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囚牢》
第122节

作者: 莱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连忙摆摆手说:“不,不了,还是算了吧,我不是很饿。”
  可是我嘴巴里的口水不由自主的分泌出来好多,我为了不喷出口水,只好咽了咽,可是可能是咽的声音太大了,声音特别明显,又惹得赵炎崇笑出来。
  他说:“我让你坐下,你就坐下。”
  他眼睛瞥了瞥那些女佣人说:“你们都下去吧。”

  女佣人答应了一声,便扭着婀娜多姿的腰肢走了出去。
  我见他们走了,心里也自在了一些,而赵炎崇又说了一遍让我坐下。
  我看他的神情还蛮真诚的,就坐在了他旁边的位置。
  他说:“喜欢吃什么随便吃,不要客气。”
  我试探的说:“你真的要请我吃饭吗?”
  我认真的说:“这桌饭听说要花5万多呢,我哪怕吃了也还不起的。”
  我心想,把我卖了都还不起的。

  赵炎崇哈哈一笑说:“不用你还,就是请你吃,吃吧。”
  我得到了许可,可连忙拿起筷子,夹起一只晶莹饱满的虾饺塞进嘴里。
  大虾的鲜甜味和虾饺里面的汁液顿时在我嘴巴里爆炸开来,“太好吃了,周大婶的手艺居然那么好!”
  我捡着桌上的我应该喜欢吃的东西吃了个半饱,才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发现赵炎崇一直托着下巴看着我,而他的筷子一动都没有动。
  我说:“你看着我做什么?你不饿吗?”
  赵炎崇说:“本来是不饿的,可是看着你的吃相,好像看起来这桌菜很好吃的样子,看得我都有点饿了。”
  我说:“周大婶的厨艺真的很好的,你尝尝就知道了。”
  我在桌上扫了一眼,夹起一颗蟹黄包放进赵炎崇的碗里,说:“这个包子是最好吃的了,我最喜欢,你尝尝。”
  赵炎崇愣在那里很,不知道在看什么。
  我连催促他:“你尝尝呀,真的很好吃的,不骗你。”
  赵炎崇哂笑了一下,夹起那只小包子咬了一口,那金黄色汤汁,从他咬开的包子口里顿时就流了出来,看的我嘴巴里又生出了一大包口水,连忙也夹起一只小小的蟹黄包塞进嘴巴里,真是太好吃了。
  而赵炎崇仔细嚼了嚼,然后把那一口蟹黄包咽下去,然后把剩下的一半也塞进了嘴巴里。
  吃完了一整个,他放下筷子,擦了擦嘴巴说:“你说的不错,果然很好吃。”

  我得意洋洋的说:“那当然了,我说好吃就肯定好吃呀。”
  我又夹起一筷子青菜给他,说:“小青菜也很好吃的,你不要放下筷子呀,你都已经那么瘦了,应该多吃点东西才行。”
  “我听周大婶说你有些挑食呢,一个大男人怎么能挑食呢?太没有男人气概了,男人就应该什么都吃才能长得强壮。”
  赵炎崇无奈,只好把碗里的那块子青菜也吃了。
  吃完了,他直接说:“你还有什么需要我推荐的,直接给我夹过来吧。”
  好吧,吃人的嘴短,既然他请我吃饭,提出这么一点小小的要求,也没什么。
  我就成了一个替她布菜的小丫鬟,给他夹菜。
  这一顿我和赵炎崇两个人都吃的不少,但是到最后我的肚子都有些圆了。
  而赵炎崇也有餍足的说:“好久没有吃得那么饱了。”

  我放下筷子,很有些罪恶感,说:“本来早晨不应该吃那么多的,都怪我,我太不克制了。”
  心想,我现在都没有找到男朋友呢,如果在不控制饮食,身材走形,以后没人要怎么办?
  连忙下定决心以后绝对不能吃那么多了。
  吃完饭以后,赵炎崇就离开了餐厅,而我则是得帮着周大婶把桌上的碗筷都收起来,把那些饭菜该丢的丢掉,然后把碗洗掉,然后收拾厨房。
  收拾完之后,一个小时又过去了。紧接着过不了多久,我们就得处理中午要做饭用的食材。
  我的天哪,当佣人居然是那么累的一件事情,可比我在家的时候干的那些粗活要累多了。
  我的手指一直泡在水池里面,泡的手皮肤都发皱了。
  在我们处理中午要用的食材处理到一半的时候,忽然管家来说:“少爷中午出去,不在家里吃饭。”
  于是我和周大婶的工作便暂停了,告一个段落。
  周大婶对我说:“今天你本来不必工作的,都是你人好才帮忙,我应该酬谢你。”
  他给我做了一份炒饭,用据说昨天剩下的米饭,然后加了一些海鲜,给我做成了一份海鲜炒饭。
  那米饭说是昨天剩的,但实际上是很昂贵的米,炒好了之后,粒粒分明,颗颗饱满。
  那些海鲜都是昂贵的海鲜,龙虾,鲍鱼,还有海胆等等,可以说是一份非常昂贵的午餐了。
  好吃得我差点舌头都咬下来了。
  吃完了之后,周大婶说:“下午基本上就没有什么事情了,你等到晚饭前一个小时再过来帮我好了,现在你就回去休息休息吧。”
  我答应了一声,回了宿舍,打算美美的睡一上一个午觉,消化一下中午吃到的好吃的。

  回到宿舍,一打开门我就看到张艳艳穿着我上午刚洗好的那条白裙子在镜子面前照来照去。
  我顿时冲出去阳台看了一下,果然阳台上晾着的裙子不见了,然后冲回去房间里,对张燕说:“你怎么能乱动我的东西了呢?那是我的裙子!”
  张艳艳不屑的说:“你这个穷逼,哪来那么多钱买这么昂贵的裙子,你要知道这这条裙子可是奢侈品好几万一条,那你肯定是偷的,给我穿穿我就不去管家那里告发你。”
  我生气得手指都要发抖了,“谁说这是我偷的,这是管家借给我的,我马上就要还回去呢,你怎么能乱动我的东西呢?你赶紧给我脱下来。”

  说着我冲上去就要从把那件衣服从她身上扒下来,可是张艳艳才不会那么听话的让我扒呢,让我们两个人便撕扯起来,撕扯之间,不知道谁那边用力了一些,那条白裙子的死啦一声,被我们撕出了一条大口子。
  我们两个人都愣住了,那条口子从裙子的腰腹处一直延伸到了裙摆的位置,丝口特别的大。
  我不敢置信的说:“你,你居然撕掉了我的裙子!”
  张艳艳连忙反驳,“谁说这是我撕的,这明明就是你撕的!”
  他迅速把裙子脱下来扔在我面前,说:“这事儿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裙子破了就是你弄破的,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他重复两遍,打开门就冲了出去。

  我拿着那条裙子,愣愣的坐在床上,心想,这条裙子好几万,撕破了我可要怎么陪呀?把我卖了也赔不起。
  怎么办呢?
  我心里面不由得埋怨起了张艳艳,这个女人真讨厌。太没有教养,没有礼貌了,连我们农村人都不如呢。
  一面心里面又觉得对不起赵炎崇,他是因为信任我才把自己妹妹的裙子借给我穿,而且是那么昂贵的裙子,可是我一眨眼就给他弄坏了,这要怎么跟他交代呢?
  哪怕是赔钱的话,一时半回也赔不了的吧。
  一想到赵炎崇失望的看着我的那种眼神,我心里就有些难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