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囚牢》
第128节

作者: 莱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挠了挠头,说:“什么更亲密的关系啊?”
  赵炎崇摇摇头,说:“没有什么。我因为工作的关系,用的都是最新款的手机,可是家里已经堆积了很多旧手机了,而且又不能丢,又没有办法卖,放在那里麻烦占地方,而且丢了又浪费,我送你一只我的旧手机好了,你只要不嫌弃就行。”
  我连忙说:“当然是不嫌弃了,那我折价给你钱好吧。”
  赵炎崇皱起眉头说:“你再提钱,我就跟你翻脸了,都说了是旧手机,是我以前用过的,根本就不不花钱,都是朋友们送的礼物,给你用你就用,哪里有那么多的话要说。”
  我见他脸都拉下来了,只好噤声不语,说:“那好吧,真的是没有花钱的?”
  赵炎崇见我答应了,含笑点点头说:“自然是了。”

  没过一会儿,服务生把甜品送了上来,放在我面前
  我一看,我的天,那好几百块钱的一块甜品,居然只有那么一丁点儿大小,这不是坑钱吗?
  不过我什么都不敢说,毕竟我是个乡下丫头,可能人家里面放了一些什么珍贵的食材我不知道呢。
  我拿起勺子,挖了一块提拉米苏放进嘴巴里,那股甜甜的味道在嘴巴里化开,让人只觉得回味无穷。
  这点心真的好好吃,我从来没有吃过那么好吃的点心。

  我眯着眼睛一边品尝,一边陶醉,没一会儿就把面前的那块儿提拉米苏给吃完了,然后我又转而进攻水果沙拉。
  可能是我的战斗力爆表,就着奶茶把我面前的东西吃了个干干净净。
  再抬头一看,赵炎崇面前的那份儿根还剩下了一多半呢,我是不是吃相不大好?
  我连忙放下了叉子,一擦嘴巴,端端正正的坐在椅子上,心想,现在装淑女还来得及吗?
  赵炎崇笑说:“没有吃饱吗?我再叫一份给你。”

  他就要招手叫服务生来,我连忙把他的手拿下来,说:“千万不要,千万不要,我已经吃好了,不要再给我要了。”
  虽然我觉得很是意犹未尽,想要再吃,可是今天毕竟是赵炎崇请客,我吃那么多的话,那不是有宰人的嫌疑吗?不可以这样,要保持淑女气质。
  不过赵炎崇的表情又有一点奇怪,他看着被我抱在怀里的手,一句话都不。
  我拿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说:“怎么了?你的耳朵尖怎么红了?是发烧了吗?”

  我伸出手去,想要探探他的额头。
  这时候我突然听到了两个熟悉的声音,一个是一个小孩子,正在撒娇说:“爸爸我想喝奶茶,我们去买好吗?”
  然后另一个是低沉成熟的男人声音,他说:“不行,小孩子吃多了甜品会蛀牙的,不可以吃。”
  小男孩便有些难过的说:“可是妈妈以前都会给我买的。”
  然后两个人便没有声音了。
  我觉得这两个人的声音有点耳熟,可是刚才我被甜食填充了太多的脑子有点儿乱,满脑子都是好吃的提拉米苏,一时想不起来这两个人是谁。
  然后,紧接着,我再想起来也晚了,一个高大的男人牵着一个小孩子走进了甜品店,我的脸刚好对着门口,一眼就看到了,居然是那个姓齐的男人牵着他儿子的手进来了

  我顿时吓了一大跳,着急的左看右看,唯一的正门被那两个人给把把守住了,我冲不出去,就好像瓮中的鳖一样,真是着急死了。
  我心急之下,拉开椅子就往桌子底下冲,可是我拉椅子的动作太大,惊动了店里的所有人
  那两个人,也立即看到了我的存在,往我的方向冲了进来。
  赵炎崇还有些疑惑,说:“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往桌子下面钻?”
  不过这时候在再躲藏也晚了,只好尴尬的止住动作,站了起来,外强中干的瞪着姓齐的,大声说:“你,你不能抓我,你要是抓我的话我就报警了!这里那么多人,你不能抓我!”
  但是这个男人好像没听懂我说什么,拉住我的手就要抱我,吓得我连忙往后退。

  而赵炎崇及时扯开的那个男人,生气的说:“齐先生,你这样对我的朋友有点太孟浪了吧,还请你自重。”
  男人死死地盯着我,那眼睛里的神情太过复杂,让我有些看不懂
  他瞪着我说:“何秋,我足足找了你一个多月,你跑去哪里了?”
  我心想,你要抓我还那么理直气壮的,说:“找了我一个月,难道我躲开不是应该的吗?”
  但是这个男人的神情太过可怕了,好像是要把我活活撕了吃似的,真可怕,我壮起胆子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说:“你是谁呀?我根本就不认识你。”
  赵炎崇说:“齐先生,我敬你是个君子,请你不要对我的朋友死缠烂打。”
  他拉着我就要离开,可是那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冲过来就抱住了我的腿,就开始哇哇大哭,说:“妈妈你去哪里了?你是不要熙熙了吗?妈妈,我好想你。”
  这个小朋友这副碰瓷的样子我倒是见过了,不过赵炎崇倒是目瞪口呆的,看看我,再看看那个小孩子,说:“他是你的儿子?”
  我连忙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说:“不可能,我才没有那么大的儿子,我绝对没有的。”
  赵炎崇脸色有些不大好,但他还是相信了我的话,转而对姓齐的说:“齐先生,请你管管你的儿子,让他不要乱认亲。”
  姓齐的勉强稳住了冷静的神色,看向赵炎崇,说:“这段时间我找不到他,原来是藏在了你那里。”
  赵炎崇一脸的坦然说:“他确实是在我家里工作,齐先生,我想你是认错人了吧,何秋他根本就不认识你”
  姓齐的脸色很差,说:“你懂什么?他是我的妻子,我们两个都已经生了一个五六岁的儿子了,难道我还能认错他吗?”

  赵炎崇说:“可是,何秋说他根本不认识你。”
  姓齐的说:“他前段时间出的事,所以记忆有一些差错,你可以问问他,他今年几岁。”
  赵炎崇看向我,我说:“我今年18岁呀。”
  似乎是被我这副坦然的神色震惊到了,赵炎崇缓了一会儿,才说:“他长得那么年轻,说18岁也是有可能的。”
  姓齐的则有一些烦躁,暴躁的说:“他就是我的妻子,这件事跟你一点都关系都没有,我今天一定要带走他。赵炎崇你最好不要,插手我的事情,否则这次我们两家公司的合作案,我就只能再考虑考虑了。”
  赵炎崇的脸色也不大好,说:“你用这个威胁我,你以为我会吃你的威胁吗?除非你能拿出什么实质性的证据,否则我是绝对不会把何秋让给你的。”

  他看了一眼我,紧紧的握住了我的手,握着我的手都有些疼了,但是我很给面子的,没有叫出来,也没有挣扎,神情坚定的和他并肩站在一起,然后把抱在我大腿上的那个小男孩推开了一些。
  我很严肃的对他说:“我真的不是你的妈妈,如果你的妈妈丢了的话,你就去找他,不要来找我,你们真的认错人了。“
  姓齐的还一副暴怒的样子,看着我和赵炎崇交握的双手,脸黑得像锅底一样,说:“赵炎崇你给我等着,我马上就拿证据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