂肺的哭喊着想冲上去,但是被死死拦住,最后在萨达姆突击队军官打着打火机的时候,那个伊拉克女孩子喷出一大口血,昏迷了过去。镜头转向人群,成千上万巴士拉市民和民兵都在放声咆哮,甚至对着天空开火,高吼着“烧死他们”,跟末日狂欢派对似的,气氛只能用狂热来形容。苏红愤怒地说:“这帮垃圾,没本事抵挡住多国部队的进攻,折腾自家老百姓倒是得心应手!这样的垃圾国家,趁早完蛋才好!”这位萌妹子的正义感不是一般的强,伊拉克方面隔三差五拿无论辜平民当间谍处死的做法让她满腔怒火,恨不得伊拉克马上完蛋!

  陈静正要说话,却依稀看到人群中似乎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定睛细看却找不着了。她揉了揉眼睛,是错觉吗?为什么这个身影看上去这么熟悉?她碰了碰苏红,问:“你看到没有?”
  苏红一头雾水:“看到什么?”
  陈静说:“刚才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很像小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