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393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答案是肯定的,毋庸置疑的,别的不说就说今天晚上,洪兴酒楼下面停了一辆新款的捷豹跑车,美金四十多个,然后这顿酒喝完两个金发碧眼的萌妹子还在洗白白的等着他,你就说这生活怎么样吧?
  沈平就是这种要生活有生活,要地位有地位,要钱还数不完的完美型男人,他只要能安稳的活到七八十岁,那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的人能享受得到的东西他都能染指,所以他很怕死!
  生活太美好,我不想离你远去!
  陈小文轻轻的拉了拉缠在两人身上的引线,小声说道:“走吧,沈少爷,跟我把人接出来呗?”
  沈平青着脸,抿嘴说道:“人我能给你接出来,但我想问你,你觉得你能怎么出得去洛杉矶?就算跑的了洛杉矶,你能离得开美国么?我们洪门能波及到的地方你知道么?你往哪跑?”
  “这个就不劳您操心了,实在不行我拉着你一起垫背吧?哈哈,走了,沈少爷”半瓶泸州老窖,让陈小文彻底的进入了歇斯底里的状态,不喝这两杯酒,陈小文怕自己哆嗦的时候,被对方给看出来。
  沈平被对方拉着朝着包房外面走,小小年纪的于战北论心理素质确实挺异于常人的,两手端着两把枪,极其稳健的堵在门口:“退后,退后······”
  不善言辞的于战北不断重复着这句话,点着枪口示意人离的远点,然后和陈小文背靠着背一起朝着楼下走了过去。
  洪兴楼这边一出事,枪响后,唐人街上就风驰电掣的快速开过来六七台车,来到洪兴楼门前后就一头扎了过来。
  “咣当,咣当”几声车门响声过后,十几个彪形大汉直接明晃晃的拎着枪就下来了,这些人一出场你就能品出来,他们绝对不是那种人头千八百块就能雇来的打手,而是一个组织里的中流砥柱。
  拿枪的手稳,迈出的步子也稳,并且神情坚定眼睛目不斜视,身上没有纹龙画凤带着金链子,最多就是手腕上戴了一块腕表,衣服都是板正干干净净的。
  “咔嚓,咔嚓”枪栓撸动的声音齐刷刷的传了过来,门口,陈小文和于战北正好挟持着沈平走了出来。
  “唰”这群壮汉中,一个剔着平头面容坚毅的男子,抬枪说道:“小朋友,我可以当你这是一时冲动,你把人放了我给你保证,你们掉头就走后肯定不会有人拦着,我叫夏杰你要是常在唐人街的话,应该听过这个名字,都知道我说话向来是不会打折扣的”
  “听过,好像一年前跟印度人在洛杉矶外火拼,就是你带队,后来队伍被打散了你一个人面对二十多个印度帮的人,到最后你没死对方死了七八个,剩下的全都被你给吓跑了,有这回事吧?”
  “呵呵,都是过去的事了”
  陈小文打了个酒嗝,轻轻的吹了口气,笑道:“你就是打到五角大楼去了,那和我也没关系,我今天来就是办事的,事办不成我肯定不会放人,大哥,你给让让路呗?我就是个疯子,你吓不住我的,我和我旁边这个,爹妈亲人都没有了,自己烂命一条,你说就这样的人你拿啥吓唬我们啊?要么拦着,开枪,我带着这位沈少爷一起死,要么你放我走,我办完事就放了他,行不行?”
  夏杰脸色一变,他始终都在观望对方的状态,虽然陈小文说话的时候有一股酒气扑过来,但你从他的动作很言语上,一点都看不出他有紧张和慌张的意思。
  这样的人,要么真是个疯子,要么就是心理素质太好了。

  自从杀了周相晓之后,远逃万里来到洛杉矶蛰伏了一年有余,于战北和陈小文确实已经不是昔日吴下阿蒙了。
  “唰”陈小文又敞开衣服,指着身上被绑紧的手雷,说道:“让开,来一辆车,行不行?”
  夏杰眯着眼睛看着陈小文绑在身上的手雷,还有缠在沈平那里的引线,他也被吓的一哆嗦了,这种年纪轻轻的生荒子是很可怕的,他们做起事来完全不计较后果,夏杰一点都不怀疑,如果把他给逼急了,陈小文在疯狂下,真会把那根线给拉了。
  “让路,让开”夏杰挥手,让人散了。

  沈平这回真有点懵了,因为夏杰带人来都没拦住,那自己是铁定得要跟着对方走了。
  “走,上车,那辆是你的?”陈小文推了一把对方,沈平指了指一辆黑色的捷豹。
  “咣当”沈平从副驾驶进去后,陈小文就跟了进去,然后让沈平跨过中控台坐到了驾驶位上,于战北拉开后门。
  洪兴楼下,围着大批洪门的人,眼睁睁的看着那辆黑色捷豹,一骑绝尘而去。

  “上车跟上······”夏杰上了车,随即拿出电话拨了出去。
  “沈先生,沈平被带走了”
  沈天养在电话里沉默了下,语气有点急促的说道:“拦不住?你们去了那么多人,连两个人都拦不住?”
  夏杰抿着嘴说道:“他们用手雷把自己和沈少爷给绑在了一起,引线缠在了两人身上,我一动那手雷可就响了”
  坐到捷豹车里,陈小文顿时就处于一种松懈的状态,绷紧的神经被放下来后人立马就堆在了座椅下,就连后面的于战北都常常的松了口气。

  从洪兴楼下来,到上车,这一路不过两三百米,但两人却都觉得走的是无比漫长的。
  当你面对几十人,十几把枪对着你的场景时,你最担心的可能不是生死的问题,而是自己会不会垮掉,腿会不会哆嗦这个问题。
  有一种感觉叫压迫,叫紧张,当你度过这个阶段的时候,人的精神就会立马处于释放的状态了,简称飘了。
  陈小文点了根烟,一连点了几次都没有打着火,手始终都是哆嗦的,烟嘴几次都没插到嘴里。
  正开着车的沈平,扭头说道:“你怕了”
  “不怕?我他么的能不怕嘛”陈小文突然有点跟疯了似的,转头吼道:“你他么试试,被那么多枪指在脑袋上是什么感觉?你不怕么,我是人,也是有血有肉的人啊,我他么也知道害怕的,我要不是被逼无奈了,我会这么干嘛,啊?草ni么的这就是生活,为什么你们这些人生下来就不愁吃喝,有地位有钱花,而我生下来就得要挣扎着活下去,凭什么?我能怪谁?我还能把自己再塞回去重生一遍么?对,谁也怪不了,那我就只能自己努力了”

  “啪”陈小文一通发泄之后,终于点上了烟,大口大口的吸着,用尼古丁来麻丨醉丨内心深处的紧张还有疯狂。
  后面,于战北面无表情的看着车窗外。
  其实,小哑巴和陈小文的心态还有状态都是差不多的,只不过前者善于表达,后者完全都憋在了心里而已。
  人都一样,都有七情六欲,都吃五谷杂粮,两条腿走路的谁也不是神仙,就连大智若妖魏丹青在面对棘手的事情时,也会拧紧眉头。
  两个二十岁上下的青年,一骑绝尘离开唐人街,没当场疯了就已经不错了。

  夏杰领着几台车在后方不远不近的缀着,沈平的身份太重要,沈天养和沈天泽膝下就这一个如今成年且有发展的直系男丁,所以陈小文把人给绑了之后,姓沈的就炸了。
  洛杉矶,唐人街附近的一栋别墅书房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